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西部网事>往事如烟

贺龙手枪队队长的平反昭雪之路

编辑:红叶 来源:凤凰历史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31日 查看次数: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核心提示:虽然这一决定迟到了二十一年,总算体现了我党的有错必纠、实事求是的精神,陈昌同志也可含笑九泉了。

2009年7月1日,陈昌与何妨终于团聚在九泉之下(陈龙狮摄)

本文系作者赐稿,原题《陈昌获得平反昭雪我高兴,其中也有我一点点贡献》

一九七六年十月,“文革”结束了,“四人帮”也被打倒后,全国人民皆大欢喜。更迎来“拨乱反正”的好光景,很多被冤屈的老朋友、老战友、老干部、老军人,陆陆续续获得了平反昭雪,陈昌也是其中的一位。

陈昌,也就是前面多次提到的贾希夷,他是大革命时期入党的老党员,在南昌起义时就时任“贺龙手枪队”队长,以后在中央特科直属李克农、徐特立等领导人的直线管理,长期潜伏在敌人心脏里从事秘密情报工作,并屡建奇功。

我的岳母诗伯、我的父亲和我从一九三六年起就与他相识,一同战斗。由于工作特殊,他只能与上级保持单线联系,一旦环境突然变化,马上转移,一时与上级接不上头,就只能独立作战。临解放前,他在渣滓洞白公馆的警卫部队潜伏时,虽然帮助我们打入了敌人内部,做了一些工作,这只是工作关系,但没有正式的组织关系;解放后他自己的党组织关系也没有能够接上,在重庆市公安局作特勤人员,从事侦察工作。在此期间,利用他长期搞情报工作的经验,提供了很多敌特活动的线索。例如:在一九五一年他与有关方面合作,破获了敌人埋伏下来的反革命组织“中国平民党”,把为首分子地下军总指挥邓锦环等176人及匪司令部人员全部逮捕。也是在“三反运动”中,由忙于破案等原因,他经营的掩护茶馆亏了本,有关方面就不由分说地认定他贪污。而事实上公安局给他的办案经费根本就不能维系工作,大部分的钱款还靠他自己想办法搞。这是几十年养成的职业习惯,干革命工作是不需要党中央拨款,一定是自己解决。然而却被所谓的“贪污罪”判处二年半劳改,其实后来听专案组同志讲,这关押就是为了对他进行政治甄别。一九五四年六月,他“刑满释放”了,市公安局不安排工作。他只好写信给他的老上级董必武同志,后经董老给中共重庆市委写信,将他介绍到当时由我主管的局招待所任副所长。“反右”时,他被打成右派,押送到重庆市大洪河水电站劳改。一九六零年一月二十五日,陈昌在工地抬钢轨,因为体力不支,又有高血压,以至于突发脑溢血,不治逝世,享年53岁。陈昌逝世后不久,在董必武、王世英、汤昭武等老同志的关怀下,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西南局组织部、四川省委组织部成立了联合专案组,经过四年多的努力工作,终于在一九六五年十月为他纠正了一九五二年的“错捕错判”、一九五八年错定“极右”的冤案,恢复了陈昌革命干部身份,但党龄只承认到“西安事变”。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陈养山、陈克寒、张黎群等中央领导同志的努力下,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再次为陈昌成立了专案组,终于在一九八一年六月彻底平反昭雪,恢复了陈昌一九二六年参加革命、一九二七年入党的光荣历史,并享受“在骨灰盒上覆盖中国共产党党旗”的最高荣誉(当时中共中央规定覆盖党旗的条件为:一九二七年以前的老党员、省部级以上的高级干部),还专门为他举行了骨灰移葬仪式,骨灰得以放进乐山市烈士陵园,其亲属、子女按红军家属享受其政治待遇。虽然这一决定迟到了二十一年,总算体现了我党的有错必纠、实事求是的精神,陈昌同志也可含笑九泉了。

总结陈昌同志平反结论,让我想起了我一直默默帮助陈昌和遗孀何妨及孩子们,为我的老首长、老战友、老朋友陈昌正名所做的一些些事情。在狮子滩的帮助我好像已经讲过了,不再赘述。当我调到四川省电力局工作后,家就安在成都。陈昌的夫人何妨同志每次来成都,找省电力局和省委组织部申诉、反映问题,或上北京途径成都时,为了省钱一般都借住在我家里。那时候全国人民的生活都相当困难,我家的孩子又多,有五朵金花加一个儿子,但每次都是热情接待,还尽可能的给予一点点钱款备路上之需。因为我在省电力局工作,陈昌又是在电力系统含冤去世的,自然很多事情都要找省市电力局,我便厚着脸皮帮助陈昌的遗孀和孩子们跑上跑下,联系当权派,帮助解决陈昌遗孀和孩子们的困难。总之,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相互帮助。我的女儿林芝在龚嘴发电站上班时,离乐山较近,她也常常获得何妨同志的帮助。有何妨同志在乐山关照女儿的生活我也就放心多了。

上一篇:孙中山何时曾怒称要解散国民党加入共产党 [2017-03-31]

下一篇:是谁在重庆解放关头营救了中美合作所难友? [2017-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