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难忘那头大黄牛 (陈湖)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我是农民的儿子,和牛自然有着不解之缘。记忆里生产队二十多头牛中,那头大黄牛最使我难以忘怀。
 
  我刚上初中那一年,队长安排父亲担任了队上的饲养员。父亲饲养的二十多头耕牛中,我最难以忘记的是那头大黄牛。它长得健壮魁伟,两只稍弯的牴角向前翘着,一对铜铃似的大眼睛炯炯有神,一身黄色的绒毛亮得发光,行走起来一步一个脚印掷地有声。它高大威武的样子让人望而生畏,我跟着父亲去饲养室玩耍时,总是害怕这头大黄牛,站在前面怕它牴,站在后面又怕踢,总是怯生生地站立在父亲身后偷窥,连站近点正面看它的勇气也没有。其实,我这些担心全是多余的,它非常温顺听话、善解人意。我几次跟父亲去山里放牛,回家时走不动了,父亲吆喝一声大黄牛便停下脚步,父亲抱起我让我骑在大黄牛背上,它一步一步稳稳当当地行走,唯恐把我掉下来摔伤。回忆那情景,使我想起宋代诗人雷震的诗:“草满池塘水满陂,山衔落日浸寒漪。牧童归去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哦,那时我不正是横在牛背上暮归的牧童吗?
 
  大黄牛力气好,用起来听话好使唤,大家公认它是二十多头牛里的佼佼者。平常队上犁地播种,夏秋季节光场碾麦,大家争着去牵大黄牛。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大队购回了一台东方红牌铁牛55型轮式拖拉机。一年秋季的一天,这台拖拉机拉着一车玉米秆在土路上行驶,忽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拖拉机滑入路边的泥泞之中,越陷越深,司机叫来十几个精壮小伙子帮忙推车,拖拉机纹丝不动,大家对这庞然大物无能为力,束手无策。忽然有人说了一声“牵牛拉”,人们马上联想到大黄牛,有人很快把大黄牛牵来,套在车前面,牛拉人推,大家一鼓作气,拖拉机一下子从泥泞中推了出来。人们擦着脸上的雨水和汗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对这头大黄牛不得不刮目相看,有人打趣说:“这大铁牛还不如咱这大黄牛呢!”
 
  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苦劳作中,大黄牛身体过度透支,终于在一个寒风凛冽、滴水成冰的冬天卧圈不起,先前硕壮的身躯如今变得皮包骨头瘦骨嶙峋,没精打采地卧在圈里,眼窝里噙满了浑浊的泪水。我跟父亲去饲养室看它,父亲喂草它不吃,端来麸皮料面它用鼻子嗅嗅,也只吃几口,端来面汤让它喝时,它也像是应付式的喝三两口,然后伸出舌头舔嘴唇和鼻孔。如此十几天后它啥也不吃不喝了,侧身躺在圈里,头也抬不起了,眼神显得呆滞无光,仿佛已经没有一点力气。父亲把情况告诉队长,队长以无可奈何的口气唉了一声后说:“明儿安排杀了吃牛肉吧!”在那一穷二白的年月里,队上的牛老了不能犁地拉车了,最终的结果就是宰杀掉,给大家把牛肉分了,让少吃缺穿的男女老少打一下牙祭,这可真谓是:“老牛力尽刀尖死!”听说队里要把大黄牛杀掉,我心里十分难受,我苦苦的哀求父亲,让他给队长说说,不要活着杀大黄牛,让它自己死了,我们把它掩埋,但是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说的话大人能听吗?晚上我在饲养室炕边写完作业,端着煤油灯去圈里看大黄牛,它侧着身子躺在圈里,头挨着地无力抬起,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仿佛祈求我能救救它,看着为队里的社员们贡献了一生的力量、如今苟延残喘的大黄牛,我心中充满一种难以言状的悲凉。
 
  翌日上午,队长安排了五六个人宰杀了大黄牛,那天晚上我在饲养室的炕上写作业,难过的泪水洇湿了纸张。
 
  四十多年过去了,在人生的旅程中,许许多多的往事都已成为过眼云烟,唯有大黄牛在田间耕地拉犁、忍辱负重的身影,在我的心中久久的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上一篇:播 种 (冯积岐) [2018-08-23]

下一篇:学会宽容 (田冲) [2018-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