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的荞糁凉粉 (姚孝贤)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时间飞逝,一日又一日,腊八过了就是年。随着年味渐浓,我想起了过年时不可缺少的荞糁凉粉了。
 
  在我的记忆中,荞糁凉粉是家乡过年时必须有的一道美食。那时的农村人日子苦,平日里有啥吃啥,吃饱肚子就行。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千方百计利用现有的食材,多做一些农家味的饭菜招待亲戚和家人,也是对一家人一年来的辛劳付出最高的犒劳,这其中,当属荞糁凉粉最好吃了。
 
  荞糁凉粉制作过程是复杂的,也是辛苦的。要磨荞麦、去荞麦皮、筛荞糁,再把渗了一个晚上水的荞糁碾细,做成若干团状,还要逐份反复揉搓,直到荞糁变黏。接下来,还要将荞糁团加水,搓揉成面糊。根据面糊的多少,在锅里倒上适量的凉水烧开,然后将面糊一点一点倒入锅中,边倒边用擀面杖朝着一个方向搅动,不能乱搅,要不就成了真正的面糊糊。只要没有变焦的味道,就做成功了,把其盛在面盆里晾凉,就可以食用。
 
  刚做好的凉粉软溜溜的、白生生的、忽闪闪的,使人无法抑制住不断从口腔里升腾的食欲。就是刚刚吃饱饭的人见了也想吃上两碗。凉粉可以热炒,也可以凉拌。但在过年的时候一般都是凉拌着吃,那才是色味俱佳的一道农家小吃。因平时吃不上,又是“改样”,所以老少都爱吃。吃时不管是用刀切成小条块,还是用“凉粉挠挠”拉成的细丝,放上专门调制的汁子,加蒜泥、油泼辣子、熟清油,再配上煮熟的绿菜。色白透亮的凉粉,鲜红诱人的油泼辣子,新鲜翠绿的蔬菜,让人垂涎三尺,吃起来更是酸辣软滑,清凉爽口,那味道真是妙不可言!
 
  大年三十早上,母亲就着手做荞糁凉粉。我找各种理由待在厨房哪儿也不去,母亲嫌我碍事,让我出去,就是驱赶,我也赖着不走,并假装给灶膛添柴烧火。当母亲将冒着一缕缕热气的凉粉盛进面盆里,我的馋相就暴露出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盆子里的凉粉。其实,母亲早已看透了我的心思,笑了笑,把铲下的锅巴给了我,又把锅底铲的凉粉切成条放上调料搅好端给我,我吃完抹抹嘴,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厨房。
 
  现在,社会产品极大丰富,各种食材应有尽有,不论是农村还是城市,平时吃的饭菜就像过年一样,农家再也不做荞糁凉粉了,人们嫌劳神费事。各大超市、集贸市场就有卖的各种原料做成的粉面,买一二斤拿回家按比例兑水就能做成,吃起来也是味道鲜美。母亲每次来县城,不管事情有多忙,总是要到集贸市场的摊位上吃上一碗调制的凉粉。吃完后对我说:“比家里做的筋道,就是缺点啥味道?”我不解其意。思索了很久,终于悟出了是缺点过年时“合家团圆”的味道吧!
 
  荞糁凉粉,既是美味佳肴,也是农家最为奢侈的食品,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如今,粉面做成的凉粉到处都有,它已变成很普通的小吃了,但我对荞糁凉粉依然钟情,久久不能忘怀。

上一篇:为母亲添件新衣 (张轩) [2017-01-12]

下一篇:旧年腊岁 (秦延安) [2017-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