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杀年猪 (秦紫)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1月2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记得小时候,在家乡的黄土地上,农人年复一年收割着喜悦,又种下希冀,每年腊月还要杀年猪,迎接新年。
 
  杀年猪,在乡间可是一项重要事情。不管家境如何,村里的农妇们都会设法筹措些麦糠、玉米、野菜等,养一两头肉猪,等到年关杀掉,一来用于过年,二来也备下了来年吃的油。这种古老、淳朴的民风,也丰富着农人的生活。
 
  乡亲们虽说在一个村子住着,但平日总是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忙活,相聚的机会并不是很多。腊月借杀年猪的机会,邀请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喝几口稠酒,叙叙旧,述述情,拉拉家常,也是一件乐事。杀猪前几天,人们便通知亲朋邻居,到时来喝几口,且来人越多,主家越高兴。这不仅说明主人在村里人缘好、威望高,也标志着主家人丁兴旺。
 
  在杀年猪后的餐桌上,有一道不可或缺的最具关中风味的乡间大菜——腊肠,其用料简单,不像我们平时吃的香肠,里面加有瘦肉、肥肉、淀粉、佐料、防腐剂等,腊肠除了新鲜猪肉辅以一定佐料外,其他一概不用。腊肠制作十分讲究,洗肠衣是个很重要的工序,这活既脏又累,非得用腊月新打上来的井水洗不可,然后再用盐、碱面用力搓,搓完再用井水洗,如此反复。这个活,不用主家吩咐,到时邻家妇女就会过来帮忙。四九寒天滴水成冰,可她们心里热得犹如一盆火,一边干着,一边嬉闹着。
 
  煮肠的技术要求也很高,火候大了小了,都会影响肠的质量。所以,乡间向来把煮肠手艺作为衡量杀猪人灶头水平高低的标志。腊肠下锅后,杀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唯恐有闪失。腊肠煮得鲜嫩可口,杀猪人便会乐不可支,先上桌的自然是腊肠、肥肉、瘦肉等。
 
  窗外寒风凛冽,雪花飞舞,屋内乡亲们坐在热炕上叙说乡情,把酒言欢,大家在这宽松、理解、互敬互爱的朴实文化氛围中送走了一个腊月,迎来一个承载着希冀的新春。
 
  如今,我已离开故乡多年,听小妹说,家乡变化很大,不少村民住上了楼房,不再种地了,当了工人。我问小妹:咱们那儿还杀年猪吗?小妹告诉我,土地被征用了,已经没地方养猪了,我愕然。尽管在城里一些酒店及乡间农家乐的“杀猪菜”中都可吃到腊肠,但已没有“腊月腊肠”的味道了,那种古朴、友善、真诚已不复存在,我真想回家乡吃一盘热乎乎的腊肠,因为,它温暖的不只是人心……

上一篇:蒸年馍 (杨跻) [2017-01-25]

下一篇:贴年画 (王小强) [2017-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