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腊八粥情怀 (段吉昌)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腊月初八是春节前的第一个信号,预示着旧的一年即将过去,新春也不太远了。腊八节家家要吃腊八粥,关于其来历,有好几种说法,但从粥本身看,食谱简单,食料粗放,与年宴的丰盛形成鲜明的对比,所以它也应该有警示的意味,提醒人们注意节俭,别忘了曾经的艰苦日子。
 
  家乡的腊八粥比较特别。每年腊月初七晚上,母亲便和好荞面,用萝卜、豆腐、葱及核桃油拌好馅子,一家人围坐在热炕上包“雀儿头”。包的方法和包包子差不多,如麻雀头那么大,还要包出雀儿嘴,说是吃了“雀儿头”,来年庄稼地里糟蹋粮食的麻雀就少了。包“雀儿头”时,母亲会悄悄在其中一个或两个中放入一枚硬币,说是谁吃到了谁的运气好,一年中不得病无灾难。
 
  第二天早上天麻麻亮,母亲就起床烧火煮小米粥,我们便眼巴巴地瞅着锅里。母亲把自家地里产的小米放在锅里煮,在煮沸的小米粥里煮上“雀儿头”,和上炒好的丁丁菜,调入食盐,腊八粥就做好了。只要母亲说一声“吃饭了”,我们姊妹六人会一下子围到锅边,伸过碗去,母亲挨个给每人舀一碗,大家就“呼啦”吃起来。当然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生怕锅里没有了,因为在那个艰难的年代,这可是一年中难得能吃好吃饱的早饭啊。每个人都盼着能吃到包着硬币的那个“雀儿头”,母亲也不时提醒着,生怕谁不小心把硬币吞下去了。吃到硬币的人兴高采烈,吃不到的人非常羡慕,便会更加勤奋努力。
 
  改革开放以后,我们走出村子,奔波于天南海北,定居他乡城区,每逢腊八,吃腊八粥的习俗还在,但包“雀儿头”的习惯渐渐丢失,腊八粥也被“现代”化了。先是小米换成了大米再换成粳米,“雀儿头”也被大枣、花生、芝麻之类代替,现在直接用超市购买的现成的腊八粥代替,外加几个小菜,完全没有了小时候的朴素味道。每当我们端起盛在碗里的腊八粥,一股乡愁便油然而生,内心生发出几分对父母的思念和愧疚,还有对故乡的牵挂和怀念。

上一篇:记忆中的腊八粥 [2017-01-04]

下一篇:我爱这土地 (秦舟) [2017-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