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杂文荟萃

他用人类生命的火焰照亮了西域——有感于红柯去世(贾敏)

编辑:王亚恒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2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骑手西去。刚刚看到红柯去世的消息,心里沉沉的。因为曾经与其有过几次交流,所以感到特别揪心。天妒英才,又一位灵魂诗人、西域的歌者的生命被病魔压碎.....文学陕军又失一名大将。

  认识他、采写他,缘于他的《西去的骑手》。他大我一岁,他在丝路奔走了三十多年,而我也在新闻行当里做了三十多年,算是同龄人。读他的作品,特别是天山系列,你会从中感受到男人该有的气势;字里行间所体现出来的那种彪悍的民风,让你久久回味....一直很欣赏红柯作品中肆溢的特别男人的气质,哥萨克一样自由的灵魂,风一样的骏马,火一样的西北汉子,他说宝鸡的骄傲。他曾对我说,生命凝固在坚硬的骨头,不是历史,却更鲜活。年前,他的《太阳深处的火焰》金榜题名,我还送去祝愿,谁知大年未尽,却成永别。采访平凹时,我记得他说过:时代复杂是作家之幸,也是不幸。

  我在臆想,为什么陕西作家命运如此多舛?路遥、陈忠实等。我喜欢红柯那种神性与诗意间的叙事,他用人类生命的火焰照亮了西域,却过早地燃尽了自己。这是不是作家的一种宿命?瑾以此文纪念红柯,愿他一路走好!

        

上一篇:话说年俗——请灵(宝鸡 齐国华) [2018-02-21]

下一篇:感悟光阴 [2018-0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