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壮美宜昌

编辑:张艺龄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没有到过宜昌的人,无法想象宜昌会是一个怎样的城市.

宜昌最大的标志是长江穿城而过,但它不像上游的宜宾、重庆、涪陵等山城,不像下游的荆州、武汉等江汉平原城市,也不像九江、芜湖、南京等长三角城市。宜昌就是宜昌,到了宜昌的主城区,你会发现,它是一座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城市,就像多数江汉平原和长三角的那些城市一样,长江从平坦宽阔的城市中间缓缓流过,出城几十公里甚至不到十公里,你会发现,竟然到了惊险、壮丽的西陵峡,镜头转换之快,没有到过宜昌的人绝对会感到惊讶。

宜昌有一个宣传口号叫“诗画宜昌”,那么,宜昌是什么诗?什么画呢?不知道。如果宜昌是诗,那肯定不是一首诗,因为古体诗写不出它的自由奔放与现代化风貌,现代诗又写不出它千年不变的意境。如果宜昌是画,那肯定不是一幅画,因为传统的国画画不出三峡大坝的雄伟与壮观,现代的西方油画又画不出三峡风光诗意的优美。

实际上,宜昌更像是酒,像一坛浓香、酱香和凤香型三合一的美酒,这酒,让人沉醉,让人回味无穷。湖北地处华夏中部略偏东南,东邻安徽,南接湖南、江西,西看重庆,北望陕西、河南,宜昌地处湖北中部靠西。如果说,东边的武汉一般将目光放在东南方向,那么,西边的宜昌往往是四下张望,东南西北都不会放过。就像喝酒一样,有人喜欢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大曲、古井贡酒等浓香型白酒的芳香浓郁、绵柔甘洌,有人钟情于茅台、郎酒等酱香型白酒的酱香突出,入口柔绵醇厚,回味悠长,还有人喜欢西凤酒的清而不淡、浓而不艳。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码头文化,宜昌是开放的,包容的,它惦记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所以,宜昌的城市味道,有五粮液的芳香,有茅台的醇厚,也有凤酒的甘冽。

宜昌,一半是现实,一半是梦幻,在现实与梦幻之间,宜昌书写着世界水电名城的传奇。

现实中的宜昌,是一个全国文明城市、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森林城市……这一个个金字招牌,足以说明它的城市魅力。宜昌的建制历史已经有两千多年,在城区却几乎看不到什么历史的遗留,行走在街道上,漫步江边,感受到的气息都是一座现代化工业城市的魅力。城市不算太大,中心区也不算太繁华,但整个城市非常干净、整洁,主城区也没有过于落后、急需进行旧城改造的地方。在工业方面,除过湖北宜化、安琪酵母、稻花香酒业以外,宜昌似乎也没有什么有名的企业,宜昌经济电大的亮点在于水电,除过世界著名的三峡集团和葛洲坝集团以外,还有长江电力、清江水电等水电企业。

梦幻中的宜昌,的确如诗如画。长江从宜昌流过时,两岸峰峦高耸,夹江壁立,山上奇石嶙峋,峻岭悬崖横空,苍藤古树翳天蔽日,江中滩多水急,浪涛汹涌,惊险万状,那便是著名的西陵峡。白居易、元稹、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寇准、陆游等众多的历史名人都在那里留下了千古传颂的名篇诗赋,望着雄伟的两岸青山和滚滚东去的长江,人们都不禁会想起那些流传了上千年的名句。尤其是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望天门山》:”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想象一下,在交通极不发达的古代,一位长衫飘飘的诗人,立在船头,望着高山和急流感慨人生和自然的场景,一两千年以来,那如诗如画、梦幻一样的场景一直都在中国人的脑海中。

相传,楚怀王游云梦泽,曾在巫山和神女相遇,神女自称“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楚怀王的梦想,给人们留下了指代男女合欢的成语“巫山云雨。”古之宜昌,是传说中的楚国云梦泽的一部分,在现实中坐拥无数楚国美女的楚怀王,还幻想着和天上的神女相会、极尽快乐之事,结果却落得个被困异国、客死咸阳。1956年6月,毛主席在畅游长江时写下了著名的《水调歌头.游泳》“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在现实中畅游长江的毛主席,他幻想的是等国家的经济和科技实力足够强大时,三峡工程修建成功以后的人间奇迹,人民领袖和古代君王的梦想,也许只有在对比时才可以同日而语。

凡是去过葛洲坝和三峡的人,都会为这两项伟大工程而感到震憾和骄傲。2018年,习近平总书记到三峡集团视察时,更是称其为“大国重器”。普通人只知道,葛洲坝和三峡可以发电,但实际上,三峡工程,主要的功能,第一是防洪,第二是航运,第三才是发电。直到今天,人们依然记得1998年那场席卷大半个中国、波及人口达到2亿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600多亿元的洪灾,长江的水位,就像是一把悬在下游几千万人头顶上的利剑。2012年,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建成以后,长江的航运能力得到很大提高,如果再遇到1998年那样的特大洪水,下游1500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有了保证。

