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跟年集 (杨烨琼)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1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西府,过了腊八,年的味道就渐渐浓郁起来,人们心中满是迎新的喜悦、期盼和憧憬,年的气息也渐渐弥漫于西府乡间。
 
  跟年集置办年货,是西府人过年重要的准备工作。
 
  计划经济时代,商品短缺,跟年集置年货要讲“抢”占先机,提早下手。市场经济的现在,年集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腊八过后,年市大开,一街两行的商品琳琅满目,货美量足,令人目不暇接。如今,跟年集讲究细细看、慢慢比,审视价格、审视质量,发现新点、亮点和令自己耳目一新的兴奋点。挑剔归挑剔,遇到价格适宜、质量满意的货品,纯朴的西府人便会掏出装在口袋深处的辛苦钱。
 
  年轻人大多外出工作或打工谋生,腊月二十三祭灶前,乡村集市上置办年货的以老年人居多。老人们想着即将归来的家人,想着过年亲朋聚首,买一对红彤彤的灯笼让心情更舒畅。他们逢集必跟,精心挑选、精心置办,从不嫌累。置办最好、最齐备的年货,让儿女在过年的几天能尽情感受家的温馨、家的味道,是老人们最大的心愿。
 
  等着儿女回家的三伯对三伯母说:“娃们平时路远回不来,回来了要让娃们吃好。”三伯母笑道:“娃们要回来,看把你高兴的!”脸上春暖花开,写满骄傲与喜悦。
 
  其实三伯母早在夏天就已将儿子、女儿的被褥拿出去晒了三天,又小心地叠好,数着月份盼着孩子们回家。远在广东工作的儿子和在重庆读书的女儿一年也就见那么一两次面。这不,三伯每集必跟,继续丰富着家里的年货,三伯母则在家“扫舍”。几天下来,家里窗明几净,整整齐齐,两个孩子的房间干净而温馨。有儿女在心上,他们心头暖暖的;更高兴的,是儿子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三伯跟集更是精挑细选,唯恐慢待了未来的儿媳。
 
  临近年关,集市上的人越来越多,有一大家子说说笑笑赶集的、有小两口亲亲热热置办年货的,爷爷手拖孙子、妈妈怀抱孩子……人们心中浸润的是生活的甜蜜。年集上人流如织,乡亲相遇互相问候,笑声荡漾在集市上空。
 
  置办年货,请神像、买春联,一样也不能少。西府人实在,门神、土地神、仓神、财神样样都请,心里祈盼着家兴、地祥、粮满仓;就连家中的压面机,也要用红纸金字写上“坚固耐用”,以示对其一年来辛苦的问候和赞扬。你若感到奇怪,周秦文化濡染、勤劳朴实的西府人会语出惊人:“家具也有灵性呢!”
 
  大年三十,家人齐聚,年货齐备,但在西府却一直延续着“年三十跑集”的风俗,就是年三十早上大约八点开市,到上午十点多就匆匆结束,方便人们购物。听老辈人说,“跑集”还有感人的文化背景:从前,生意人一般到腊月二十八九就歇业过年了,有一年一位善良细心的商人发现,有的穷苦人因一时手头不方便而没有置办或没法置办年货,于是就延长了半晌经营时间。这半晌时间,许多商品降价出售,穷苦人知晓后纷纷抢购,后来,这位商人的善行渐渐被仿效,就形成了西府代代流传的“跑集”风俗。
 
  现在,老人们有事没事,依然喜欢跟“跑集”,图的是传统习俗的温馨和喜庆,跟完集便急急赶回家,一家人忙着贴春联、请先人,一切就绪,便燃放一串响亮的鞭炮,一时间,乡村新年的气息就在这“噼里啪啦”的欢庆声中扑面而来。人们在满满的期待中恭候着除夕夜、等待着那桌所有人都会奔赴的年夜饭、等待着新的一年到来……

上一篇:儿时年味 (杨红芳) [2017-01-18]

下一篇:扫舍 (朱宏让) [2017-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