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过一把戏瘾 (张丛笑)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日前,我去看望我的一位老朋友。那日,天下着霏霏细雨,我想他一定在家的,谁知,老嫂对我道:“一大早就背着扁鼓和架子跑出去了,他呀,在家没事就喊叫腰疼腿疼的,可只要有人叫他去打板唱戏,啥病都没有了。”我说:“今天下雨呀,他也出去?”老嫂说:“我们社区有个自乐班子,听说想去外地演出,今日去了先练练。”
 
  我就觉得好笑。我的这位老友,是个秦腔迷,他曾对我说,他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进入专业剧团唱戏。有次,他和我在某村采访。那晚,有家人家给老人祝寿唱戏。他和我去看。我看他脸色红润,眼放光华,热血涌动。果真,他小声对我说:“你去建议一下,让我唱一段!”我就鼓起勇气说了。只见他挺胸昂首,两手叉腰,唱起《铡美案》中的《杀庙》一段。他嗓音浑厚,表情动作俱佳,从牙缝中都透出了韩琪对陈世美忘记糟糠妻的不满和愤慨。大家热烈鼓掌,欢迎他再来一段。他便又唱了《打镇台》中的一折戏。
 
  他曾对自己的生活做过美梦。他说:“我没能唱戏,如果我的老婆是个演员,那该有多好,每天晚上,我说:‘娘子,你来一段儿!’我拉他唱,戏瘾过足了,我说,上床睡觉!那该多好呀!”
 
  只可惜,老嫂只爱看戏不会唱戏。
 
  我想见见我的这位老朋友,就在霏霏细雨中去了他们的社区自乐班。啊呀,只见我的老朋友坐在一把椅子上,前边放着两个扁鼓,手握两根细细的鼓槌,打得专注而用力,这个扁鼓敲几下,那个扁鼓击几下,随着鼓槌的敲击,脑袋一点一扬有节奏地摆动。许多戏迷都被他精彩有趣的打板动作所吸引。有时,他又用左手摇响牙板,右手击鼓,热烈娴熟异常。见此,你会以为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把他不会和年老体弱联系起来。爱好,使他青春焕发。
 
  我亦沉浸在对朋友表现的欣赏中。演练毕,我上去拉住他的手,向他祝贺。他很兴奋地对我道:“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最近可能要过一把戏瘾,上舞台吹胡子瞪眼撩袍甩袖当一回主角,老朋友,我很怀念我过去在舞台上风光过的日子呀。我曾登台唱过大戏,那是二十多岁的时候,你知道不?”
 
  病痛,还存在吗?老嫂对他平日表现的描述,还有影子吗?干自己最喜爱的事,会使你返老还童,会使你不用看医生!

上一篇:为心灵修养 (林昔) [2017-02-15]

下一篇:打陀螺 (陈留根) [2017-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