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任家湾的枪声 (杨海军)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1948年初,中国革命的形势已经出现大的转折,黎明的曙光越来越近。国民党政权已经日落西山,摇摇欲坠。 1948年 4月、 5月间由彭德怀指挥的西府战役,攻打胡宗南的后方供给基地宝鸡,在西秦大地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在千阳县留下了红色的脚印。
 
  位于千阳县千河北岸的任家湾是一个风光秀丽的小村庄。春天的阳光依然那么和煦,河边的杨树林一片嫩绿,扑鼻的桃花香味使人陶醉,滔滔的千河水还是那么撩人心弦。当年 10岁的任金泰和村上的小伙伴一样,白天去学校读书,放学后就一块去河里摸鱼。他们不会忘记每年古历三月十五和七月七到柏林坡去赶庙会、凑热闹,因为那里是村子每年人最多、最热闹的地方。
 
  1948年 4月 23日,是古历三月十五,小金泰和伙伴们在庙会上玩得十分开心,晚上一回到家,他向母亲打了个招呼,就上炕呼呼地睡着了。睡到后半夜,一向睡觉很实的小金泰被院外嘈杂的人声惊醒了。“娘,怎么了?”小金泰急忙问母亲,母亲告诉他:“别怕,来队伍了。”小金泰透过窗户向外望去,月亮十分皎洁,听响动,院子外边应该有好多人在活动。看了会儿,他又睡着了。
 
  第二天,小金泰比以往起得早,他顾不上洗脸,就急忙出门去看。呀,他一下子惊呆了,院子外边的路旁、场里、草滩、树林、河畔都躺着穿着军装的士兵,他们好像是一夜之间从天上降下来的一样,撒满了村庄的角角落落。周围道路上都是扛着枪、背着行李源源不断往北行走的战士,骡子和马匹都驮着沉甸甸的物资,一走就“咯吱咯吱”地响。
 
  春天的朝阳很快给大地带来了温暖。小金泰很好奇,就仔细地观察。他发现,一些战士已经醒来,一些战士还在休息。战士们就地挖了几个坑,支起锅,几个战士借了桶到上面的泉里去挑水,把锅洗了,做起了早饭。父亲母亲和村上的群众招呼他们到家里去歇歇,战士们只是笑笑,一个也不去。小金泰明白了,这是咱们的部队、咱们的人。他和小伙伴在战士们周围转腾,玩得很开心。突然,天空发出呜呜的声响,随即就听到机枪扫射的声音。“孩子,快躲开,敌人的飞机来了。”小金泰被一位站岗的士兵迅速拉到了院子照壁的后边躲了起来。战士们也没有还击,飞机过后,村庄又恢复了平静。小金泰发现,叔父家的房子有一股很粗的线一直拉到院子,里面不时发出说话的声音,他想,那一定就是人们说的电话,电话房外边有人站岗,其他人是不能进去的。
 
  早饭过后,有十几个骑着马的军人沿着河畔从东边来了,有战士急忙上去招呼,把马拴在周围的树上,他们便坐在任金泰家院门外的石台阶上。这十几个人看起来很威武,腰里都别着硬壳子手枪;他们接过水杯,就开始商量起了什么事情。他们说了很长时间,有一位身材魁梧、浓眉大眼、说话声音很响的军官模样的人说得最多。说完后,他们就骑着马,向任家高庄方向去了。队伍像一条长龙经过河畔,浩浩荡荡地向任家高庄方向前行,始终没有停止。其中有 50多位女兵,特别引人注目;她们背着行李,边走边说,边说边笑,看样子应该是部队的医护人员。她们在那十几位首长商量事的地方坐了一会儿,喝了些水就跟着大部队去了。
 
  小金泰急忙回到家里,看到母亲和姨母、婶婶正在炕上缝被子,父亲正在帮忙,他们拿来崭新的白布,把原来旧的被面换了,正在细心缝制。家里没有这种被子和布料,小金泰明白了,母亲缝的被子一定是部队战士的。
 
  太阳爬到头顶,很快就要向西了。到了晌午时分,大伯、叔叔招呼战士们到家里去吃饭,战士们只是笑笑说:“谢谢,我们在宝鸡端了胡宗南的老巢,有吃的、用的,就不麻烦乡亲们了。”战士们端着碗蹲在地上正在吃面条。“敌人来了,准备战斗!”突然,不知谁一声令下,战士们放下饭碗,拿起枪,向高处跑去。小金泰向东望去,只见好多敌人从五里坡、凉经寺方向朝这边扑来。“注意保护老百姓!”战士们组织村上的群众急忙奔向柏林坡的庙里去躲避。这里地势高,还有窑洞。小金泰很感激,柏林坡的庙会平时给大家带来了快乐,这次战士们也一定能够保护大家躲过灾难。外边的枪声很紧,空中还有五六架飞机。飞机上掉下来几个“圆疙瘩”,落在地上爆炸了,炸得土块飞扬,水浪四起。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空气中全是火药味。
 
  战斗打得很惨烈。最后,庙前边的山崖上还架起了两挺机枪。战斗断断续续一直打到天黑才停了下来。估计是部队走完了,掩护的部队才撤离,好在部队人员没有伤亡。战斗结束后,群众才回到家里。敌人也进了村子,他们逼着群众询问前边部队的去向,大家什么也没有说。穷凶极恶的敌人到处搜寻,抓鸡、抓羊、抓驴、杀猪,见啥拿啥,无恶不作。乡亲们明白,只要咱的队伍安全了,损失几只鸡、几只羊、几头驴、几头猪又算得了什么。
 
  部队走时将不能带走的 25支步枪和其他零件藏在村民任应瑞家案板底下的地窖内; 1949年 7月 16日,千阳解放后,任应瑞把保存的枪支交给了区县政府,受到了政府的表彰。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金泰一天天长大了,他对昔日那场战争更加关注,对事情的脉络更为清晰。后来,任金泰通过学习,走上了医疗岗位,成为一名光荣的医生。他渐渐明白,在他家门前走过的那支部队就是西北野战军,在他家门前开会的那十几个人就是部队的首长,那位身材高大、浓眉大眼、嗓门最大、讲话最多的人就是主持会议的彭德怀。他知道,在他家门前召开的那次会议是西府战役中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会议分析了敌我态势,决定躲开胡宗南的反扑,及时撤出宝鸡,摆脱敌人,北进解放区,伺机打击青海来援的马步芳部队。
 
  近 70年过去了,任金泰已是一位年近八旬的退休老人,但任家湾当年的枪声依然在他耳畔不时回响,那次会议的场景、战斗的情景、部队的优良作风依然让他记忆犹新。他一有空便回老家去看看,看看这块红色的土地,去摸摸这里的树木和石头,去回忆当年发生过的事情。
 
  如今,任家湾部分地方已被水库淹没,村民已全部搬迁,但彭德怀主持召开会议的地方和部队活动、打仗的地方还在,这里已被市县列为红色革命遗址,成为千湖湿地公园游览的一部分。
 
  一个有山、有水、有故事、有红色脚印的地方,一定会令人向往。

上一篇:捡拾野生猕猴桃 (莫军炜) [2016-12-27]

下一篇:扶风召扎村的故事 (薛立兴) [2016-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