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文化教育>影视文化

现实题材那么多,《我不是药神》凭什么让人泪流满面

编辑:高志军 来源:澎湃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不是药神》剧照

一部事先并未卖力宣传的国产电影在正式公映前,靠着分时段超前点映场,已经收入超过1.2亿元票房,更获得了一向标准严苛的豆瓣网友9.0的打分,把时钟拨回一周前,有几人能信?《我不是药神》(以下简称《药神》)的无预警爆红,创造了一个不小的神话。据说,上一部获得相同评分的华语电影,还是《无间道》。

《药神》凭什么红?在舆论场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现实主义。论剧情,和众多大片相比,《药神》算不上跌宕起伏、高潮迭出,甚至有些简单。但这部电影胜出在,足够贴近普通人,尤其是癌症患者及家庭的生活,直戳这一群体隐秘心酸的痛点,能够引起银幕前广大观众的感情共鸣。它的走红,也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 

可是且慢,关注人民群众的现实生活,不该是文艺工作者的本分吗?也许,正是因为这项本职工作被遗忘得太久,才使终于干了正事的《药神》封了神。 

如今,电影获得高票房的两大利器路人皆知:流量明星和狗血剧情。小花旦、小鲜肉,只需在镜头前摆几张面瘫脸,就能换来无数粉丝的疯狂尖叫,乖乖献上钱包。玄幻、修仙、玛丽苏、霸道总裁,总有那么几部电影会让观众怀疑人生,不知自己身处何种世界。所谓物以稀为贵,《药神》的成功,首先离不开同行衬托。 

不过,仅用“现实主义”来解释《药神》的成功,未免太过简单粗暴。并不是每一部关注现实的文艺作品,都能成为佳作。应该看到,《药神》塑造出了生动的人物形象,为观众带来了细腻的情感细节,用这些要素丰富了电影的血肉。 

电影主人公程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人物,从前期的利益至上到后期的侠义助人,转变过程虽有些生硬,但大体上真实可信,令观众倍感亲切。主人公原型陆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电影将其刻画为对抗法律的个人英雄令其感到不满。其实,这或许是电影创作者精心设计的戏剧冲突,意义就在于让观众更为深刻地理解癌症仿制药所面临的伦理与法制困境。而面对电影中年轻生命留下的黑白遗像时,观众又怎能不黯然神伤、潸然泪下?这些,都是一则平实的社会新闻所不能带来的艺术效果。说到底,创作态度的认真与否、创作功力的高下之分,决定着一部作品的质量。《药神》的成功,也证明了中国观众的艺术鉴赏力。

文艺作品可以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探讨与思考,但并没有直接解决现实问题的魔力。我们在点赞电影时,也不妨回到现实,关注影片所涉及的问题在现实中的艰辛进步。据《南方周末》报道,2014年3月19日,陆勇在缴纳了4.9万元保证金后,被取保候审,回到无锡。2013年,进口的伊玛替尼(格列卫)专利到期,国内正大天晴和豪森药业的仿制药上市。国产仿制药的面世,一定程度上消解了电影中所描述的印度仿制药市场。不过,仍有不少病友继续吃印度药,因为与印度“格列卫”200元的价格相比,上千元的国产药还是太过昂贵,且不能入医保。 

不过,现实中,不乏优秀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上映后,推动相关领域公共事件的解决,比如韩国电影《熔炉》,上映6天后,影片所涉真实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就被全部抓获。放映第37天,韩国就公布了《性暴力特别法修正案》(又称“熔炉法”)。可见,轰动过后,如何进一步化解癌症患者在法律与现实之下的两难处境,才是当务之急,也是《药神》更大的价值所在。 

影片中的程勇最终出狱,或许这本身就是好转,预示着希望永远都在。正如网友所说,现实很艰难,但正在往好的方向走。医疗体制改革,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又何尝不是如此?因为事关民众疾苦,所以要矢志不渝、百折不挠地努力;因为道路艰难,所以更要永抱希望、只争朝夕。

上一篇:姜文电影《邪不压正》原著小说《侠隐》的… [2018-07-09]

下一篇:看完《我不是药神》,你或许想知道这两个… [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