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炒豆香飘二月二 (陈茹洁)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喜气盈盈的正月刚过,又迎来了农历二月二。我国自古就有“二月二,龙抬头”一说,这天,民间有理发、炒豆等习俗,祈盼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在众多活动中,最难忘的是炒豆,这是北方庆祝二月二最隆重最传统的方式。所炒的“豆豆”包括各种谷物,其中以玉米最为普遍。儿时的二月二伴随着炒豆香,散发着草木灰和柴火的味道,记录着历史的足迹,蕴含着古朴的韵味。
 
  “炒炒炒豆豆,豆豆熟了笑开口。”在母亲的絮叨中,头一天用筛子过滤得细如粉的灶膛灰,被她倒入一口大铁锅里,炽烈的火苗上下跳动舔着锅底,不时发出“哧哧”的声响。等草木灰变得灼热,母亲就将玉米倒入灰中。那些玉米粒经过一个冬天,水分蒸发后,便到了“炒豆”的最佳时候。“豆豆”静静地躺在锅中,藏在灰里,保持着沉默,母亲用小竹棍在锅中翻搅着,身体也随之晃动。随着温度的升高,母亲身体晃动的频率加快,那些豆豆也不安分起来,如精灵般从灰中探出小脑袋,“嘭!嘭!嘭!”都争先恐后、此起彼伏地从灰中跳出,如云,似雪,一朵接一朵开出洁白的花,有的像淘气的孩子,洁净的脸上还涂了灰。“豆豆”不断地在锅中翻腾雀跃,但还有一些豆豆,或许是温度不够,它们始终保持缄默,未能笑开口,生命之花夭折,终究成了“哑巴”。
 
  料峭的春寒和着清香的玉米味在空气中氤氲着,馋嘴的孩子围在锅边吞咽着唾沫,不顾烫手,从锅中捞出玉米花塞进嘴里。玉米的芳香伴着草木灰味,经过牙齿的咀嚼,进入胃中,独特的香味给孩子们留下了深深的记忆。
 
  后来有了爆米花机,每年二月二,人们都要选出最好的玉米,拿上柴火,排着长队,静候、期待那份清香醇美的味道。就连老外都对这黑乎乎、类似炮弹的神秘装置,充满了好奇,瞪大双眼看着柴火将机子包裹,机子在烈焰中不停转动着,气压表的指针慢慢移动,就想围在机子边一探究竟。在其出神之际,只听“嘭”的一声,爆米花师傅在机口套上一条大黑袋子,脚踩阀门,手扳机关,爆出雪白的玉米花来。顿时,袅袅青烟腾空而起,与空气混合在一起。有些玉米花不愿被束缚,穿袋而出,飞花四溅,如飘飘落下的雪花。玉米味混着柴火味,清香飘溢,刺激着味蕾,搅动着肠胃,香甜无比,沁人心脾,那味道真是一个美。
 
  工作后,每年二月二来临之际,父亲总会不顾路途遥远,想方设法从农村老家捎来一大篮子玉米花。每次我劝阻,父亲总有说辞。知女莫若父,父亲知道女儿的喜好,女儿懂得父亲的心意。整个二月,家里到处飘散着玉米花的香气,这些茶余饭后闲啖的美味,让那些日子连做梦都带着甜味。
 
  如今为节日助兴的炒豆琳琅满目,各具特色,有光鲜的外衣,有艳丽的色泽,有鲜美的味道,更有机器的烙印和色素的影子,但却少了自然的风味,更缺乏纯朴的质美。时光在流逝,岁月在更迭,世事在变迁,物候在变化,永恒不变的是植根于骨髓中,含有草木灰和柴火味的炒豆香与浓浓的亲情。

上一篇:家乡的二月二 (曹雪柏) [2017-03-01]

下一篇:从甲米府到普吉岛 (吕 恭) [2017-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