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烧酒盘 (黎明)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我的记忆中,童年除夕烧酒盘的香味时常萦绕在心头,那种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愫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形成的;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一到腊月才能闻到带着馨香的浓浓年味的烧酒盘,让我期盼着新年的到来!
 
  记得爷爷常说这样的话:娃娃爱过年,大人怕花钱,老汉嫌麻烦。在那个艰难年代,各阶层的人对过年有不同的感慨和体会不足为奇,人们口头常说“年好过,月难过,日子难熬”,饱含着农家人生活的艰辛。那时,给国家交售生猪任务完成后才可杀个猪,除给亲戚割些肉外,也就剩不了多少了,乡亲们就煮肉燣臊子,将燣好的臊子装在坛坛罐罐中,以打发年后的漫长岁月。
 
  煮肉一般在腊月二十八九蒸完年馍后进行,用煮过肉的汤熬一大锅萝卜块,慢慢享用,不论是就萝卜菜吃馍、吃米饭,还是吃面条,都很爽口。唯有过年,才可以改善一下生活。
 
  童年除夕夜,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不过全家人围坐在热炕上,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听窗外雪花飞舞兆丰年,盼“麦盖三床被,来年能枕馒头睡”。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都在欣赏自己的新年衣帽,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可唯独不见母亲的新衣。母亲总会说娃娃穿好了,一家人的年就过好了。这句温馨的话一直以来总在我耳旁回响,我们亏欠她太多,回报她的却又微不足道。全家人说着过去一年的收获,畅想着新一年的打算,父亲则对我们提出要求,像是一个新年计划。大家在温暖中除旧,在喜庆中守岁,在娱乐中等待新年的钟声。
 
  除夕夜,最重要的一项活动让我终生难忘,就是要炒上一个烧酒盘子,摆在炕桌上,热腾腾、香喷喷,菜品大杂烩分别为蒜苗、大葱、红萝卜、豆腐、洋芋、白菜、莲藕、粉条等家常菜,盘子上面盖着大肉片,看着就很诱人;再温上一壶散装酒,请邻居前来分享。人都到齐了,父亲就满上酒,请乡邻干杯,在相互碰杯中融洽关系、消除隔阂。李叔与王大爷两家为一个鸡蛋红过脸,赵家与孙家为小孩玩耍吵过架,现在坐在一起话说开了,又亲如一家人。在这热闹祥和的气氛中,坐了东家坐西家,去了南家到北家,虽吃得不够丰盛,喝的也是普通散装白酒,但乡邻们却其乐融融,陶醉其中。
 
  多年来,我一直怀念着乡邻们围坐在一起的情景,就像单位举办的茶话会一样,重在重温友谊。每逢新春乡邻团圆坐,以求得相互帮助与支持、理解与厚爱,大家普遍感到“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这浓浓的乡情从清淡的烧酒盘中飘出,弥漫在充满年气的农家庭院,浸润着每个人的心田。母亲做烧酒盘虽是有啥做啥,可我还是从她做的菜中看出了其良苦用心:红红的红萝卜预示着来年日子红红火火,白菜彰显出农人的博大与宽厚,粉条代表着乡邻们难舍难分,大葱警示着做人做事要一清二白,豆腐表达乡里人家的清纯,洋芋简直就是农民的质朴,暖暖的白酒就像那邻里关系的润滑剂……怪不得乡邻们吃了年夜饭,就能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人。
 
  漫天飘落的雪花,为除夕夜的烧酒盘添加了几分大自然的香醇,父老乡亲筷子夹起的就是汗水浸透的喜悦。如今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乡邻也不再串门围坐于烧酒盘前,但这段乡愁难以淡忘,因为其中蕴藏着我永不失忆的乡愁和融入胃里的馨香。

上一篇:扶风转鼓 (秦紫) [2017-02-15]

下一篇:火塔会 (崔彦) [2017-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