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柔软的声音,从屋后传来(耿翔)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长诗节选)
      1
 
  我身体的,土地
 
  一直等待,开春后的一场风
 
  很狂野,也很疼痛地
 
  吹过来
 
  无边无际,那些年
 
  飘落下来的雪,是一场
 
  少有的风景,也是一场,少有的灾难
 
  一直积攒着,成为身体里的,陈年旧事
 
  没有人知道,一匹冻死的马
 
  要用多大的疼痛,才能咽下
 
  最后一口气,而身上的血
 
  河流一样,还和冰凌
 
  死死纠结着
 
  能被大风,彻底吹醒
 
  我已经长久地,活过一世
 
  人间的气息,被犁铧划破,万物的种子
 
  只有沾带上,那匹马的血迹
 
  才能呼啸着,落入泥土
 
  我听见的风,正从我的
 
  心脏里刮过
 
  我身体的,土地
 
  只要等来这场风,就不会在
 
  生死之间,很疼痛地
 
  纠缠我
 
  2
 
  埋在雪里,不只是季节
 
  扔下的村子,不再怀抱,马坊的玉米
 
  庄稼的秆,也只能是一把柴火
 
  雪好大,野兽也不敢
 
  出来觅食。我看见你,在野外摇摇晃晃
 
  这么玄的天地之间,我能接近的
 
  眼神,还没有冻死在
 
  你的脸上,还有你的呼吸
 
  藏在温度,很低的心里
 
  雪好大,雪让马坊
 
  冷静地褪去,万物的原色
 
  不是没有疼痛,原野之上,分裂在我们
 
  周围的村子,一定会用炊烟
 
  唤饥饿着的人,赴死一样地
 
  回家。而用眼神
 
  很痛苦地,能看我一眼
 
  在马坊,只有你
 
  埋在雪下,那些被遗弃的
 
  种子,一定能让,一些饥饿的人
 
  不在那个年代,死去
 
  3
 
  最伤人心的时刻,是一个人
 
  守着庄稼,喊一个人的名字
 
  我的那些,名字叫得
 
  和庄稼一样的,亲人们,长在你们身上
 
  马坊的粮食,用一年一次的成熟
 
  没黑没明地,折磨着你们
 
  如果把一颗麦粒,放大出来
 
  我不敢否认,这不是
 
  你们痛苦的脸色
 
  因此,在马坊
 
  天空很高,而在低得
 
  淤血的土地上,我不敢回头,更不敢喊
 
  一些亲人的名字,我怕这些
 
  正在生长着的庄稼,队伍一样地
 
  向我走来。我的膝盖
 
  从没有软过,这一刻
 
  我一定会跪下,没有伤亡
 
  却会浑身流血
 
  最疼痛的时刻,是一个人
 
  守着一个人,而不敢喊她
 
  4
 
  柔软的声音,从屋后传来
 
  这个时候,一定是我的身体
 
  出现了比压在心里的,饥饿
 
  还要惭愧的症状
 
  在乡村,没有什么屈辱,不可以放下
 
  从屋后传来,柔软的声音,缠绕着身体
 
  就像这些年来,我要穿衣
 
  我要吃饭,我也要一个人
 
  温暖我的肌肤,如果可以
 
  也来温暖,我的屋子
 
  而在节气,依自己的神秘
 
  编排出的二十四史里,我已经失去生长
 
  或残败于自然里的日子。万物之上
 
  我的身子,会在哪里坐下
 
  命运之果,我不知道
 
  就像你,不知道柔软的声音
 
  会从屋后,为我传来
 
  我因此,不再难受下去
 
  也不顾忌季节之外,还要饱受风雨
 
  只要安静下来,身体的土地上
 
  一定能承受,花开时的疼痛
 
  5
 
  要是饿了,我就在泥土里
 
  刨一些土豆,这些遗弃的
 
  植物,会在我很冷的胃里
 
  与我一同,躲过这个冬天
 
  这是马坊,剩余下的粮食
 
  必须要下,从土地的手里
 
  6
 
  要是累了,我就在泥屋里
 
  铺一些谷穰,这些金黄的
 
  干草,会抖落出一些光芒
 
  让我捡起,一粒米的温暖
 
  这是马坊,剩余下的粮食
 
  必须留给,更多的饥饿者
 
  7
 
  只有大雪,覆盖了群山
 
  只有孤独,覆盖了村庄
 
  只有到了,这个节令
 
