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腊八粥 故乡情 (李敏)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时间过得真快,倏忽就到了腊月。一进入腊月,就迎来腊八节。
 
  在故乡扶风,“过腊八”是要喝腊八粥的。腊八粥是用豌豆、黄豆、红小豆、绿豆、花生等五谷杂粮混合在一起熬煮的粥饭,有时为了增加一些甜度,可以加点红芋进去,吃起来又香又甜。“过腊八”喝“腊八粥”的风俗,由来已久。古时的“腊”是祭祀的意思,远在上古时期,我国就有祭祀的习惯。这种祭祀,表达了古代人一种朴素的、善良的心理活动,意思是说:一年到头了,能得到丰衣足食,该感谢神灵。后来,人们就选择腊月初八这一天,煮上一锅“腊八粥”,借以祭奠神灵,庆祝丰收,预祝来年的更大丰收,这就形成了腊八节吃腊八粥的风俗。
 
  记得童年在故乡时,每年腊八前后,总会下几场大雪,天气非常寒冷,屋外滴水成冰,到处是一幅瑞雪兆丰年的景象。腊八这天,母亲起个大早,把家里的红豆、红枣、小米、大米等五谷杂粮用瓢从瓮里舀出来,淘好后放在大锅里,加入适量水以后,便点燃锅底的柴火。她一边拉着风箱,一边拿着粥勺在锅底来回搅动,伴随着“吧嗒、吧嗒”的声响。当红红的火苗热情地舔着锅底的时候,锅里的粥便开心了起来,红色绿色黄色的豆子们嬉戏着、翻滚着,香气在它们的嬉戏和翻滚中四散开来,溢满了整个屋子。闻到香味的我和妹妹急忙穿好衣服,跑进厨房,不顾烟熏火燎围住母亲,睁大眼睛看着热气腾腾的锅灶,不时用舌头舔舔嘴唇。当时那种望眼欲穿的心情至今仍在眼前回荡……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在我们眼中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在大家的期盼中,腊八粥终于熬好出锅了。
 
  这时,我便忙着端起香喷喷的腊八粥,“哧溜哧溜”地吃起来,不去理会热粥烫嘴,不一会儿一碗腊八粥就进了肚。每当这时,母亲都会说:“慢点吃,别烫着了,锅里还有呢!”围坐在热炕上,吃着香甜可口热热乎乎的腊八粥,那份快乐、那份天真、那份惬意,真是溢于言表。
 
  弹指一挥间,我已离开家乡二十多年。虽说工作的地方距离故乡一百来公里,但由于平日工作繁忙,已多年不曾在腊八节时回家吃母亲做的腊八粥了。如今,人们的生活好了,五谷杂粮估计要比儿时吃的还要好,可每每吃起来总觉得没有那时的香甜。或许是那种趣味和快乐让我最值得留恋。
 
  离家在外的我,只要记起这浓浓的腊八粥的味道,就不由得想到了故乡。过了腊八就是年,在人们期盼过年的日子里,腊八粥的甜香,在纯朴的乡亲们心里,在淳厚的乡风里,渐渐弥漫开来……

上一篇:母亲的腊八粥 (关红利) [2018-01-24]

下一篇:过年 (红柯) [2018-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