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杂文荟萃

凌云健笔意纵横---方舟散文刍议 (成宗田)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作家胡云林,笔名方舟,高级记者,一位儒雅、沉稳、真诚的长者。五个儿女,像五朵春花,围着一树老梅绽放,还有一位风雨同舟的胞弟胡云朝,不时过来,仿苏轼、苏辙兄弟“对床夜语”,高谈阔论一番,其开心的程度,让人赞叹,让人羡慕不已。
 
  更令人赞叹的是,他五年来连续推出三部大作:《故乡的剌玫花》、《那一抹虹霓》、《寨里村往事》。我每拿到一部作品,都如饥似渴地连夜读起来,越读越爱读,读着读着,想起了杜甫的《论诗六绝句》,其中一首写道:
 
  “庾信文章老更成,凌云健笔意纵横”,用这两句诗来概括胡云林先生的创作,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一是说他宝刀不老,越写越能写;二是说他到老年文章写得越来越好。
 
  一
 
  庾信是我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南朝梁代的一位诗人,出使北朝时,因才华出众而被北朝的皇帝扣留下来,接着梁也灭亡了,他只有留下来,于是有了家国情怀,有了对故乡的思念,写的诗自然更好、更有真情实感。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上的讲话中,引用了庾信的两句诗:“落其实者思其树,饮其流者怀其源。”来说明作家只有扎根脚下的这片土地,文艺才能“接住地气,增加底气,灌注生气。”胡云林深谙其中的道理,所以他的文章写得越来越好:文章立意高远厚重,健笔一支,洋洋洒洒,笔触所到之处,美文如诗,美文如画,意境优美,形象生动,感人至深。
 
  《故乡的剌玫花》,堪称散文之精品。作者首先极写故乡剌玫花之美,以沟沟坎坎全是美丽的剌玫花为背景,依次写了三个女人都十分喜爱剌玫花的故事:一是母亲,她在儿子的肚兜上、女儿的鞋上,都绣上了剌玫花。日本鬼子进村抢粮,他从后门逃出,在剌玫花丛中躲过这一劫。二是随解放军进村的美术系毕业的女大学生,她对剌玫花喜爱地不得了,整天画剌玫花,走的时候,还带走一株。三是解放后家族里娶了一位漂亮的嫂子,外号“剌玫花精”。全文色彩明丽,人物形象突出生动,语言极富感染力。
 
  《穿透时空的记忆》等三篇美文堪称姐妹篇,把一段“发乎情止乎礼仪”的经历,写得很美,“轻轻一吻”成就了守望一世的爱情,却没有越轨,读了之后令人唏嘘不已,真像一壶老酒,愈陈愈香。这也是六十年代青年普遍的、对待爱情的态度。真、善、美,当然也少不了一个傻字,然而这种“意恋”也傻得可爱,傻得令人肃然起敬,真乃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真乃仁人君子也!
 
  二
 
  在我们这一辈文人中,对文章所形成的许多信条之中,非常重视“文以意为先”的原则。因为曹丕在《典论论文》中说过:“盖文章乃经国之大业,不朽之胜事。”靠的是什么?是文章的意思,即思想意义,中心思想。这是文章的灵魂、核心,也是文章之所以立之于世的社会审美价值。而艺术审美价值则是为其服务的,因为没有艺术,文章的思想内容得不到充分的表达;没有文采也就引不起读者的注意,再好的思想内容也只能成为枯燥无味的说教。
 
  胡云林先生1961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后从事新闻工作多年,学识渊博,积累雄厚,笔力雄健,所以我觉得他的散文有三大特点:首先是材料丰富,选取精当。所表现的人、事、物,都具有很强的典型性、传奇性,生动性、趣味性。由于先天充实、丰满,具备了以意取胜的条件,因而成文之后,天生一股丰润美。其次是精心构思,技巧性强。他在处理材料时,托物起兴,以物喻人,然后一边写物,一边写人,物与人相互映衬,虚虚实实,相辅相成;笔锋运转,左右捭阖,跌宕起伏。所以笔下的人物,虽非传奇英雄,却大起大落,栩栩如生,让人赞叹不已。三是语言极富表现力,既追求生动形象,又追求哲理,或者通过暗示、比喻、关联,来表达一种深邃的思想。让我们共同欣赏下面的美文来了解吧。
 
