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西部网事>往事如烟

高明的欺骗:看清政府如何稀里糊涂的放弃关税自主权?

编辑:张艺龄 来源:军官团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中英南京条约》中文本第10款规定:各通商口岸“应纳进口、出口货税、饷费,均宜秉公议定则例,由部颁发晓示”。一些论者据“秉公议定”一语,认为是其协定关税的依据。其实不然。“秉公议定”一语,是指清政府制定关税则例时要“秉”以“公平”的原则。这从该条约的英文本中可以清楚地判明。该条款的英文文句为:“His Majesty the Emperor of China agrees to establish at all the ports……a fair and regular Tariff of Export and Import Customs and other dues, which Tariff shall publicly notified and promulgated for general information”。直译为现代汉语,当为:“中国皇帝陛下同意在所有通商口岸制定一部公平的、正式的进出口关税和其它费用的则例,该则例将公开颁布”。马儒翰起草这一条款,是依据巴麦尊的训令。巴麦尊要求,“中国政府规定固定的关税”,并“予以公布”,以改变先前税率不明确、粤海关官员任意征收滥派陋规的状况。也就是说,《中英南京条约》仅仅提出了制定一部新的关税则例的问题,其制定权和公布权完全属于中国政府。

《南京条约》签约场景

璞鼎査像

耆英等人进行交涉的照会中提出,新开的通商口岸的税率,“照粤海关输税章程,由户部核议遵行”。“由户部核议”,并不违反《南京条约》,因为户部是清政府主管经济事务的行政部门,更何况《南京条约》中文本还明确规定,新制定的海关税则应当由户部“颁发晓示”;但“照粤海关输税章程”一语,则是违反了《南京条约》,因为该条约的中、英文本都明确规定要制定一部新的海关则例。这反映出,耆英等人在进行对英交涉时,竟连刚刚签订的《南京条约》都没有进行认真的研究。

《南京条约》中英文封面

璞鼎査对此项交涉,并不是依据条约加以拒绝,要求清政府废除旧的粤海关章程,制定新章,而是假充中人,诱之谈判。不消说,谈判关税的做法,本身就是违反《南京条约》的。而耆英等人竟然答应下来,也就是说,清政府没有察觉此中的利害关系,竟然糊里糊涂地放弃了关税自主权。伊里布、耆英等人与璞鼎査等人进行的中英广东、香港谈判,耗时最多、最费心思的就是海关税率的谈判。英方制定了“值百抽五”的原则,伊里布以大宗货物税率加增、冷僻货物税率议减为对策。结果谈来谈去,谈出个棉花进口每担征税白银4钱,茶叶出口每担征税白银2.5两(均比以前有所加增),便自以为得计,为清政府争得利益了,连忙向道光帝报功。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他们与英方所议定的《五口通商章程:海关税则》,将26类160余种货物用两国协定的方式规定下来,中国政府也就从此承担了相应的条约义务,从而在实际上丧失了单独改变税则的权利。由此可以说,协定关税是清政府不明自身权益、不谙近代外交程式的产物,是英方代表设计欺骗的产物,是不符合《中英南京条约》的有关规定的。

上一篇:60年后再回首:风起云涌的823炮战 [2018-08-27]

下一篇:这位解放军中将“班长”为何叹:这兵叫我… [2018-0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