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母亲的辣子酱 (李慧奇)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家乡西府人的生活从小就与辣子密不可分,不少人对辣子情有独钟,吃面、炒菜要放辣子,就连喝拌汤、糊汤也要滴几滴油泼辣子。掰开刚出锅的麦面馒头,夹上母亲自制的辣子酱,吃起来过瘾,我就好这一口。
 
  上世纪 80年代末,我去离家三十里的县城上初中。那时大多农村人的生活依然很拮据,班里的农村学生大部分只在午餐时才到灶上买碗汤面,周日下午返校时带的蒸馍或锅盔就着一点小菜就成了每天的早晚两餐,而带的菜最多吃两天就变味了。十几岁正是长身体的年龄,母亲为能让我吃上不易变质的蔬菜,便自制辣子酱供我食用,带一罐头瓶辣子酱用来夹馍正好吃一周,简单、香辣、提味、解馋,总也吃不够。
 
  为制作香辣可口的辣子酱,母亲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从我记事起,村里家家种辣椒,家乡人习惯叫其“线线辣子”。西府特有的土质条件,加上充足的阳光,生长出的辣椒鲜红饱满、色泽透亮、水分丰富、辣味纯正。母亲将红透的辣椒采摘回家,先用清水冲洗掉粘在表面的泥土等杂物,再平摊在院子里的芦席上晾晒,让辣椒表面的水分充分干燥,以杜绝辣椒之外的水分带到酱里,影响辣子酱的口感和后期储存。这是做好辣子酱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顺便择去辣椒蒂,捡出坏的。取来晾干的辣椒,用菜刀切细剁碎,母亲告诉打下手的我,只有用菜刀一点一点剁,才不会让辣椒原有的汁液流失,才能保持原有的味道。听乡亲们说,花生营养丰富,母亲便用粮食从三婶家换来半碗花生仁炒熟,用刀压成颗粒状,随着菜刀的起落,院子里都能闻到散发出的香气。将白芝麻热锅煸熟,生姜切细、切碎。整个制作过程中,油的好坏同样关乎辣子酱的品质,那时家里食用的油都是用自家产的菜籽拉去镇上的油坊现榨的菜籽油。
 
  原材料齐备,就开始炒制,将菜籽油倒入锅中,火候的掌控全靠观察颜色的变化,母亲更是凭多年经验,油热倒入生姜搅拌,再倒入辣椒不停搅动,色泽逐渐红艳,最后倒入切好的花生,加入提香的芝麻。在不断搅动中,热油逼出香辣气息,香味物质渗入油中,满屋辣味醇厚,香气袭人。每年秋季开学前,母亲都会一刀一刀地切辣椒,将制好的辣子酱用罐头瓶装好,等着周末回家的我。
 
  当年辣子酱夹馍吃出的不光是香辣,更满含着母亲希望子女们的生活过得红红火火的期盼和浓浓的关爱,有了它,当年清淡的学生生活也变得回味无穷。如今,老家早已不再种辣椒和油菜了,母亲也好多年不做辣子酱了。超市里的各种辣子酱琳琅满目,但吃过之后,我总觉得只有母亲做的辣子酱才有家的味道。

上一篇:腊月的年味 (牛小荣) [2017-01-11]

下一篇:现场感受NBA (吕 恭) [2017-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