坐在游船上,从下游而上通过葛洲坝时,游船进入船闸以后,闸门关闭,船闸内迅速注水,将万顿游船很快提升几十米高,然后送到上游的江面。想一想,那可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工的工程啊,直到今天,人们还不得不惊叹建设者们的智慧与力量,所以,当船过葛洲坝时,所有的游客都会拿起手中的手机和相机拍个不停。船只通过三峡大坝时,带给人们则是更大的震憾,那宛如钢琴键盘一样的大坝,在长江上弹奏出最美的音符。在泄洪时,咆哮的江水像是从一条条巨龙口中怒喷而出,其势如虹,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当船只通过时,大坝和船只则像是一只巨大的钢琴和几把小提琴一起弹奏出交响乐中最华彩的乐章。

船只通过大坝时,大一些的船只像葛洲坝一样,通过五级船闸来往于上下游,小一些的船只则通过电梯直接在上下游的江面上切换,人们形象地把这种过船闸的方式称为“大船爬楼梯,小船坐电梯“。小船坐的电梯有多大?它能提起万顿以上的轮船!加上电梯的自重和电梯间的水,电梯提升的重量最少在3到4万顿,毫无疑问,中国人在三峡船闸竖起了世界上最大的电梯。令人惊奇的是,当水闸关闭、电梯提升或落下时,电梯间竟然干干净净,抽刀断水以后,留下的像是两块整整齐齐的豆腐。

人们一般以长江为界,把中国分为江南和北方,南北的地理风光有着比较明显的差异。北方的山,一般都是高大雄伟,北方的水,一般都是泥沙混浊;南方的山,一般都不会太高,南方的水,一般都有绿的诗意,小桥流水是江南美景的标配。宜昌的山水,兼具北方高山的雄伟和南方流水的诗意,雄壮之中带着一丝柔情画意。宜昌人的性格,同样有北方人的豪爽和南方人的细腻。

宜昌的男人,不像东北男人那样豪爽,也不像江浙男人那样的细腻,更不像陕西男人那样的倔强,但是,宜昌的男人很烈,那种烈,就像是一杯52度的稻花香或枝江大曲,虽然没有茅台、五粮液的浓香,但酒的辣、烈和芬芳,全在里面。最烈的宜昌男人,当然是屈原,他只身和楚顷襄王、令伊子兰、南后郑袖等强大的势力集团做斗争,最后宁可跳江而死也不肯与奸人同流合污。

宜昌的女人很美,像江南一样的气候和山水,养育了像江南女子的宜昌女人。宜昌的多数女人,也许第一眼看起来并不太起眼,但是细细品味,就会发现她们的美。湖北女子,和江浙一带的女子完全不一样,和湖南的湘妹子也不一样,她们外表温柔,内心钢强,水灵的外表之下,是善良的内心。最美的宜昌女人,当然是王昭君,昭君出塞让汉元帝刘奭后悔了一辈子,让后世的中国人感动和惋惜了两千多年。宜昌的很多女人都愿意像王昭君一样,远离家乡,但她们的心却永远也离不开楚地的故乡。

看一个城市有没有活力,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那就是看一看那座城市爱运动的人有多少。近几年,宜昌把长江市区段的两岸修建成了市区可以运动和休闲的开放式公园,江边的机动车道旁边还专门修建了自行车和跑步专用的彩色跑道。每天早上和傍晚,公园里都会有男男女女在健走,那条彩色跑道上更是充满了活力,跑步的年轻人一个接着一个。无论是冬天、深秋,还是早春,在江边漫步时,看到那一个个穿着单薄运动衣的年轻人跑过来时,谁都会感受到一种生命的活力。现在,全国的很多城市都沿着江河湖海修建了专门供市骑车跑步的跑道,可以说,宜昌的跑道差不多是最热闹的。

宜昌市有一个宣传口号叫“爱上宜昌”,爱上宜昌的什么呢?当然是宜昌的山,宜昌的水,还有宜昌的人。宜昌籍的女歌手陈瑞唱过一首歌叫《秋叶如花》:”花海中的她,是待放的蕾,爱上了她,我无怨无悔…… 孕育心中爱的花蕾,秋叶如花我已爱上你“,细细品味,突然会觉得,陈瑞应该把那首歌唱给她的故乡宜昌。宜昌最美丽的季节应该是在秋季,因为秋季的三峡最美,宜昌的美,正像一片火红的秋叶,秋叶如花,孕育心中爱的花蕾。爱上秋叶,爱上宜昌,那是一种深沉的爱。

作者:宝鸡人民广播电台 王枫

 

上一篇:每天都是好日子 (靳天龙) [2019-09-17]

下一篇:汉风唐韵中的故乡——文武兴平 [2019-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