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悠悠夏至 (李荣)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图片来源网络
 
  季节轮回,日子更迭。麦收大忙的喧闹于耳边渐行渐远之时,节气又把我们带到了夏至的门槛。每年的夏至节一如往常,但我思忖良久,倏忽间,竟生出无限遐思,似有别样的情愫在心。
 
  夏至是夏季第四个节气,意即真正炎热的酷暑季已到来。史载,夏至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被确定的一个节气。公元前七世纪,古人采用土圭测日影,据《恪遵宪度抄本》载:“日北至,日长之至,日影短至,故曰夏至。至者,极也。”夏至这天,太阳直射地面的位置到达一年中的最北端,几乎直射北回归线,是北半球各地全年中白昼最长的一天。
 
  强对流天气的生成是夏至到来时的显著标志。在此时节,骄阳似火,地面受热强烈,空气对流加剧,午后或傍晚易出现雷雨天气。这种狂风骤雨的天气来去匆匆,降雨范围小,往往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正应了乡间谚语“白雨隔篱下”之说。
 
  夏至后由于气温升高,日照充足,大田农作物生长速度加快。这一时期农作物需水量较多,此时的降水对田间农事活动影响很大,因此,农谚有“夏至雨水值千金”一说。
 
  回望逝去的年代,夏至前后的雨水常很稀缺。印象中,上世纪 70年代夏至老是干旱少雨。尽管生产队大喇叭里吆喝“天大旱,人大干”,“男女老少齐动员,盆盆罐罐齐上阵”,但陈旧的水利设施面对大片渴望雨露滋润的农田只是杯水车薪。生产队“大锅饭”耕种模式下的土地总以广种薄收作为对种田人的回报,那时常听到的口号是“以秋补夏”。夏粮歉收了,用秋粮来补,秋粮就是高粱和玉米,它们属须根植物,根系发达易吸收水分,而且可移栽,所以当时乡村干部号召群众大栽高粱玉米,以解决缺粮户来年的“春荒”之困。
 
  挥镰割麦的时代已远去,弯腰弓背挥汗如雨的麦收场景永远留在先辈农人的记忆中。如今夏至节的当口,田野中收割机的轰鸣声已远去,只留下齐整整的麦茬犹如士兵一般列阵守护着它赖以生存的那片沃土。麦子已入囤,农人的活路又转向夏田管理——务秋了。这时早播的玉米高粱等秋作物已长到了尺把高,秋田间苗、松土保墒、除草作务是当务之急。麦收前栽种的辣椒苗没有了麦田的遮挡,正沐浴着夏日的骄阳和早晨雨露的滋润,显露出一行行茁壮成长的苗条腰肢,等待着农人用勤劳的双手去施肥灌水,秋后好给辛劳的农人一个满意的回报。
 
  夏至时节,我国大部分地区都有吃夏至面的习俗。清人潘荣陛在《帝京岁时纪胜》中写道:“是日,家家俱食冷淘面,即俗说过水面是也……谚云‘冬至饺子夏至面’。”天文学家称,夏至是太阳的转折点,这天过后太阳将走“回头路”,阳光直射点开始向南移动,北半球白昼时间将会逐日缩短,正与谚语“冬至过后天渐长,夏至过后天渐短”相吻合。
 
  据说不同地方的夏至面还有不同吃法。关中人喜吃面食,吃夏至面的讲究虽不如冬至饺子那么火热地挂在嘴边,但家常面食之中自然包含着夏至面的滋味。
 
  夏是火热的夏,夏是激情的夏。夏至是火热的伊始,激情是我们面对生活应当具备的一种态度。夏至迈着稳健的步子款款而来,日子的小河汩汩流淌,将伴随我们度过这激情燃烧的岁月。准备好了吗?像小河一样执着,一路向前,永不停歇,一如既往;像河水那般清澈,透明见底,心底亮堂,包蕴宽广。播下辛勤的种子吧!迎接阳光雨水的沐浴,像农人一样等待着秋后丰硕的果实。

上一篇:麦秆蚂蚱笼 (马宝学) [2017-06-22]

下一篇:我家住在刘家湾 (崔妍) [2017-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