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听听,那春天 (江远村)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12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呼呼呼,一阵风。从东南方向吹来,轻轻地拂过山冈、沟口,漫过原野,掠过河面,掠过土丘,掠过摇曳的麦叶,掠过树梢,掠过村庄的天空。风儿吹拂,托起孩子们手中的风筝,在天空打起响亮的呼哨。在不经意间,春天的门扉被轻轻推开。
 
  种子经过冬天的休整,逐渐恢复活力,“啪”的一声,裂开一个缝隙,从中钻出细细的尖,向上伸展。解冻的泥土蓬松酥软,数不清的小草连拱带掀,泥皮“哗啦啦”开裂,土坷垃“沙沙”翻滚,地面上冒出嫩嫩黄黄绿绿的茎叶,惬意地舞动,调皮地嬉戏,漾起层层涟漪,好似一泓碧青的波涛。
 
  麦苗返青,田间地头,河岸沟坎,“刷啦啦”冒出麦花萍、灰灰菜、马齿苋、荠荠菜、野韭菜、野葱等野菜。河岸柳林含烟,纤细的枝条油光发亮,绽出无数绿色的嫩芽,“呼啦啦”在天空中荡漾。一幅北国的春画卷正徐徐展开,透出久违的清韵、旷达与飘逸,还有无尽的淡雅与从容。
 
  杨树、榆树、槐树都像刚睡醒似的,响起来,晃起来,伸懒腰,动弹胳膊腿,发岀“咯咯吱吱”的声音。那是他们浑身关节在动的声音。低矮的灌木丛也醒来了,好像长胖了,枝头“噗”地冒出几个没有完全打开的小叶苞,看起来嫩生生、水灵灵。
 
  百鸟婉转鸣唱。斑鸠用  《诗经》  的声调站在高处“咕咕”地叫;成群结队的麻雀,在树梢忽聚忽散、蹦蹦跳跳,阵阵“叽叽喳喳”声令人悠然,韵味无穷;还有那蜡嘴、喜鹊等吉祥鸟,一仰一唱,一唱一仰,像是有唱不完的欢乐情。而百鸟之中最擅长高歌的白头翁,总是用那华丽悠扬的叫声,提醒人们,“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一阵雨,听着似“滴答、淅淅、沥沥”,轻轻敲打青砖、黛瓦,院墙、泥土,沁人心扉,也滋润了原野。雨水聚成小溪,奏出和弦,潺潺鸣响,欢快流淌。
 
  迎春花开了,被风吹动,发出“哗哗”的声响。一簇簇、一丛丛花儿摇晃,金黄色的花朵像一张张灿烂的笑脸,花蕊随风抖动,向四周散着淡淡的花香。
 
  听听,那春天,是生命自由舒展的胎音,是“怦怦”的心跳和铿锵的脉动。仿佛一个羞涩的女孩,正在走入花样年华,摆动罗裙,深情款款,魅力无限。听听,那春天,走进了大自然每个角落,也走进了我的心间。听听,那春天,丰富多彩,饱含激情,充满温暖,绽放美丽,孕育希望,也诠释着世间最美妙动听的乐章。

上一篇:春 雨 (文锁勤) [2018-03-12]

下一篇:大槐树的欢笑 (李秉文)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