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在老舍、张洁和陈忠实笔下:宝鸡的夏天 (段序培)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近现代不少文人在夏季来过宝鸡,多姿多彩的宝鸡,使他们笔下的夏天充满了独特的韵味。
 
  著名作家老舍笔下宝鸡的夏天,是火热的、蓬勃的、充满生机的!
 
  1939年夏天,时任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常务理事兼总务部主任的老舍,参加了全国慰劳总会北路慰问团,同团的有葛一虹、杨骚、杨朔等文化名家。他们从重庆出发,经成都、绵阳,过剑阁、广元,出川入陕。当年7月8日过凤县双石铺,当晚住宝鸡,翌日坐火车离开宝鸡前往西安。在宝鸡停留的一天多时间里,宝鸡支援抗战的热情,感染了老舍。在他书写的《双石铺——宝鸡》 一诗中,字里行间洋溢着宝鸡人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这应运而生的双石铺 /吞吐着陕甘川三省的运输 /把关中与天水的公路合在一起 /义民们 /炮火与耻辱把昨日结束 /忍着流离 /忍着饥苦 /却不忍受屈膝与屈服。”在《宝鸡车站》一诗中,老舍感慨着抗战的艰苦和抗日军民的英勇:“像怒潮疾走 /直到海边才浪花四溅 /啊 /壮士到了战场 /才杀喊震天……我又看见 /那喷着火星 /吐着黑烟 /勇敢热烈的机车跃跃欲前。”这些充满激情的诗句,读来使人热血沸腾。
 
  当代著名女作家张洁笔下宝鸡的夏天,是淳朴率真、温馨善良的!
 
  张洁的童年是在岐山县蔡家坡镇的草坡村度过的,这里是张洁记忆里永远散发着温暖和感伤的地方。在她追忆童年生活的系列散文《拣麦穗》里,写到一位善良的卖灶糖老汉,尽管“他脸上的皱纹一道挨着一道,顺着眉毛弯向两个太阳穴,又顺着腮帮弯向嘴角……当他挑着担子赶路的时候,他那剃得像半个葫芦样的后脑勺上的长长的白发,便随着颤悠悠的扁担一同忽闪着”,但“那些皱纹,给他的脸上增添了许多慈祥的笑意”。老汉每逢经过这个村子,总是带些灶糖、甜瓜、红枣之类的小礼物,乐呵呵地送给小女孩。其后,老汉的出现愈来愈少,小女孩的等待愈来愈多,终于,在漫长的企盼等待中,另一个挑担子来卖灶糖的人告诉她:老汉“老去了”,永远不再来啦。小女孩伤心地哭了,“哭那陌生的,但却疼爱我的卖灶糖的老汉”。等小女孩长大后,总感到除了母亲以外,再没有谁能够像他那样朴素地疼爱过——没有任何希求,没有任何企盼的。小女孩怀念那位老汉,怀念那种令人心动的温馨和美好。
 
  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笔下宝鸡的夏天是奇美的,有着冰雪般的诗意!
 
  在一个三伏溽热的夏天,他登上了秦岭的最高峰踏雪赏景,留下了名篇《太白山记》,“山顶终年积雪,而汤峪里却有天赐的地热温水,三伏溽暑登山踏雪赏景,归来泡一回地壳里涌出的热汤,真是神仙过的日子了。”读到此处我便醉了,汗水湿透的衣衫,顷刻间冒出凉意来。“绕过横堵在眼前的直立的山峰,又豁然一片蓬勃着绿草野树的谷地,千姿百态,气象各异,人便为城市精心打造的花卉园林惋惜其雕琢的小气和别扭了。你随便走进任何一道峪或一条沟,都是浏览不尽美不胜收的天然景致。”画面优美,情景真切,恬静自然,让人颇感适意,并充满无限向往。
 
  文人笔下的夏天千姿百态,富有浓郁的生活温情,使人在夏日美景中寻得了一片清悠!

上一篇:妈妈的臊子面 (史英杰) [2018-07-11]

下一篇:儿时的看戏时光 (惠军明) [2018-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