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慢品茶香 (杨萍)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父亲喜茶已久,所以影响到我。
 
  幼时每家都日子拮据,多数人家都是白开水或浓烈的茉莉花茶为主,颜色深沉,苦味略重,白白的搪瓷杯上会留下许多没洗掉的茶垢,总觉少些意韵。后来家里条件稍好些,父亲便可以买些绿茶。我对茶不甚了解,只知父亲喜爱龙井,龙井色泽嫩绿,茶叶扁平光滑,若是泡在透明玻璃杯中,遇见热水,上下起浮,氤氲着清香的茶水,绿色盈盈,让人心动。
 
  后来我读书,也渐渐喜欢看其中有关茶的情节描写。读《张爱玲文集》,读书里关于茶的情节,看娇蕊、白流苏这些女子因茶事露出对爱情对生命的悲壮和担忧,让人在文字里低回不已。再读《红楼梦》,里面的俊男美女们小口玉杯,个个聪慧可人,像妙玉这样用梅花上的落雪来泡茶的女子,又有着怎样不为我所有的清雅与脱俗。我喝茶,既没有那么多的情感,又没有那么多的风雅。泡一大杯茶,如妙玉奚落宝玉般的饮牛式,把鼻子、脸都埋进杯子里,在热气里大口喝着,一副口干舌焦的样子,并未能细细品出其中个味。
 
  时间宽裕的时候,看过些表演茶道的风雅之事,在古色古香的唯美画面和古曲里,有了似懂非懂的感觉。买了茶具,也装作风雅的样子,慢慢冲泡,却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自己。喝茶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有限,所以珍惜。从抽出来的空隙里,洗净杯具,烧开水,把茶叶放进茶壶,略泡一会儿,便因茶识香,看见茶叶蜷缩的身体在杯里慢慢伸展,连眼睛也似乎感受到叶青水绿的茶香,在喝茶的时光里渐悟到一种因慢而来的美。这满目清冽的茶水,恰似一个温柔多情的女子,不浓不躁,不媚不娇,刚刚好,不由得人疼爱与欢喜。
 
  细细想来,这茶的一生,如人一样,必是经过光阴的打磨。它们生于高山云雾间,长在阳光雨露下,经过茶人辛苦采摘烘焙,最终遇到合适的水,合适的人,从此两情相悦。  有人品茶,看重一招一式,讲究它的美,将品茶上升到文化层次。而于我,只是在一些慢时光里,或独自或两三友人,不必吵,不必闹,顺其自然,在茶香中心安理得地消磨一段时光而已。

上一篇:看鸡 (王书平) [2016-12-27]

下一篇:捡拾野生猕猴桃 (莫军炜) [2016-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