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2018专题>改革开放40年

“回望四十年 展望新未来”专题⑳ 杨兰:翩翩起舞的精彩人生

编辑:符平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7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四十一年前,稚嫩的她与舞蹈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天之未明,她已在静悄悄的排练厅里开始练习,天色已晚,她仍在排练厅里挥汗如雨。四十多年如一日,她将自己对文化事业的深情熔铸在艺术生涯里。

翩翩起舞的精彩人生

杨兰,宝鸡市艺术剧院院长,她塑造了一个个光彩夺目的舞蹈艺术形象,创造了奔放、新颖洒脱、端庄典雅的艺术风格,为众多观众带来精神上的享受。

与舞蹈结缘,显得如此的自然而顺意。

1977年春节刚过,杨兰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她成功考入了宝鸡市歌舞团了!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迫不及待地换上舞蹈服的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跳了一段刚刚学的舞蹈动作,她脑子里想着未来在舞台上跳舞的场景,期待极了。杨兰:

【就是觉得喜欢、爱,听着音乐就扭。父母一看,这么喜欢跳舞,那就送到歌舞团去跳去吧。招进团以后,我们当时是去西安培训,当时非常艰苦,什么都没有,住在一个大通铺里,大家一起早上五点钟开始练功。我当时的外号叫“干皮皮”,那瘦的就是皮包骨头,一说吃饭,嗯不吃,为了让自己的身材消瘦。】

进入歌舞团那年,杨兰十二岁,是最美好的年龄,但是对于学习舞蹈来说,这个年龄,可就要吃点苦头了。杨兰:

【软度是最苦的,又疼又枯燥,没有人去催、去督促,就因为自己喜欢,也没有怕过。老师给压腿,把腿绑在树上,下来腿都不会动了,直接不会走路了,“叉”着腿,哎呀疼死了,但是就那样一天天把自己的软开度练的非常好。】

嘴上喊着“疼死了”,心里却在说“要坚持”,就这样, 杨兰,一步一步练就了过硬的舞蹈功底,多次在国家、省市比赛中获奖。

跳得多了,杨兰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尝试着自己去编排舞蹈。自己琢磨,向老师请教,反复推敲,从一名舞蹈演员,她逐渐成长为一名编导。一段舞蹈,要呈现出的不仅仅是外在的舞蹈动作,更要让观众感受到这段舞蹈蕴含的精气神。杨兰:

【其实编导是编思想、编灵魂的,一种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和对社会的认知。从动作的累积,就是我把动作编到一起,这叫一种编舞,那么上升到经过提炼,要让大家知道,它幻化成一种肢体语言告诉人们你的思想内容。】

她带着自己编排的节目,走出宝鸡,走出陕西,走出中国,不仅获了国内外的诸多奖项,更将“宝鸡风”、“陕西风”、“中国风”吹到了大江南北,也吹到了国外观众的心里。

自2012年开始,杨兰坚持开展由文化部举办的“春雨工程”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演出活动,带领艺术剧院演员辗转往返近3万多公里,赴全国各地开展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演出活动,先后为甘肃金昌、西藏拉萨、新疆克拉玛依、黑龙江绥芬河、青海格尔木等地的观众带去了精彩的表演,展现了宝鸡的人文风情。杨兰:

【 我们每一次去春雨工程,最终的目的是推介宝鸡、宣传宝鸡,把宝鸡非常灿烂的民俗文化、历史文化,用艺术作品去传递。我就记得我们当时去新疆演出的时候编排的一个舞蹈叫《马勺脸谱》,演到这个节目的时候,有一个新疆小伙子说:“这个节目很有意思呀!”通过艺术作品,他就了解了原来马勺是这样子的,它是一个吉祥的寓意。包括我们去新疆、金昌,还有去了西藏,我们跳的《青铜神韵》,让我们的历史物件活起来了,让我们的历史文化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他们面前。】

杨兰先后带队赴俄罗斯、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国参加展演活动,带去了具有鲜明陕西特色的节目,让外国观众在享受艺术之美的同时,了解中国文化,爱上中国,知道宝鸡。杨兰:

【咱们一带一路去巴基斯坦,很担心咱们的节目他们看不懂。去了以后,当时我们有一个歌手唱的《别君叹》,那个旋律有很多秦韵秦声的感觉,唱完以后他们居然跟我们一起(唱)“莫问,莫管,你莫惆怅”,他们居然拿着这个歌来跟我们再见。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他们看完以后就说,他们没有想到,中国的历史是这么灿烂,这么美。我觉得文化的春天就在于文化发展的更远,走的更远,这是最有意义的。】

无论是在国内外富丽堂皇的舞台,还是偏远山区的田间地头,杨兰和艺术剧院演员们都留下了舞动的身影。多年来参加公益演出500多场,演遍了宝鸡的每一个角落。为了让偏远地区的群众看到节目,他们经常翻山越岭,不仅演绎精彩的节目,还积极为当地培养文艺骨干。有时候,别说舞台了,连口热水都喝不上,尽管如此,大家还是用自己最饱满的感情和最灿烂的笑容投入到每一场演出之中。杨兰:

【 每一次,走到农村,尤其是山区偏远地区,其实现在留守儿童和老人是最多的。有的时候可能只有几十人在看演出,老头老太太他们哈哈一笑,他们那种笑容我觉得他需要我,这就是被需要,让他快乐了,让他轻松了,也让他看到了外面的世界,也让他听到了党的声音,我就觉得“哎呀,我今天来值了!”每一次演出,包括十九大精神、扶贫的中央的精神,我们把它都做成小品、诗朗诵、歌曲,根据现在国家发展的要求,以这种节目来到乡下去演出,我觉得很有意义,为老百姓做点事,就真幸福,就是快乐着他的快乐,他也一样。】

许多个深夜,杨兰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着,里面的她苦苦琢磨、仔细推敲着每一个节目、舞段和作品。宝鸡市艺术剧院工作人员邢杰:

【杨院是我们院里面的中坚力量,能带领我们大家一直做好文化工作,把我们市上的宣传做得特别的好。很多时候年轻人都觉得特别累的时候,但是她比年轻人的精力和对事业的投入度还要高,带领我们一直在干文化事业。】

杨兰与舞蹈艺术结缘至今,她深深感受到党和国家这些年来对文艺工作的重视与投入,坚持以“双百”方针的思想指导艺术创作,用自己的艺术精品实践先进文化,为宝鸡艺术事业的繁荣奉献自己的力量。杨兰:

【 改革开放四十年,那么我们就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同龄人。这个年代,我们是感受过的,从文化的那种很古朴质朴的那种,现在发展到文化作品真的太绚丽了,已经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还在依然坚持做这一行,我觉得是值了。我们甘愿清贫守在这,把我们的艺术作品、文化工作一步一步往前走,一步一步往前推,我觉得很有意义,可能就是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往前这么走。】

实习记者 李扬 杨璐  编辑  符平

上一篇:“回望四十年 展望新未来”专题--周红亮… [2018-10-04]

下一篇:“回望四十年,展望新未来”专题-雷让岐… [201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