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一朵荷的命运 (陕西 常盈)

编辑:王亚恒 来源:中国散文网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六月,是荷盛开的季节;是荷生命里最美丽的时光。六月荷,像极了女儿家的豆蔻年华,粉嫩、水灵;又似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俏丽、旖旎。

  世人皆爱美好的事物,我亦不能免俗——爱极了它就想要拥有,想要独自欣赏,独自享受。于是,在去过荷塘二三次之后,终于忍不住央求同行者帮我采下了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欢天喜地地擎着满意而归。

  一路上,我陶醉在拥有荷花的喜悦里。一会儿入神地端详她的模样:饱满的花骨朵,一层一层的花瓣有序地包裹着,不是苍白,是那种柔柔的有着羊脂玉一般温润的奶白色,似乎又不全是,外面的花萼上还泛着似有似无的嫩绿,那是花瓣丝丝缕缕的纹路;一会儿贪婪地嗅着她的芳香:不是槐花那透着蜜的甜香,不是玫瑰那扑面而来的芳香,也不是夜来香那浓郁四溢的迷香,更不是引得蜂蝶狂舞的桃李的熏香,而是一种淡淡的却清新入脾的醒脑之香。闻之,脑中清新如洗;嗅之,心内自然祥和。思绪也被这美颜,被这花香所陶醉,自然陷入神游一般的遐想。

  我想让这朵洁白的荷花与秀气的富贵竹共处一瓶。在透明的玻璃花瓶、碧绿的富贵竹的陪衬下,荷花一定显得更加洁净、光彩夺目。她用美丽的姿容装点着简陋的居室,从而使朴素的居室也多出一份素雅、大气。她用淡淡的清香调适我疲惫的神经,使我能够安然入眠,愉快度日。若再有闲暇,就邀几位好友来家小聚,沏上绿茶,捧上瓜果,吃着喝着,天南海北地聊着,尽兴时,定会被花香吸引,近前细赏,且由此引出周敦颐、苏轼、秦观、洛神和西施。那时,有友围绕,有荷相伴,此情此景,怡情怡心,真真应了“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诗意。

  然而,我却错了。

  这朵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荷花,只给了我短暂的惊喜。在第二日的早上,它盛开的风姿吸引着我,震撼着我。我为之欣喜,为之惊呼,为之留影纪念!谁知,才到中午它就开始凋零落瓣。不到夕阳西坠,所有的花瓣儿掉得干干净净——包括那些柠檬黄色的花蕊也全部谢落,空留一个如一元硬币大小的莲蓬!

  我一阵哀叹,不由吟出“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南宋理学家周敦颐一生爱莲懂莲惜莲,尊其为花中君子。他不仅自己修身养性,以莲为范,而且教育自己的学生去做如莲一般纤尘不染、不随世俗、不从大众、只求纯净的谦谦君子。他的《爱莲说》更是为后世之人道尽莲的气度和风节。

  莲,不同于菊花。菊花象征着隐者,就像那看透世事,归隐山林的陶渊明,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却有着对社会的逃避和疏离。虽独善其身,却卸掉一份社会的责任。而莲呢,绝没有出世一说。它明知社会污浊如泥,却泰然处之,并保持着自己一尘不染的本色。不出世,是因为胸中还澎湃着一份社会责任;不从世,是源于骨子里的那份纯净。这纯净,深入骨髓;这纯净,撼动浊世黑暗和羁绊带来的痛苦;这纯净,让历代以荷为范的君子堂堂正正的行在河边,却做到了鞋子干净。

  惭愧!我只喜欢荷的清姿素容,竟忘了她是傲然不群的君子,怎容他人捏在手里轻慢玩弄?

  我为自己俗不可耐的爱莲之说惭愧,为自己随波逐流的从众行为惭愧,为自己亵渎了一朵圣洁的荷花惭愧。

  面对荷的残躯,我真诚地说道:对不起,原谅我。莲蓬无语,却送我淡淡清香。

  一朵荷花,本应有一个圆满的轮回——开花,结子。子再生芽,再开花,再结子。可是,我却凭着自己的喜好改变了它的生命轨迹。而她,却勇敢地采取决绝的衰落,结束自己的生命。为何她不能像折下的蜡梅,吐芳绽蕾,欢欢喜喜地陪我半月?又为何不能像桃李嫣红,热热闹闹开上几天?

  荷花已逝,残梗缄默。周敦颐说,君子,何必卖笑谄媚?

  一朵荷,用短暂的生命向我诠释了一种精神,一种品质,一种风节和一种气度。她决然陨落,安然陨落。

  此后,再到荷塘,我总会对朋友说,别摘荷花。别摘。

 

上一篇:那一场樱花雨(宝鸡千阳 姚孝贤) [2019-04-28]

下一篇:老家的黄桷树(四川 代庆伟) [201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