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天风抚白莲 (杨闻宇)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西安事变之后,张学良、杨虎城被蒋介石囚禁。毛泽东与杨拯民在延安窑洞里交谈,当他听到杨虎城生于 1893年 11月 26日,比自己年长一个月时,不自禁地“噢”了一声:“也是个属小龙的!”
 
  说到杨虎城,知情人自然会想起他的母亲。
 
  在蒲城县的农村里,孙一莲属于年轻媳妇。她的娘家在三原县东里堡,位于省城西安的东北方向,距古城 40里。渭北平原,乡下女子,怎么会得名“孙一莲”呢?起因是她的母亲信佛,每逢初一、十五,携着小女儿进庙烧香,叩首祈福,看见庙台上的观音娘娘坐在莲花座上,她灵机一动,便给跪在身旁的小女儿取名叫“莲花”。邻里们夸赞:这名儿既水灵、又吉祥。问题是,贫穷的孙家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女儿瘦伶伶的,哪里像一朵花呢?当娘的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便将“莲花”改成了“一莲”。
 
  在那个风云变幻、灾难连踵的年代,身为几乎与文化绝缘的乡村女性,孙一莲却是聪慧过人,“一枝独秀”。她 19岁那年生下虎城, 34岁时,丈夫杨怀福被清政府判处死刑,绞杀于西安;儿子杨虎城 15岁,全靠孙一莲一手拉扯成人。
 
  张、杨二将军 1936年发动“双十二”兵谏, 12月 25日,张学良主动送蒋介石返回南京,蒋介石却是一翻手扣押了张学良。 1937年 2月 1日,蒲城县城中街一声炮响,枪声大作,东北军骑兵师师长檀自新为了个人前程而背叛张、杨,扣留了住在县城里的孙一莲,一是作为人质企图挟制杨虎城,二来向蒋介石暗送秋波,算是表态。在西安城里主持危局、对母亲向来孝顺的杨虎城,处变不惊,调理有度,委托东北军里檀自新的一位朋友冒着生命危险闯入虎穴,历经周折,费尽口舌,终于救出了孙一莲老太太。
 
  三天以后,老太太被送到了三原县的东里堡。进屋之前,自西安匆匆赶来的杨虎城和许多重要将领已经迎候在门外。女仆扶老太太下车,杨虎城赶上一步,深情地叫了一声:“娘!”唤声里带着哭音,眼里汪满了泪水……
 
  老太太像是窝了一肚子火,翻了翻眼,没理儿子,杨虎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周围的人也进退不得,俟立一旁;停了停,虎城抢前和女仆扶老太太进屋,老太太怒容满面,抖动一头银发,数落儿子:
 
  “你们办的啥事?对得起西北的父老兄弟?!亏你还五马长枪,枉打了半辈子仗!——一不做,二不休,既得罪他蒋介石,就不该放他!”她手里的枣木拐杖在砖地上蹾得“笃笃”直响,“你比他张学良大七八岁哩,五谷杂粮白吃啦。你们呀,放蛇入洞,纵虎归山,这是造孽!”老太太一番话,使得每一个在场的人垂下了头……
 
  前几年,孙一莲六十大寿,热衷于在政坛上称兄道弟的蒋介石曾赶到杨府,当着众人的面,为老太太跪拜作揖,还真像一回事哩。而孙一莲这一天在东里堡家门前所说的话,却是石破天惊,字字千钧。
 
  回宁后当即翻脸食言的蒋介石扣押张学良,一下子将张学良囚禁了半个多世纪,创造了中外幽囚史上的一个奇迹。对杨虎城,则是先放洋而后关押。 1943年 9月 3日,忧郁年迈的孙一莲弥留之际,杨虎城与夫人谢葆贞及儿子杨拯中,正被蒋介石囚禁于贵州息烽那不见天日的山洞里。孙一莲老泪纵横,她不知道儿子、儿媳、孙儿被关押在何方,还在不在这个兵连祸接的世界上?
 
  孙一莲辞世之后,又过去几个春秋,杨虎城一家被杀害于重庆歌乐山的中美合作所。杨虎城父子被刺杀倒地时,拯中怀里紧紧搂抱着母亲谢葆贞的骨灰盒。死尸与骨灰盒被一并埋进了门外的花坛里,花坛里重新栽上了鲜花——血色殷红的鲜花。
 
  杨虎城一家,母慈子孝,夫妻恩爱,合家上下的感情是很深挚的。为了挽救水深火热中的中华民族,这户人家经历了常人想象不到的痛苦与磨难,为争取民族的新生立下了足以与日月同辉的功勋。
 
  八十年里,研究西安事变的专著多矣,孙一莲当年所断言的“放蛇入洞,纵虎归山,这是造孽!”却仿佛无人理会。这也难怪,乡村一个老太婆发脾气的话,专家们向来是当作耳旁风的。

上一篇:岁月淌过的巷子 (成诺) [2017-03-08]

下一篇:惊 蛰 (张静) [2017-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