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一块灶糖 (杨润杰)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小年到了,妻子从西安儿子那里打来电话,再三叮咛说腊月二十三祭灶,让我买上几个“坨坨馍”,更重要的是买上几块灶糖。
 
  一冬无雪,干冷的天气有时让人实在受不了,田野里的小麦干巴巴地盼着冬雪。腊月集上,人们三三两两地置办年货,街道两旁卖葱、蒜苗的,卖红萝卜的,卖瓜子花生的,卖年画挂历的,还有请六神、卖对联的,真让人眼花缭乱,另有卖灶糖的也隔三岔五地在街道吆喝着。
 
  我买了三块钱灶糖,还有一些年货,放在摩托车上回来了。晚上闲了,解下摩托车上的袋子,一一取岀所买的东西,最后才发现了灶糖,一块块长短不一的灶糖,用洁白的塑料袋子装着,勾起了我的回忆。儿时我的奶奶、母亲祭灶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眼前。
 
  小时候,我问奶奶:灶爷是干啥的,给人发不发吃的,比如“洋糖、白面馍、炒豆豆”等。奶奶用指头在我头上一指,亲昵地说:“馋猫,光知道在嘴上挖抓。”她知道我爱听故事,就给我讲起了灶王爷的传说。
 
  奶奶说,咱们这里每年正月十五后做的五色布葫芦,就是正月尽“燎荆笆”时燎的那个,据说这个葫芦是装金银珠宝的。原来灶王爷腊月二十三上天给玉帝汇报人间的恩恩怨怨、幸福与灾难;说到动情处,灶王爷声泪俱下,玉帝听后深受感动,得知人间还有这么多人受苦受难,就随手从身后拿了五个色彩艳丽的宝葫芦,让天将装上金银珠宝;除夕让灶爷下凡,救济贫苦众生。以后人们用各色布做的葫芦,就是玉帝给灶爷那个,让他给缺吃少穿的人分发粮物。
 
  记得四十多年前,人们过着粮一半、菜一半的穷苦生活,穿的衣服都是补丁摞补丁,常常到腊月二十五六了,队里还在平整土地,不放假。我记得那年腊月二十三,母亲买回两毛钱灶糖,藏了起来;二十三晚上,她和奶奶用一半麦面、一半玉米面做成灶干粮,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香、黄表纸,还有三块不长的灶糖。看着灶糖,我流着口水,想要尝一点,母亲说:“别急,先让灶王爷吃,让他甜甜嘴,好在天上为咱说说好话。”我也想,奶奶说了,灶王爷是个好人,让他先吃,给我留一丁点儿就行。
 
  我在一旁看着奶奶和母亲给灶王爷点蜡、香,烧黄表纸,供灶干粮。我喉咙像有手伸出来一样,只想着品尝灶糖的甜味,也怕灶王爷吃完了,没有我的。我一个劲地向半墙上贴灶爷像的地方望着,盼奶奶、母亲快点忙完马上离开。
 
  好不容易她俩走开了,我忙找了个小凳子,也顾不了什么,站上去偷偷拿了一块灶糖,跑到头门外吃去了。
 
  过了一会儿,母亲在收拾灶干粮和灶糖时,发现少了一块灶糖,忙追问我偷吃了没有,我心虚地说:“没有。”母亲自言自语地说:“这就怪了,明明供着三块灶糖,怎么成了两块?”这时奶奶从房间出来,望了我一眼,对母亲说:“再别问了,没有了,那就是灶王爷吃了。”
 
  奶奶为我解了围,让我避免了挨母亲一顿骂。我从内心感激奶奶,更爱听奶奶叫我“小馋猫”。
 
  后来,我慢慢长大了,山也绿了,地也绿了,树枝也吐出了新芽,山川沟峁也开放着惹人喜爱的鲜花,人们不再愁吃穿了。每年腊月十五一过,我就早早买回灶糖,几十年过去了,祭灶用的东西,大多都是我操办的。
 
  现在党的政策好了,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幅提升,家家住上了小楼房,水泥硬化的街道上,还有整齐的路灯,隔二见三地,还有农户买上了小车,人们的生活过得比蜜糖还甜。其实,这都是党和政府给农民带来的好处。

上一篇:大 寒 (张静) [2017-01-22]

下一篇:在“中国城 ”买菜 (吕 恭) [2017-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