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上学路上 (陈有镕)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初冬的天刚蒙蒙亮,冷风猖獗地呼啸着,刺骨的寒冷仿佛要吞噬一切。我哆嗦了一下,第一次独自走在清晨街道的孤独感让我无所适从。
 
  过去,一直是母亲开车送我上学的。厚实的挡风玻璃将刺骨的风隔绝在外。我在柔软舒适的座椅上享用母亲削好的水果  “好吃吗?”她用慈爱的声音问我。“嗯,好吃。”我敷衍地回答。母亲又亲切地叮咛我:“在学校要留意增减衣服,千万不可生病……”
 
  尽管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们也不得不迎来短暂的分离。她出差这几天,我只得自己去上学。
 
  当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在凛冽的寒风中等待公交车。冷风如尖刀般在我的脸上划出一道道口子,书包如磐石般压得我腰背酸痛。我怀念那温暖的车和母亲关切的问候。我想放下书包休息,可附近一把椅子都没有,我有些委屈,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母亲要去出差,让我独自上学。好在终于等来了公交车,我好不容易挤上车。整个车厢仿佛学校食堂塞满筷子的铁桶,人与人之间几乎没有间隙,我被挤得喘不过气。书包压得我腰背更加酸痛。车内的空气早已污浊,我极其无奈地呼吸着这怪味,不得不将本就冰冷的手握在寒冷如冰的扶手上,我的手被冻得一阵一阵地疼,却偏偏碰上了堵车,丝毫不能动弹。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担心迟到的我心急如焚。
 
  我想起了母亲,想念香甜的水果和舒适的座椅。我渴望有人可以帮助我改变现在的窘境,但是,没有。我委屈极了,一个人去上学的路就这么难?我凭什么要独自面对这尴尬的境况?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碍于面子,我始终未让它们落下。
 
  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位职员打扮的青年,他抱着一大堆文件正同我一样挤公交。我知道,他已经工作,就不会有母亲的叮嘱和陪伴,但他仍泰然自若的样子与我形成巨大反差。我突然意识到,终有一天,我不得不同这位青年一样,离开母亲爱的臂膀,去闯荡自己的天地,就算有天大的困难也只能依靠自己克服,为了将来能在坎坷的人生中坚强自立,我必须从现在开始,依靠自己,乐观向上!
 
  公交车到站了,天已大亮,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寒冷了。但寒风依旧在吹,我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向学校走去。

上一篇:弹指起落 追逐梦想 (袁钰卓) [2016-12-20]

下一篇:语 文 (候房可馨) [2016-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