  才想起在马坊,生活一辈子,其实是件
 
  很伤心的事情。不想别的
 
  就想一年之中,有几天好日子
 
  可以无忧无虑,可以像一只羊
 
  追着水草,也追着一只
 
  草叶上的蝴蝶
 
  只有覆盖了
 
  大地的悲哀,沿着马坊的
 
  旧山河,也沿着我们身体里,比起草木
 
  还要焦灼的废墟,一万遍地
 
  撞击日子的时候,我才感到
 
  我的出生,或者死亡
 
  不是,一个人的错误
 
  只有大雪,能解冻群山
 
  只有孤独,能救下村庄
 
  8
 
  在一个地方,停留得太久了
 
  我的干旱的,身体,以至于突然躺下去
 
  也能滋润地,流出
 
  它的河流
 
  我得承认,没能最后守住
 
  马坊的土地,是年轻时,云一样挥挥手
 
  就被放走的幸福,能剩下的记忆
 
  多年以后,多么像开在大地上的
 
  花朵,风一吹就落了。只有生命
 
  还在身体里,逼着骨头
 
  向我喊疼
 
  那些河流,那些让我
 
  流干泪水的河流,在没有一个人
 
  像我一样,厮磨它的时候,已经慌乱了
 
  而比重病的人,还要揪心的
 
  呻吟,是我写不出的
 
  悼词,只好由死去的
 
  河流念出
 
  我是带着,对马坊的
 
  所有河流的,追悼,一个人逃离出来的
 
  忧伤是我的本色,没有多少人
 
  能一眼看穿
 
  9
 
  柔软的声音,从屋后传来
 
  不是风的声音,也不是
 
  雨的声音
 
  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一只手
 
  不轻不重地,沿着我,一路风湿的肩膀
 
  跌落下来。我的疼痛感,不会因此
 
  从骨肉里消失,但劳动中
 
  带来的一些苦楚,能被抹去
 
  我不能掩面,我也不能
 
  轻易哭泣
 
  对着这只手,我突然开口
 
  噙着风雨的冷酷,我让自己的双手
 
  再流出一些血。日子的沉闷,需要亢奋
 
  也需要,这样的血祭
 
  回过神来,再听柔软的声音
 
  正从一个人,心疼的
 
  目光里传来
 
  我爱马坊,我也恨马坊
 
  在我糟践我的,那些年月里
 
  我一身的血性,不叫青春
 
  也不叫男人
 
  10
 
  把牛羊赶下山顶
 
  山顶,不再遍体鳞伤
 
  把草木种上山顶
 
  山顶,不再一身饥饿
 
  如果不落下云朵
 
  山顶,从此不叫山顶
 
  11
 
  麦子,在山顶上涌动
 
  人群,在山顶上涌动
 
  一年的好日子,就在今天
 
  而麦子,用一身的纯黄金,换来的祭日
 
  也在今天。不要多想什么了
 
  能回到仓里,能回到胃里
 
  能完整地,走完庄稼的路
 
  心里积攒下,多少水分
 
  就蒸发,多少云朵
 
  面对着,一脸灿烂
 
  挥过来的镰刀,也不要低头
 
  不要有恨,不要对他们,说出心中不满
 
  再饥饿的,庄稼人,也会把最好的
 
  麦子,为土地藏起来
 
  一直等待,来年的风
 
  来年的雨
 
  镰刀,在山顶上涌动
 
  黄金,在山顶上涌动
 
  12
 
  流着血,秋天消失
 
  从马坊,一片狼藉的大地上
 
  也从我,一片散乱的心里
 
  谷子被砍倒了,高粱被砍倒了
 
  这片土地上,那些黑铁
 
  一样站着的人物,也纷纷,倒在阳光下
 
  连同动物的泪水,也像血一样
 
  流出秋天,从来
 
  没有过的悲伤
 
  不是因为遭灾,不是因为绝收
 
  这些属于,末代的庄稼
 
  已经没有了,被改造的机会,赶在村庄
 
  死去之前,它们先死在土地里
 
  没有祭祀,如果一朵云
 
  还能想起什么,就趁早
 
  落在地上
 
  流着血,秋天消失
 
  有谁能,忍着剖腹之痛
 
  收留下,它们的种子

上一篇:我是狼孩 (商子秦) [2017-03-02]

下一篇:面条像裤带 (吕向阳) [2017-0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