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闹洞房 (吕元亨)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过去,在关中西部,结婚娶媳妇,当晚都有闹洞房的习俗,这种习俗至今还在一些地方延续着。闹洞房耍新娘,素来有“文耍”和“武耍”之别。“文耍”是教新娘说一些低级趣味或充满封建思想的歌词。如“七里胡同八里套,转过弯弯娘娘婆庙,夫妻二人把香烧,祈盼娘娘给上个,要给给个坐轿轿的,不要顺腿尿尿的……”有的还用一根线,让新娘噙在口边,叫新郎去吞,俗称“吃挂面”。总之,旧的“耍房”的一套,有些歌词是不堪入耳的,是应当完全抛弃的。
 
  除了“文耍”之外,还有一种是“武耍”。“武耍”是在新娘身上乱摸、脸上胡吻,有的甚至将新娘抬起来坐手挽的“花花轿”,出尽了洋相,完全不讲文明礼仪,带有一种野蛮行为。过去有一种说法:“三天之内,老幼皆宜。”一些人不讲辈分也跟着去耍,闹腾得不亦乐乎。上世纪 70年代,蔡家坡镇某村,耍新娘竟闹出了人命。村上有七个青年,争着耍弄新娘,第一个扑上去压在新娘身上,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垒到了第七个,当他们尽兴时,新娘已被压得断了气。这七个青年一下吓坏了,真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后来县法院处理这件事时很公平公正,给第一个处刑 1年,以上逐次累加,第七个判了 7年。群众都说这案子判得好,因为后面的,已知下面的人不堪重负,还要硬往上垒,带有故意性质,加重判处是应该的。但不管怎么处罚,新娘已经丢了性命,可见“武耍”会造成严重的恶果,是不可取的。
 
  1962年,我在雍川镇脱家塬村驻队,大队的会计是个六十开外的老汉,那时我仅二十五六岁,他给我说了一个“武耍”的事例,把我吓得一晚上都不敢出门。他说的有名有姓有地点,这些如今我都一概忘却,只是故事的梗概还记着。他说:过去,婚姻都讲门当户对,解放前夕,附近有两家大户定亲结婚,临过门那天,新娘的母亲考虑到“耍房”时,女儿不得吃饭,也不得下床上厕所,就给女儿衣兜里装了个剥皮的鸡蛋,叫她没奈何时偷着吃了。当天晚上,闹洞房的人果然很多,闹腾了大半夜,新娘肚子也饿了,便趁众人不备,把衣兜里的鸡蛋吞食了。谁知这鸡蛋竟卡在其喉咙里,上下不得,不大工夫新娘憋得绝了气。
 
  当时按农村的规矩,青年女人死了,一般是不能在家中停尸的,必须搬到村外的古庙中停尸。当地有个盗墓贼,日子过得很穷,靠盗墓过活。他想刚死去的新娘,穿的绫罗绸缎、锦衣花裙,首饰满身,肯定价值不菲,所以他决定当夜去盗。盗墓贼脱死人的衣服也有讲究,他先解去死者的衣带纽扣,然后背靠背扯着衣服去脱,这样做是怕死人口中的浊气冲了他。这个盗墓贼把新娘的衣裙背靠背向前跑步脱下,新娘的身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谁知这一摔却胜过仙丹,新娘“哇”的一声,竟把卡在喉咙的鸡蛋吐了出来,吓得盗墓贼丢了魂。盗墓贼心想自己盗了半辈子墓,与死人打交道平常得很,今日这个死鬼竟然大吼一声缠住了他。他失魂落魄跑回家,竟一病不起,时刻想着鬼招魂。那个新娘被摔醒了,不明白自己怎么睡在古庙之中。她回忆了一番,又看到眼前吐出的鸡蛋,方知自己被“憋死”的经过,便起来回家去敲门。家里人听到她的声音,以为是鬼叫门,没有一个人敢开门,直熬到翌日清晨才开了门。新娘竟奇迹般地活过来了,一家人喜之不尽。当家人得知是盗墓贼救活新娘时,对那个盗墓贼萌生了酬谢之心,便提着厚礼登门拜谢 ,盗墓贼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病也从此好了。
 
  这个事例就是闹洞房造成的恶作剧。随着社会的进步,如今耍新娘的习俗虽在,但内容已经完全变了。“武耍”几乎没有了,“文耍”也文明高雅多了,通常就是敬烟倒茶、唱歌跳舞,或让双方谈谈花前散步、月下相爱的恋爱经过。生活在当今的女青年应该感谢新社会给自己新婚带来的温馨,因为“耍房”对过去的女子来说实在是不堪忍受的一关。

上一篇:扶风伏波村的故事 (杨烨琼) [2016-12-19]

下一篇:送 亲 (秦紫) [2016-1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