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金花”哪比“铁花”好(宝鸡机车检修厂 曾燕萍)

编辑:王亚恒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三十九年前的一个阳春三月,我出生于一户姓曾的人家,因为我的降临,很荣幸的凑成了一个“四朵金花”的组合。据说当时在母亲怀里吃饱喝足的我刚睁开眼睛望着愁眉苦脸一心想要男孩的父亲和三位如花似玉的姐姐时,情不自禁的就咧嘴笑开了。我这一笑算是彻底激怒了父亲,直接把我从母亲怀里抢过来扔在床上,嘟囔道:“又是个女孩,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以后上铁路能干点啥?”唉!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人家初来乍到笑脸相迎,怎么就先跟铁路较上劲了。
         很感谢当年国家及时的出台了计划生育政策,刹住了父亲一心求儿子的念头,也成就了“四朵金花”这个组合。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父亲坚持读完初中,曾做过教师,平日里喜欢看书看报,也算是有点文化思想开明之人,却为何有着重男轻女思想?随着我的慢慢长大和对父亲的了解,我也逐渐理解了父亲想要儿子的想法。出生于三十年代末的父亲是个对铁路有着深厚感情的人,从父亲的爷爷那一辈起,曾家就跟铁路结下了不解之缘。甲午中日战争后,清政府准备修筑自己的第一条铁路,为修铁路大范围招工,可惜当时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文盲,急需有文化的管理人才。父亲的爷爷曾念过七年私塾,受人举荐报名参与京汉铁路修建。1906年4月1日,京汉铁路全线通车,打破了仅依赖于水道与驿道的传统交通网络格局,开启了晚清大规模筑路之先河,标志着清末开始系统的修建铁路,拉开中国铁路建设发展的大幕。京汉铁路其修建之困难和不易在历史资料中都有记载,应该说是难以想象的艰辛。据说通车那天,参与修建的祖爷爷是涕泪长流,哽咽不止……在祖爷爷的影响下,曾家人对铁路始终有着无法割舍的情怀。当年铁路招工,父亲毅然辞去轻松的教师岗位,到工务段修铁轨。面对又苦又累又枯燥的工作,父亲却是激情百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家里有个带锁的柜子里装了满满一抽屉的荣誉证书和奖章,从站段到局级到省级,用现在的流行词汇就叫做拿奖拿到手软。都是父亲多年工作以来获得的各项荣誉和成就。在铁路起早贪黑工作的父亲很清楚铁路工作的辛苦,特别在那个年代,设备、工装、技术的落后,更多的工作都需要人力来完成,五大三粗的汉子干起活来都吃力,更别提女人了。用父亲的话说:“曾家祖祖辈辈都是修铁路的,现在养了你们一群女娃,出不了力,以后谁来接班修铁路?”
  正所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人算不如己算,父亲到底是算错了。也不知是曾家祖先冥冥天意还是四姐妹暗地较劲,四朵金花先后都进了铁路,分布在铁路的机务、车务、车辆系统。有修车辆的、修车头的,还有在高铁车站服务旅客的。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四朵铁花”。一辈子只跟铁轨打交道的父亲,大概没想到,这四个丫头一不留神就走进了铁路的行行业业,不仅没断了曾家的铁路血脉,还干的十分带劲,荣誉证书更是没少往家拿。逢年过节聚会时,从四姐妹嘴里传达出来的各类铁路发展信息听的老父亲是应接不暇,难以置信,同时也胆颤心惊。嘴里反复唠叨着:“现在火车都能跑到每小时300公里了,那还不跟飞样的,你们这修车的可得把心操到,这心要往死里操啊,可不敢出一点问题;还有你这高铁车站的,车速这么快,可得把站台上等车的人看住看牢啊,不敢一疏忽让人靠近铁轨啊……”
        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四姐妹是聚少离多。就算是每年的春节大年三十举家团圆的日子,也很难聚齐。特别是在窗口单位工作的大姐,每逢春运都是忙的昏天黑地,面对每天数以万计的旅客,对着旅客们操着南腔北调方言的提问进行耐心的解释,一天下来早已是筋疲力尽,晕头转向,嗓子嘶哑。常常累的是下班一回到休息室就累的睡着,连回家的力气都没了。在连续第三个没法跟家人团聚的春节,大姐的心思开始动摇了。她有个很要好的闺蜜生意做的不错,看着大姐工作如此辛苦还赚不到多少钱,便一直劝大姐跟自己一起做生意,承诺绝对比上班赚的多,时间还自由。在她的劝说下,大姐决定试试,准备先找借口向单位请一段时间假,跟着闺蜜跑跑生意场。就在大姐踌躇满志,跃跃欲试时,从二姐口中得到消息的老父亲,连夜就赶到大姐家里,对着大姐就是一顿狂训,大致内容就是:曾家祖祖辈辈都是靠铁路赏口饭吃,从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踏踏实实,心安理得。靠铁路养着,就要安心为铁路干活,把心思全放到工作上面;要嫌铁路不好,嫌工作累,嫌钱少,就彻底辞职,腾地方让给别人,别祸害铁路……据大姐后来回忆说,听着父亲的训斥,她内心里反复就出现一个想法:铁路是他亲爹,他是我后爹。话虽如此,可当时父亲这一阵训斥也算是及时雨,彻底打消了大姐想要下海狗刨一下的想法,只弱弱的回了句:“那还不是因为我都三年没能在家陪你们吃团圆饭了。”“从今年开始,你哪天有空咱就哪天吃团圆饭。”父亲撂下这句话,从此,我们家的春节团圆饭就不再是大年三十了,临近过年前一个月,哪天能聚在一起了哪天就是团圆饭了。
        父亲虽然严厉,嘴上也经常训斥着我们,可在他心里对我们却是满意和肯定的。尽管四个丫头都没有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成绩,也没有在单位里出人头地,都是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的一天天重复做着平凡的事情,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我们的人生路,可是我们每每说起自己的工作却又都是那么的自豪,就好像每当回家邻居们笑着称呼我们为“四朵金花”时,父亲总是会很认真又很自豪的纠正:“不是金花是铁花,这金花哪比铁花好啊!”

上一篇:古弓鱼公园颂 (于梦黎) [2018-04-24]

下一篇:饰不闲 [2018-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