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一束花里的美好 (赵洁)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入夜的阳台,格外安静。我手拿小刷子,小心翼翼地,一遍遍清洗着瓶子上残余的标签。尽管在水里已浸泡多时,它们的顽固还是远远超乎了我的想象。五分钟,十分钟……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连客厅看电视的家人都忍不住揶揄,不就是一个瓶子嘛,用得着如此上心?我笑笑,兀自不答,手里依旧忙碌着,眼前飞闪过日间的一幕幕。
 
  撞见那男人的时候,我刚辞别安姐她们,捧着一大束雏菊,正要踏上往河堤去的台阶。男人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正慢悠悠地沿阶而下。此刻,他的眼里有不解,也有隐匿不住的笑,很友好的那种。
 
  “捧着一束花,就能这么高兴啊?”
 
  很显然,这话是说给我的。我略微有点发窘,随即便坦然,笑着微点了头。擦肩而过的刹那,能感觉到,男人又瞟了眼我手里的花。漫步在细雨迷蒙的渭河长堤,我的心里却满溢着欢喜,小小雏菊的欢喜。
 
  在校园楼梯拐角,班里一个小女孩从身后追上来,歪着头笑问:“老师,你手里怎么捧着花?谁送你的呀?你看起来很开心呢!”
 
  看她无邪的笑脸,我也乐了,说:“朋友送的!有这么好看的花,我当然高兴啦。”
 
  女孩看看花,笑眯眯地说:“我也喜欢这些花,老师,我帮你放在办公桌上吧!”
 
  接过花束,她拧过身一路小跑,“咯咯咯”的笑声洒了一路,清脆,悦耳,夹杂着其他小孩子的惊呼与欢笑。聆听着这天籁之音,我的心里,又是一片明媚。
 
  我自然是欢喜的,从心底呼之欲出的那种真切、自然。一直觉得,从泥土里长出的各色花儿,原本就是撒落在尘世的星辰,是大自然给予人间最美的馈赠。何况是在这寒意未尽的北方小城,虽说立春已有段日子,春意却迟迟未染枝头,山寒水瘦,满目萧瑟。友人中最是暖心的安姐,说“女人节”将至,特意在网上给几位姐妹邮购了鲜花,于是促成多时不见的女人们的一场关于花的邀约。还是那家僻静的私家小厨,清茶几盏,笑语盈盈,素颜可亲。尤其快递小哥送至店内的几大捧雏菊,清雅素淡,不事张扬,像极了我们彼此间经年的情谊,只一眼便使人心变得格外柔软,仿若捧着它们,便已经拥有了整个春天。
 
  譬如现在,方才还静躺在桌上的那些花,在多半个夜晚的忙碌之后,终以一种全新的姿态绽放眼前,之前所有的辛苦瞬间便化为乌有。能为自己喜欢的事忙碌,原本就是一份难得的幸福。蒙蒙细雨中,捧着它们,穿梭在小城的大街小巷,只为觅见一个心仪的花瓶。向花店女老板讨教剪枝插花的秘诀,热情的老板一番指点后,送了营养液,又慷慨递过一个高腰细颈的瓶子,建议放入黄色的那几枝,以免色杂生乱。清洗花瓶,修剪花枝,小心翼翼注入清水,将一枝枝雏菊轻轻插入素洁的瓶颈,茎叶错落间,花姿绰约,似有暗香悄然涌动。
 
  痴痴地,望着它们美好的样子,却是怎么都看不够,也看不倦了。我一直坚信,草木和人是气息相通的,灵秀若它,一定也懂得自己全部的深情。
 
  我亦是知道,就在今夜,清凉如水的半城月光下,我那些从青葱岁月里一路走来的姐妹,她们的眉眼深处,也定是满溢着那些素简的花儿所散发出来的芬芳,安稳而美好。

上一篇:因为一棵树 (王卉) [2019-03-14]

下一篇:做最好的自己 (梁新会) [2019-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