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扶风周家垚逸事 (董建敏)

编辑:红叶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历史悠久的周原大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数百个村庄,扶风县法门镇建和村便是其中一个古老的村子。据考证,建和村在东汉末年( 196年)曾筑有城堡,以汉献帝年号“建安”取名建安堡;到了唐文宗太和年间( 827年),又以年号中的“和”字代替了村名中的“安”字,更名建和村;后因这里地处白龙疆潭与云岭鳌山之间,晨光烟雾,形似小河,曾有“建河”之称,至清代取“和为贵”之意,定名建和村。
 
  历史    “官道”旁的周家垚
 
  建和村有个自然村叫周家垚,位于法(门寺)乾(县)公路旁边,正对着千古名刹法门寺。与法乾公路相距 500米处,历史上著名的“丝绸之路”自东向西由此穿过,当地人称之为“官道”。解放战争时期著名的“西府出击”战,就曾在这里打响,当时彭德怀还曾在附近指挥过战斗。这里的“官道”从召公镇、花马村到周家垚,再经过法门寺一直向西而去,历史上一直是商旅往来、文化传播的交通要道。如今,“官道”已经湮没于历史的风烟之中,或开垦为农田,或为民居所代替;但“官道”的称谓却流传下来,融入了当地人浓浓的乡愁之中。
 
  周家垚的历史始于清代中叶。年届古稀的周浩是周家垚人,说起这里的历史如数家珍,他介绍说,据《扶风县志·地理志》记载,清乾隆元年( 1736年)周姓族人从韩城迁来此地,始名周家垚,并沿用至今。当年周家是官宦人家,在清末还出了一位举人,叫周志忠(周浩的曾祖父),是在甘肃徽县中举的,这在村内寺庙的碑文中曾有记载。当时周姓已经繁衍至近二百人,在这个地势较低的地方聚族而居,渐成望族。 1887年,孙姓人从扶风南阳迁来此地;到了 1950年,郑姓人从附近的墩底村迁来这里;1975年,又有赵姓人迁来村中。
 
  如今的周家垚民风淳朴,村民和睦相处、守望相助,过着恬静的田园生活。一排排整齐的农家小院,展示着新农村的建设成果;房前屋后栽植的核桃树、柿子树已青果盈枝,门前花坛内的向日葵、格桑花开得正艳。漫步于村街上,听着村民们热情的招呼声、和气的说话声,再看看各家大门门匾中常见的“勤”“和”等字,顿感这里颇有周礼遗风。
 
  传说特殊地形有故事很久以前,周家垚位于一个四周为崖、中间低洼的凹地里,周围都是窑洞,窑洞前有一眼水井,还有池塘,滋润着一片菜园和农田;周围畜圈环布、屋舍俨然,还有“老婆顶石头”和“夕阳晚照”等美丽景色,可谓是一方幽雅静谧的居所。
 
  关于这里的地形,还有一个神话传说。相传在周家垚北边的乔山,有一天玉皇大帝邀请王母娘娘前来观看“群山起舞”的奇景,要把群山迁到东海,可是山神们都舍不得离开这片肥沃的土地,不愿意搬迁。玉皇大帝大为震怒,便派遣天兵天将强令群山飞迁。这时乔山神见老百姓都在恋恋不舍地跪拜哭泣,又见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正在饮酒作乐、观赏群山飞舞,就和天兵天将对打起来。乔山神力大无穷,一脚就把一个天将踹出去,这个天将从空而落,砸出一个大坑,就形成了周家垚这里的地形。后来,陆续有人来此居住,渐成村落。在上世纪 60年代,周家垚的村民陆续搬迁到平地,周家垚原址就成了遗址。随着历史变迁和农田改造,如今的周家垚旧貌换新颜,已经很难看出过去大坑形状的凹地了。传说终归是传说,不足为信,但却反映了当地人对故土的深挚浓烈的热爱和眷恋之情。
 
  人文    手艺耕读皆学问周家垚地处渭北台塬区,村子周围的黄土很厚,黏性很好,适宜烧陶制瓦,村内历来也出了不少手艺人。周浩的祖父就擅长捏屋脊兽,名扬一方,其捏制的“五脊六兽”很受周边群众喜爱。此外,这里生产的砖瓦结实耐用,制作的瓦罐散发着泥土的气息,成为农人经济实惠的生活日用品;据说用瓦罐来蒸馍,馍不湿皮,熬的稀饭也很黏糊。据村民周向东说,周家垚至今还保留着一套制泥成坯的模具,望着模具就能想象出当年泥瓦匠制泥坯的情景:和泥成坯,然后放入转动的模具中,很快就呈现出圆盘形状;再经过手工打磨、装窑、烧窑,之后封闭窑顶,慢火焙烧,使陶器渗炭变黑;出窑后的陶器色泽光亮,胎薄质硬,敲打时声音清脆悦耳……
 
  地处周原沃土的周家垚,延续着几千年来的农耕文明。扶风是传统的农业大县,也是产粮大县,周家垚也不例外。上世纪 80年代,村民们又开始栽植“串串红”秦椒;到了上世纪90年代又栽植苹果、葡萄等经济作物,这里还成了扶风县著名的红薯苗繁育基地;如今,村民们种苹果、务西瓜的居多,“绵绵瓜瓞”,可能也是当地人的美好愿望吧。仲夏时节,果农们还顶着烈日在果园中忙活,浇水、施肥,希冀自己的劳动能换来好的收成。每年秋季,色泽红艳的大苹果香飘四方,为村民们带来了可观的收入。这里的人也都很务实踏实,干一行钻一行,侍弄庄稼的不少,舞文弄墨的也有,要干就要干出个样来,陕西省著名青年作家周炜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或许,这也是“耕读传家”的传统和周氏先祖文脉的承继吧。
 
  距周家垚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周原博物馆,馆内收藏有周原遗址出土的万余件珍贵文物,包括具有重要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的青铜器折觥、墙盘等,都在展示着“赫赫宗周”的辉煌文明。其中还有不少陶罐、瓦片等文物,都是周原故土上先民们生产生息的见证。再看看周家垚的瓦罐,不也是用这里的黄土烧制的吗?几千年的文明就这样一脉相承,几千年的文化就这样积淀斯地,为周原大地,也为今天如周家垚一样的许许多多的普通村庄着色、添彩,让其重焕新姿,也让这里的人们薪火相继,续写新的历史篇章。

上一篇:我家住在刘家湾 (崔妍) [2017-06-23]

下一篇:一位抗战老兵的遗嘱 (杨海军) [2017-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