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老爸的集市 (韩小英)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今天又逢老家赶集的日子,想起老爸身体好的时候,把自行车骑得滴溜转,妈想去哪,他就飞身上车送到哪。跟一趟集,妈要的针头线脑、瓜果时蔬、日常家用,他不到半天时间,全部采买回来。经常是妈刚把饭做好,爸就把车子骑到了房门口。饭后,抽一袋旱烟,美美地睡个午觉,勤快的总也闲不住的老爸就开始给自己找活干了。
 
  那些年,我家麦子、油菜、蔬菜都是村里长势最好的,通往家的那条路总是修得平整光洁。农闲时节,爸总是提着一把铁锨修路,这儿铲铲,那儿垫垫,抽着旱烟,见公路上汽车驶过就停下来张望,看是不是我们几个子女回来了。爸不仅是种庄稼的好手,前些年还是村里的会计,打一手好算盘,毛笔字写得也是顶呱呱,每年春节来我家写对联的都要排队呢。
 
  每次回老家,爸总是乐呵呵的,把儿孙跟前撵后,不停地给我们拿出各种美味。那种纯净的带着内心光亮的笑容,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他穿着白色的汗衫,手上甚至还沾着泥巴,但他的笑容是欢喜的,发自内心的。
 
  近几年回老家,爸经常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边,脸上再也看不见那种闪着亮光的笑容。爸老了,脑梗使他的神志不是很清醒;爸掌心的老茧越来越厚实;爸走路的步子越来越迟缓;爸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稀少。有几次,我发现以往总是乐呵呵跟着儿孙忙前忙后的老爸,竟然一个人悄悄地坐在隔壁房间,满怀心事。看到我时,他居然像受到了惊吓似的,有些呆滞的眼神里深藏着焦灼和慌乱。我知道,爸在竭力掩饰自己的病痛,当他无力再参与儿孙的欢宴时,他只好选择默默地躲避。
 
  记得那年给爸妈做寿材,交木那天,我们在县城酒店待客,亲戚朋友都来了。舅舅问爸打棺材的费用,爸一会说五千八,一会说三千二,反正问一遍是一个数字。哥哥说,你看,爸已经糊涂了,当了一辈子会计连这都记不住了。我看到老爸佝偻着背、神情恍惚、眼神呆滞,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奔到酒店门口,站在台阶上,面向墙壁狠狠地释放了泪水和无法言说的难过。
 
  有次和妈聊天,妈说,咱村上没商店、没药店,想买个啥很不方便。有次,你爸头疼病又犯了,下雨天路滑,买药得走几里路到邻村去,把人急得没办法。哥哥说,这情况,爸妈还敢在老家住么?爸已经半痴呆了,妈一个人,有急事连个人都叫不到。还是住市里,要是病了,咱兄妹都离得近,照顾起来也方便。
 
  爸妈不能再住老家了!但是,他们不在家,家还是家吗?!本来我还计划把老家的房屋重新装修一下,让爸妈再好好享受几年,每年暑假我就能带孩子们回老家度假,陪爸妈住一段时间。可现在,爸妈不能在老家住了,回去装修老屋还有啥意义!
 
  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前些年,父母年富力强时,我们兄妹正在城市打拼,那时没有多余的闲钱重建装修老屋,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回去休闲度假。现在,当我们在城里站稳脚跟,略有积蓄,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投入,并且有闲暇时间度假时,父母却老了,老得那么令人无可奈何。
 
  现在,偶尔回老家,却发现村口的那条小路荒草丛生,转弯处已经塌陷,车开不进去,我只好把车停在公路边,大包小包一件件蚂蚁搬家似的往回搬东西。年迈体弱的老爸,再也不能给我们修路了,再也不能赶集给老妈采购了。故乡的集市上再也见不到老爸的身影了,好想好想再陪老爸赶几趟家乡的集市啊!

上一篇:城市之门 (查一路) [2017-09-15]

下一篇:一叶在手 (王军贤) [2017-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