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红窗花上的敬畏 (王星)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双灵巧的手,一把锃亮的剪,几下游走,一幅幅栩栩如生的图案跃然于纸上。在西府农家人的眼中,剪纸不仅是夺人眼球的道具,更重要的是,这红彤彤的纸张透着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它是有灵性的,能带来祝福和喜气。
 
  在西府农村,剪纸是衡量一个女人是否心灵手巧的标尺之一。通过剪窗花、贴窗花,村里人会对她们有一个评价,那些心灵手巧的剪纸能手都是人们称道的“能女子”“巧媳妇”。
 
  精怪剪纸是千阳民间的一朵艺术奇葩。你听——“妹妹剪个纸样样,给哥贴在大门上。一来给哥驱邪气,二来给哥镇地方……”这首流传的古老情歌中的“纸样样”,讲的正是精怪剪纸的故事。
 
  千阳精怪剪纸列入宝鸡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所谓精怪剪纸,就是对动植物、器物等进行夸张变形,赋予其灵性,运用剪纸技法表现的一种艺术形式。不同于其他地方花鸟鱼虫、十二生肖的图案,千阳精怪剪纸以单色图案、对称和不对称造型为主,主要造型有青蛙精、蛇精、柳树精、石榴精、石头精、鞭杆精等。细细观赏,不难发现这些精怪造型的共同特点是人头兽身,上下直立,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并手执长矛大刀之类的利器,整体构图都较简单。
 
  千阳女人用剪纸技法表达人们对生活的某种期盼,简洁写意,拙朴夸张,寓意丰富。这些对动物、植物、器物等进行夸张变形的精怪造型,在巧妇们的剪下赋予灵性,其造型手法独特,艺术特色鲜明,带有神秘的原始宗教和图腾崇拜等遗痕,对民俗学、神话学、人类学、社会学和艺术美学等的研究具有珍贵的价值。
 
  西府人的剪纸钟情于红色。红妆、红灯、红烛……红色可带来光明、温暖,驱赶黑暗、寒冷。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尚红文化得到广泛应用,不论是年俗剪纸,还是婚俗剪纸,象征喜庆吉祥的红色都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如今,小小的窗花不仅美化了西府人的生活环境,也寄托着人们对生活理想的追求与渴望。任时光飞逝,它总能带着美好的祝福,栖息在农家的窗棂上,祈愿生活富裕、后代昌隆。
 

上一篇:鞋垫上的美满 (于虹) [2016-11-25]

下一篇:泥老虎上的和平 (李波) [2016-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