  《那一尊雕像》是母亲留给“我”永远的记忆,作者通过回忆,叙写了自己成长、上学的艰辛历程,母亲谆谆教导他说:“娘这一辈子一个字不识,该着穷一辈子,苦一辈子,你是娘的盼望,你要好好读书,明天过上好日子啊!”这也是我们的母亲,我们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们,对子女孙儿的共同意愿,不求孩子升官发财,只求孩子过上好日子。他母亲的肺腑之言,在笔者心中也引起强烈的共鸣。我是家里的长子长孙,也是奶奶的心肝宝贝,我上初中之后,已远离家乡,两三周才回家一次,每到周六下午,我的奶奶就坐在我们村城门口麦场的碌碡上等我,我知道后非常吃惊,非常感动,也成为我无法偿还的债,奶奶也是我心中的一尊雕像。。
 
  胡云林先生写母亲的几篇文章,很富有感染力。却又不局限于母爱,而是把这种纯真的母爱扩而大之。在《那一抹虹霓》一文中,作者以60多年前抄的一首诗写起,引发回忆和联想:那一首诗中,有一个“站在云端上的我”,“我”在徐徐前进,谁给了“我”力量?是水滴和日光形成的虹霓。然后以这个意境、这个画面来比喻自己的人生:作者感到自己这一生中所走过的路,尽管有曲折坎坷,艰难困苦,但总起来是徐徐前行的,从小学到中学、大学、工作,每一个关隘虽然迷雾重重,都能化险为夷,依赖的是什么?是父母之爱、是师长、是同事、是亲朋的关爱。用水滴、日光、虹霓,比喻父母、师长,同事,亲朋。文章到此,将并行的、一虚一实两条线索契合,它们都是帮助我成长的保护伞,力量的来源,整个物质的、精神的保证。从而把父母之爱,尽情拓展开来,最后推出感恩的主题,并用卢梭的名言使主题深化:“没有感恩就没有真正的美德”。
 
  这篇文章写得不紧不慢,娓娓道来,显得轻松自然,舒卷自如,具有很强的社会审美价值和艺术审美价值!其实他的许多文章都是这样,立意高远,境界雄阔,描写自然,行文层次分明,有条不紊。
 
  胡先生的散文所能欣赏的亮点,所能挖掘出的财富、所能得到的启示确实是多方面的。比如在这篇文章中,很值得强调的是意境非常美。意境是什么?是由意象、景物、情感所构成的现实生活的画面,可以说意境美是散文美的最高境界。在这篇文章中有一虚一实两个画面,一是所引诗中的画面,一是“我”的人生画面,两个画面互相映衬,最后合并,全景式地展示出人世间大爱的力量。,
 
  《妻子墓碑前的太阳花》,荣获中华散文网特等奖,我读了之后,不禁拍案叫绝,那真是一篇充满哲理美,意境美,人情美的好文章。
 
  三
 
  胡云林先生是河南开封人,在陕西上学工作六十年,至今乡音未改,乡愁未失,对故乡那一缕感情真让人感动!当然他也很爱陕西,这从他的文章里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职业,使他走遍了陕西的城镇乡村,高山流水,他笔下的宝鸡、渭水、扶风的七星河是那样的美。到了老年,好像出于一种责任感,要把老家的往事记下来,把乡愁留下来。于是仅用半年时间,就写出了《寨里村往事》。
 
  《寨里村往事》,是一部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都很高的奇文。作品真实地描写了河南开封附近的一个村子,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后,社会各阶层的生活状况:官、兵、匪勾结起来,沆瀣一气,欺压百姓,侮辱妇女,横行乡里,把整个社会推向最黑暗的境地,好像一座人间地狱,而广大农民则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有其深刻的社会认识价值。也向人们揭示了毛主席、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革命战争,赶走日寇,推翻蒋家王朝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像过去的史传高手一样,用文学描写的手法,弥补了史料的枯燥与直白,因而使作品不但真实,画面感强,还具有生动形象等诸多特点,如成功的人物描写。作品中许多人物的经历,都富于传奇色彩,个性鲜明,有立体感,显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如恶贯满盈的国民党乡长傅银昌,饱受各种躏辱、痛不欲生的青年妇女佟香翠,揭竿而起的曹十一、肖碧燕,力大无穷、娶了两个老婆的长工傅海松。因为文学是写人的,人又是社会关系的综合,所以人物描写非常成功的话,就会使作品不但具有很强的文学色彩,也使作品有了高度、有了深度、有了力度。
 
  如果能展开充分描写的话,一定会使作品面目为之一新,成为史诗式的鸿幅巨制之作。
 
  祝胡老兄宝刀不老,笔耕不辍。

上一篇:怀念“阿郎故事” [2017-02-20]

下一篇:悲催田螺(胡云林) [2017-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