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扶风伏波村的故事 (杨烨琼)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扶风老县城西南约 3公里处,有一个村子叫伏波村。
 
  说到村名来历,村里八十多岁的老人马甲录自豪地说,村子的来历和东汉伏波将军有关;并热情地指着东南方向不远处一座绿树森森、五六米高的封土堆说,那就是汉伏波将军墓。
 
  伏波将军,意即降服波涛的将军,是对将军的一种美誉称号。在汉朝曾有三位将军获此称号,而其中最著名的伏波将军就是东汉光武帝时的马援将军,亦即长眠于伏波村的伏波将军。
 
  那么,伏波将军马援为何长眠此处?
 
  马援,生于公元前 14年,扶风茂陵(今杨凌区五泉镇毕公村)人,东汉著名军事家。年轻时,他常以“大丈夫立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激励自己为国尽忠、勇力勇为。
 
  马援一生军功累身,多有作为。建武八年(公元 32年),隗嚣叛汉,光武帝亲征,马援“聚米为山谷,指画形势”,标示各方部队进退往来道路,分析战局,透彻明白。
 
  建武十一年(公元 35年)夏,马援受光武帝任命在临洮等地平乱,为当地居民安排官吏,修治城郭,建造工事,开导水利,鼓励发展农牧业生产,郡中百姓因此安居乐业。
 
  建武十三年(公元 37年),马援率军征剿武都叛乱,恩威并施,营造了和平安定的环境。马援任陇西太守六年,务开恩信,宽以待下,官吏皆尽职守,陇右清静安宁。同年,交趾叛乱,光武帝任命马援为伏波将军剿灭叛军。战获大胜,朝廷封马援为新息侯,食邑三千户,从此世人皆以“马伏波”称马援。
 
  建武二十四年(公元 48年),南方五溪蛮暴动,前去征剿的汉军全军覆没。时年已 62岁的马援焦急万分,他总想尽可能多地为国出力,总担心自己无功受禄,德不称位,于是上书光武帝请命南征。考虑其年事已高,军中事务繁忙,且冒矢石之危,光武帝没有答应。马援于是当面向皇帝请战,说:“臣尚能被甲上马!”他还披甲持兵,策马扬鞭,神采飞扬。光武帝见老将军豪气不减,雄心未已,很受感动,笑道:“矍铄哉是翁也!”马援说:“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
 
  这次征剿中,汉军初始节节取胜,但随后叛军以有利地形据高凭险,紧守关隘,汉军行动艰难。加之当时天气酷热,暑疫散布,军士伤亡众多。此时,马援也身染重病,但每次都拖着病体巡营观察、瞭望敌情,手下将士极为感动。
 
  在此征剿受阻、部队疲病之时,马援副将耿舒却怀着个人阴暗私欲,歪曲事实向上密报,诬陷马援。于是,帝派虎贲中郎将梁松前往查看责问马援,并命他代监马援之军。平素就嫉恨马援的梁松到达军中时,马援已重病在床。梁松与耿舒沆瀣一气,诬陷马援只思搜刮珍珠异宝、错误指挥等等。光武帝接报大怒,下令追收马援新息侯印绶,由耿舒代替马援监督诸军,马援回长安接受治罪。
 
  回长安途中,因为长途颠簸劳顿,马援的病情一天天加重,走到接近京城的扶风郡(今扶风县)境内时,马援将军在病痛与屈辱中与世长辞。
 
  当队伍走到扶风郡治城西(今扶风县伏波村)时,宫中传来消息:皇帝这次要治马援重罪!此时马援家人亲眷等一片慌乱、风声鹤唳,人们不敢声张,悄悄买地,把马援就地安葬。这位功勋累身的汉家功臣离世后,却连自己的故土毕公村都不能回,只能隔悠悠渭水遥遥相望。
 
  将军下葬后,家人亲眷等也就近居住,祭奠、守护将军,渐成村落,全村皆马姓;为纪念将军,村名伏波。直到永平十七年(公元 74年),马援夫人逝世,“乃更修封树,起祠堂”。建初三年(公元 78年),汉章帝使五官中郎将持节追策,谥马援为忠成侯。伏波将军声誉才渐渐恢复,得以正名。
 
  马氏后人代代以将军的忠勇为标矢,后代家风纯正,敬祖报国,个个努力,其后人有绛帐传薪的经学家马融、三国名将马超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澳门中华总商会会长马万祺等。
 
  马氏后世子孙也将家风代代相传,尊祖爱国。时至今日,每年春节前,毕公村马氏后人都要敲锣打鼓到伏波村迎请伏波将军英灵牌位,置村马援祠堂内供奉,节后再恭敬地奉送至伏波村,以表纪念,同时也教育后人。近年来,世界各地马氏宗亲纷纷寻根问祖,相互联络,成立了世界马氏宗亲大会,凝聚世界各地马氏后人的怀祖思源之愿。
 
  如今,伏波将军墓如一座丰碑,在近两千年的风风雨雨中矗立不废,凝结的是马氏后人“敬祖爱国、忠勇力为”的感情,也为世人立下了冀表敬仰的丰碑。

上一篇:千阳草碧沟的秘密 (文鑫) [2016-12-19]

下一篇:闹洞房 (吕元亨) [2016-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