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为什么读书 (王利)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为什么读书?因为读书是一种传承。
 
  我幼时在农村长大,家里兄妹四人,兄为长,余下三个姑娘,我为老幺。没有见过爷爷,却听过他的逸事:爷爷因家贫不识字,却一直敬重书和读书人;农闲时间,背个背篓,拿根小竹棍,在村口沿路,细细捡拾路边散落的“字纸”,收拢回来整理整齐后烧掉。那时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纸是极为罕见的奢侈之物,两面都写过字的“字纸”最终归宿就是厕纸,爷爷觉得写了字的纸是神圣的,应该以同样圣洁的方式找到最终归宿。
 
  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家里的重担靠母亲一肩承担。母亲的生活经历如同电视剧《叶落归根》中的女主角一样困苦而辛酸,是因为黄河泛滥,从河南逃难来到陕西的。多少辛劳的日子就这样过来了,记忆中,夜半醒来,常常看见母亲在灯下看书。其实母亲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看的也无非是小说一类,但是那样的场景却让我觉得读书是如此美好……
 
  从我记事开始,我对于书,有一种近乎病态的痴迷。记得当时,家里有许多书和连环画,是已经上师范的哥哥的藏书。应该不到6岁,我就读过了《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甚至于武侠类的《七剑下天山》,还有我觉得人名比内容更难以记忆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海底两万里》等,许多字不认识,我都是连猜带蒙。至于《三国演义》,实在是语言过于生涩而放弃。而基本的启蒙,也是因为哥哥从我会说话起就教我背诵唐诗宋词,当时的《唐诗三百首》对我而言,信手拈来。现在想来,我和哥哥有近20岁的年龄差距,哥哥是用心在熏陶我,想让我真正成为有知识的人。
 
  家里的阁楼需要木梯才能爬上去,有一次上楼帮父亲装麦子,我意外发现了一大箱小人书,如获至宝,坐在那里就沉浸其中,一本接一本看。父亲以为我已经下来了,就把梯子撤掉了。直到光线逐渐变暗,完全不能阅读,我才发现已经暮色深沉。我站在阁楼上大声呼喊,母亲把我抱下来后不是安抚,而是一顿揍,因为家里人为了找我,跑遍了附近三村,连池塘都去看过了!
 
  小学三年级,刚开始学写作文,我人生第一篇作文写的是《张良庙游记》,洋洋洒洒近四页,当时的语文老师愤怒至极,在我的作文本上红笔大书“哪里抄来的”,还叫来了家长,母亲很淡定:“没有抄,我娃自己写的,我看见的!”
 
  是的,当时的我,已经可以熟练地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对阅读的热爱有增无减;上学途中,常常会突然停下来,因为路边有一本破书或者有一页书的烂纸片,就兴奋地捡起来,一路走一路低头阅读。这个习惯,被现在已经60多岁的小学语文老师作为范本讲给每一批他教过的孩子,而我是最近回老家才知道自己如此“有名”。
 
  小伙伴们游戏的时候都不愿意要我,抓子儿、打沙包、踢毽子,没有人愿意要我;跳皮筋时,我只能是绷皮筋的那个人。不过也好,我就可以一边帮她们绷皮筋,一边看书。不过,在另一个时候我特别受欢迎:每次到考试前,五六年级的哥哥姐姐都会用各种方式讨好我,让我帮他们写两三篇作文,他们自己揣着,考试的时候拿出来抄。我也因为这样,第一次吃到了蓼花糖,记忆如此深刻,也深切地暴露了我“吃货”的本质。
 
  或许是血脉里这种对知识的信仰,虽然艰苦,我们兄妹四人全部完成了自己的学业,这在当时的农村是极为少见的。我感恩于父母,他们的坚持让我能够有安定的工作、有能力购买更多书籍,继续学习、继续阅读。
 
  为什么读书?读书是一种习惯。
 
  忙碌的工作、紧张的生活节奏、严重欠缺的睡眠,一度让我没有时间拾起书本,我的阅读也仅限于枯燥的专业书,我与其他书籍似乎渐渐疏远了。
 
  感恩那些让我重新拾起书本的人:在那段我人生的痛苦时光,我一度看不到光明与未来,在我身边的,除了我的亲人、爱人、挚友,就是书!重新阅读的感觉真好——读书让人忘却烦恼,让人不至于虚度光阴!
 
  读书的习惯保留至今,我的阅读范围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更倾向于历史类书籍,甚至于有全套的《马未都说收藏》。可能是因为人到中年,许多之前读过的书,又如同老牛反刍,重新阅读,感觉又是另一番风味。
 
  转眼间,儿子渐渐长大,每年他的生日,我们都会买一套书送给他,他的屋子也有半面墙的书架,我们希望他能够保持阅读的习惯。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亦没有颜如玉,我们之所以读书,是因为阅读是一种传承,是一种习惯。

上一篇:坐拥书房 (秦曙霞) [2018-09-03]

下一篇:渐行渐远的花书包 (李敏) [2018-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