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寒风摇落一树红 (江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樱花树下秀落叶,寒风摇落一树春。只有见到了初冬季节的樱花林,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宝鸡市区的樱花树不少,成林成片的也有好几处,可我独爱地处北坡一隅——代家湾生态公园里的那片樱花园。不是因为此处数量居多,或者异常漂亮的缘故,而是,这里原本属于滑坡地带,黄土裸露,沟壑纵横,经过城市建设者数年不懈努力,不但消除了地质灾害的危险,还种出了一大片樱花林。普普通通的黄土与傲居庭院的樱花,相伴相生,卿卿我我,想起来,就妙不可言,别具一格。
 
  顺着路标,便可轻松抵达,再一次驻足欣赏。寒风轻摇着樱花树,带来了冬日的问候,黄里泛红的树叶,纷纷与树枝做最后的耳语,相互道别,预约再见。树下的小草欢快地迎接着落叶的到来,一片一片,一层一层,如织地毯,又似欢聚,给北方较为枯燥的冬季增添了靓丽与魅影。
 
  古人见到此景,多半会发出“霜景催危叶,今朝半树空”“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的伤感之声,并由此而叹息命运多舛、时运不济、生死离别、愁苦难耐,似乎牢骚满腹,借物发泄,不吐不快。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苦楚,同样,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欢乐。春日樱花烂漫,令人沉醉;初冬樱叶飘落,同样令人着迷。
 
  风在树枝间掠过,伴着细小的声响和远处的鸟鸣;人在林间小道漫步,欣赏飞舞的落叶和油画般的意趣。脚边的落叶,随心所欲,洋洋洒洒,形象惹人。忽然有了一种特别感觉:春花与落叶,似乎早就有了某种秘密协定,一个在四季之首绽放,一个在四季之尾闪现;一个需要抬头观望,一个需要低头欣赏。一首一尾,一上一下,莫不是占尽了时间与空间,更何况又多出几许繁华与浪漫。难道说,落叶是樱花之美的延续?或者,樱花是落叶之趣的萌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自然而然的神奇,引人无限遐思与猜想。
 
  移步入林,少了头顶枝条上的茂密,多了脚下说不出的怜爱。霜露滋润了落叶,踩上去柔柔的,软绵绵的,舍不得迈开大步,生怕损伤了些什么,索性坐下,与落叶多出几分亲昵。拿起一片,放在掌心,斑斑驳驳的叶面是岁月的记忆,有春天的活泼,夏天的热情,秋天的爽快,冬天的稳重。有人说,观万物,知天地。小小的一片落叶,本归于万物,只要细心品味,就有了略知一二的可能。
 
  抖落一时的繁花,又告别满头的绿叶,光洁的树干终于显露出优雅的身段、娴静的神态,不卑不亢,无喜无忧。那些树下的落叶,逢春而生、遇冬而眠,秀出本色,欢度年华,化作泥土,荣归故乡。
 
  一股股寒风,带走了一片片落叶,将春的信息暗藏其中。
 
 

上一篇:秋天的诗行 [2016-11-21]

下一篇:芦花曼舞似雪飞 (董爱民) [2016-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