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藏式房屋随想——川西行 (赵莉渭)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路过道孚,这里的房屋都是红色的,就像小孩子搭建的积木一样,全是用圆木一个摞一个搭建起来,外面统一刷着一样的彩色漆,家家格局都一样,每栋房子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在路边的山坡上,或一栋,或几栋,零零散散,星星落落,清新雅致,完全一个童话世界。
 
  这让我想起,我一个很有生活情趣和才情的同学,很多年前用冰棍棒粘接起来,制作出的木屋模型,还有着可以推开的小窗户和木门,刷上油漆,原理应该和这是一摸一样的,我惊讶于这世上还真让我见到了着放大了的模型房子,可惜我们在这里没有停下,很想拍一张红房子的照片,都没够。其他几个同伴也都没有拍到。
 
 
  这种房子营造方法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将半圆木两头直接搭交,使四方墙体连成整体,在木墙体上挖洞作门窗;另一种是将房屋四角的圆木支成灯笼架,然后在角柱上挖槽,再将半圆木两端插入柱槽内,层层横叠成墙。我同学的方法就是挖槽制作的。
 
 
  村长以前在房子里面住过,外面都很漂亮,家里东西多,比较脏乱。我们见到的整齐划一的房子都是政府现在统一规划建造的,每栋房子都值上千万,主要是房间里特别注重雕刻和装饰,这里的藏民有钱到如此地步,我怎么都不能相信,即使牦牛再值钱,也不至于花这么多钱去建这样的房子。因为我脑子里藏寨建筑应该和四人同见到的小木棚屋是一样的。比如,多是木板搭建,下面一层圈着牲口,上面住人,门口搭根木头,木头上刻着槽子就是楼梯,人踩着木槽子上去等等。所以这里的色调跟我脑中的印象相差太大,让我怎么都无法和解放初期沿袭下来的农奴制度下的故事相联系。我不单单想看看他们的房子,更想知道他们的生活习性现在究竟改变了多少。他们这里,就是我知道的那些故事发生的地方吗?
 
 
  刚解放时,男人白天以打猎为主,女人放牧,夜晚女人就在农奴主的房屋外裹个毡子睡觉,随时听候召唤,她们没有人身自由。在喇嘛庙的周围更是这样,他们相信,哪个女人要是跟喇嘛有染,就会降福自己或全家。所以每次一些大庙会和祈福仪式周围,总会有些帐篷,里面都是寻欢的喇嘛和“虔诚”的女信徒。
 
  甘孜有个部队医院,医院建在一个人很少,很荒凉的地方,不得已被送进医院的当地人,基本都是奄奄一息的女藏民,口舌鼻眼都已烂掉,护士说感染的都是梅毒。生活条件的恶劣,又不讲卫生,加上混乱的性关系,致使众多妇女死于疾病。
 
  记不清是在哪里了,曾经走过一个大的藏寨门口,汽车兵们在休息,那天阳光正好,从寨子里走出一位端庄的女子,旁边跟着几个低头的仆人,其中一个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那孩子就想爬在汽车上玩,其中一个司机在边上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香烟抽着,孩子就一直目不转睛地看。女子突然用汉话跟司机们打了个招呼,把司机们吓了一跳,赶紧问她怎么懂汉话,女子竟然问他们是国民党军还是共产党的队伍,原来她是红军长征时负伤掉队的女战士,被当地一藏民收留,生下一个孩子,谁知却被认定为转世灵童,硬被送到这里,她以前几次想逃都没逃出去,现在有孩子在身边早也就断了出去的念头,现在吃穿都好,就是没有自由,跟外界没有任何联系。平日里想抱孩子出来走走都不允许,今天也是孩子非要出来,她才出来一回。说了没多长时间,她就被叫回去了。临走,他问司机能不能把那个打火机送给孩子,孩子太喜欢了,司机稍一犹豫还是给她了,那小孩子高兴地跟司机们摆手,女子也高兴地摸着那个打火机,司机们望着他们高兴的背影欢快地走进院门,觉得又高兴又心酸,说不出的滋味。
 
  川西,真是一个传奇的地方,一步一景,即使都在藏区,一个地区和一个地区的藏寨习俗、服装、生活习性都不一样,相比于西藏,它的内容更加庞杂,红军来过,解放军来过,军阀、地方势力更不用说,应该说这里留下过不少神奇的传说和动人故事。我敲着车窗,遗憾的心境真是不言而喻。

上一篇:现场感受NBA (吕 恭) [2017-01-11]

下一篇:雪落无声满屋春 (马宝学) [2017-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