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追逐青春的梦想 (尹永娜)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大学刚毕业,我应聘的第一份工作是培训机构的英语老师。位于西安西郊丝路群雕旁的一个小学校,承载了我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我常常在饭后和同事漫步于街边小路,看夕阳下的丝路群雕被染成了金黄色,浓厚的文化氛围浸透皮肤,让我在无限的享受之余不禁意气风发,想要把自己的事业也染成一片火红。
 
  在大城市时尚又匆忙的环境氛围中,我把自己调教成了一个穿着时髦服饰,每天挤着公交车上班的行色匆匆的行人中的一分子。我强迫自己适应这快节奏的生活,打卡上下班,周末加班,休息时和朋友吃饭聊天,我想要在这方热土上干出一番实绩。可事实是,几年的奔波,换了好几份工作,我早已失去了当初站在丝路群雕边仰望天空豪情万丈的激情。
 
  后来我决定去考编制教师。此时的我已经结婚生子,我的孩子还嗷嗷待哺,我却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工作心烦意乱。白天在家里带孩子,晚上等孩子睡了再复习考试资料。孩子一晚上醒来七八次,甚至我一翻书就醒。一个充满了理想与诗情画意的我,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整天纠缠在孩子的吃喝拉撒中,一度快要疯掉。我又辗转在网上做代笔,用我的文字赚取温饱,慰藉我自尊而又倔强的心。
 
  终于,当我如愿考到家乡的事业单位时,幸福的眼泪流了下来。从今以后,我的梦想将以崭新的面貌重新组合归类,我将在家乡的土地上继续书写自己的青春。
 
  我被分配到了一个边远小镇的中心小学任教,几个老师挤在一个宿舍,床铺是简易的木板搭建起来的,宿舍拥挤得甚至没有地方洗脸。我不禁怀疑自己的选择,辛辛苦苦考上的事业编制,却是如此待遇,简直和大城市的生活有着天壤之别。学校位于群山环绕的一片平地上,环境倒是优美,可是夏天臭虫呈现密密麻麻的攻势,办公室、教室,甚至床铺上无所不及。更要命的是,我每周从城里回学校都成了生死离别,只要孩子醒着,必定哭得撕心裂肺,我只得买好了零食,哄睡了孩子,才能离家开始我的另一项使命。每周,我进山,去教别人的孩子知识,只有周末才能和自己的孩子见面。我的孩子尚且需要母亲的疼爱,而我却在这样的环境中想要去实现所谓的梦想,这是我的初衷吗?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一群学生聊天,谈及他们的家庭,我才知道他们大多是留守儿童。处在偏远山区的他们,父母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丢下一家老小出去打工,孩子自然而然地丢给了爷爷奶奶,甚至亲戚。有一个小女孩哭着向我诉说她从来没有见过妈妈,别人都说她没有妈妈,这是怎样的悲凉与无助。我的孩子衣食无忧,玩具成堆,零食塞满了冰箱,每周尚有机会投入妈妈的怀抱,听妈妈讲故事,和妈妈游山玩水。而这些孩子在最需要陪伴的年龄,远离父母,孤零零地守望着远方的梦。我何其不幸又何其幸运,留在这穷山僻壤的学校,虽然代替不了他们的父母,却至少可以陪伴他们,和他们共同学习,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告诉他们唯有知识才可以改变命运,并和他们共同期盼遥远而美丽的梦。
 
  哪里都会有梦,哪里都能实现梦想,虽然路上遭遇了失败、反复、无助,甚至质疑,可是我从来没有放弃过。青春无限疼痛无限美好,而立之年的我,一路坎坎坷坷,最终却平和地选择在山中继续完成自己的梦想。现在的我,上课下课,和学生嬉笑,晚上静心读书写作,生活甚是美好。而我的孩子也已经上了幼儿园,我可以少些牵肠挂肚。
 
  几多春秋,往事随风动。我虽不像当年初入社会那般豪情四射,却也不忘在平凡的生活中继续追逐梦想。我想告诉那些孩子,生活在无数次的选择与重组中前行,唯有不放弃梦想,才能无悔青春!

上一篇:远去的狼(陕西 黄明科) [2019-03-15]

下一篇:春天的野菜 [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