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

江西小伙17小时“跑回家”过年

编辑:张艺龄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0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春节临近,江西小伙儿邬以冬放弃长途大巴,选择了不一样的交通方式——跑步回家。16小时40分钟,117.43公里,邬以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现在真的成功了,特别有成就感。”
 
  与之一路相伴的还有他所在的江西上饶长跑协会的会长以及两位跑友。会长郑宇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邬以冬能坚持完成此次超长马拉松项目,与他自身良好的身体素质密不可分,两位陪跑者都没有坚持到最后。相关专家也表示,117公里长跑已属于“极限运动”,必须建立在扎实的身体素质以及完善的后勤保障基础之上,普通人最好不要尝试。
 
  五次全马经历 小伙儿决定跑步回家
 
  春节前夕,一段“硬核小伙儿坚持17小时跑117公里回家过年”的视频走红网络,视频的主人公是27岁的江西省万年县裴梅镇江源村小伙邬以冬。
 
  1月31日,他从江西省上饶市出发,用16小时40分钟跑完117.43公里回到老家。
 
  邬以冬告诉北青报记者,他在上饶打工,这次为了能完成自己“跑回家”的心愿,特意提前几天先坐大巴车把妻儿送回了老家,然后自己在31日轻装上阵。谈及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邬以冬说,自己在上学的时候就是体育特长生,喜欢跑步。
 
  从2017年开始,他尝试参加各类马拉松比赛。“2017年参加了一次全马、一次半马,2018年又跑了4次全马、2次半马。全马最好一次成绩是3小时10分钟,所以这次想挑战一下自己。”邬以冬提前十多天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家人,父母和妻子虽然表示了担心,但也不反对。于是邬以冬按照自己的计划,开始了行动。
 
  跑友提供保障 陪跑者没能坚持到终点
 
  2018年,邬以冬加入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长跑协会,此次跑步回家,协会会长和跑友也为邬以冬的长跑提供了有力保障。
 
  回家前一周,邬以冬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长跑协会会长郑宇。郑宇告诉北青报记者,100公里以上的超长马拉松仅适合很少一部分人,需要有非常好的身体素质,基于邬以冬此前的马拉松成绩和平时锻炼状况,他才同意,并主动提供了后勤保障车和相关配套服务,还征集协会两名志愿者陪跑。
 
  邬以冬回忆,那天早上5点多就开跑了。郑宇为他定制了专业的跑步计划,除路线设计外,还有科学安排了饮食与休息计划,两位跑友的陪伴也给了他很大的动力。
 
  郑宇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专业配餐、配速,必要的身体放松也不可缺失。“每次补给的同时,都会拿按摩器械帮他舒缓肌肉紧张,一次两分钟,这样才能帮助他坚持完成后面的路程。在80公里处我还给他做了一次十多分钟的全身按摩放松,这也是全程最长的一次休息。有了这些保障,邬以冬的长跑才能更加安全。”
 
  此外,家人与其他跑友的支持也给了邬以冬很大的鼓励。先是有30多位跑友与他一起跑出上饶市区,一路上两名陪跑者也一直在给邬以冬加油鼓劲。邬以冬随身携带的手机不时有家人慰问的电话打进来,郑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拍一些邬以冬的视频和照片发在协会的群里,跑友们纷纷给他加油。
 
  31日一早,邬以冬踏上了回家的路。南方冬日的清晨透着湿冷,邬以冬虽然以低配速奔跑,但他现在回忆起来,“当时有一点点犹豫,挺冷的,我特意穿了轻薄的羽绒服还是觉得凉。毕竟路程那么远,我也有点担心我跑不下来。”
 
  不过既然开始了,邬以冬还是希望能坚持下来。随着气温升高,跑步也渐入佳境。
 
  117.43公里的路程远远超过了一次全马赛程,在八九十公里的时候,两位陪跑者难以继续坚持,选择回到了后勤车上休息,这时只剩下邬以冬一个人。
 
  而让郑宇现在想来依旧心惊的是,跑到90多公里处,环山公路的坡度突然变陡,“那个坡太陡了,邬以冬只能以走代跑,我开着手动挡车,熄了火在后面跟着他,为他照亮夜路。总共大概三四公里的路程,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完,我真担心他会坚持不下来。”
 
  专家提示 普通人慎做此项高强度运动
 
  四川省骨科医院主任医师戴国钢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超长马拉松可以称得上是一种“极限运动”,“我们对经过特殊训练的人也不鼓励进行这样高强度的体育运动,而对于普通人,我们的态度更是坚决反对”。
 
  针对网友的担心,戴国钢解释,相比而言,这种“极限运动”对膝盖和肌肉的伤害都是小问题,它对心脏的刺激将有可能发生生命危险,而这种危险将从运动进行中一直持续到运动结束后的一段时间内。
 
  “即便是专业运动员,在经历过如此高强度运动后,也需要一个半月的调整期。”
 
  文/本报记者 熊颖琪

上一篇:杭州一中学节后胖了要受罚,狠心还是走心 [2019-02-03]

下一篇:爸爸康复路地铁站突发疾病 西安萌娃冷静… [2019-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