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凤凰飞过的地方——神奇宝鸡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通客户端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整整3000年以前,有一只凤凰,在岐山栖息鸣叫。凤凰是祥鸟,天下有德乃现,凤鸣岐山,兴周八百年。

整整2500年前,秦穆公的女儿弄玉善于吹笛,引来善于吹箫的华山隐士箫史,两人终成眷属,乘凤凰飞翔而去。300年后,大秦西出,六合统一。

凤凰往南飞,飞到南山,755年,凤凰神鸟救下了落魄的昏庸皇帝唐玄宗,老眼昏花的唐玄宗不识神鸟,竟脱口而出:“陈仓,宝地也;山鸟,神鸡也。”

凤凰被当成鸡,误会有些大,只好继续往南飞,飞了到秦岭山中。再飞,就是遥远的南方了,不忍远离故土却又无法回头的神鸟只好在山中栖息,所栖之地被称为凤州,今称凤县。

这一美好却深带遗憾的传说,《方舆胜览》用十个字概括:“凤鸣于岐,翔于雍,栖于凤”。凤凰,鸣于岐山(县),飞翔于凤翔(县),栖息于凤县,偏偏在中间的宝地,它被称为“宝鸡”。

     鸡峰山上的神鸡

如果不是唐玄宗那个老汉胡说,宝鸡这个地方今天可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凤凰城”。 美国的第六大城市叫菲尼克斯,听起来很洋气,其实,就是凤凰城。

自从把凤凰叫成鸡,唐王朝就再也没有缓过神来,宝鸡这个宝地也很难再有凤凰鸣叫、凤凰飞翔时的辉煌。现在的宝鸡,放到全国去,是一个很多人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的四线城市,但要说起宝鸡的历史,谁如果不知道一点,就会被人笑话。

    炎帝祠

生于姜水之畔的炎帝,制耒耜,种五谷,立市廛,首辟市场。开启农耕文明的炎帝,他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他的丰功伟绩,我们必须记住;

姜子牙在渭水边钓鱼“愿者上钩”,那是一种人生的大智慧和思想的大境界;

周公在岐山作《周礼》为天下制定规则,那是一种泽被天下的大爱;

秦穆公、秦孝公等在凤翔知耻而后勇、发愤图强终成霸主,那是一种放眼四海的雄风;

张良建议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是一利知己知彼的、高超的政治谋略。

……

要看三十年的中国,去深圳,那是果实;要看一百年的中国,去上海,那是树叶;要看五百年的中国,去北京,那是树枝;要看一千年的中国,去洛阳,那是树干;要看三千年的中国,去西安,那是树根。中华文明,树根最深的地方在宝鸡。

中华文明的最重要的源头——周文化,从宝鸡发源,继承了周文化精髓并确定了中华民族统一基础的秦文化,也是从宝鸡发源。“中国”这两个字的最早来源,也在宝鸡。宝鸡的中国青铜器博物馆有一个镇馆之宝叫“何尊”,它是2002年国家首批禁止出境的64件文物之一,在何尊内部,有122字的铭文,其中有“宅兹中国”四个字,那是“中国”这个词语的首次出现。

    首批禁止出国的国宝何尊

自从周秦衰落以后,宝鸡只是南下四川或西去甘肃的一个驿站,宝鸡给人的感觉一直是悲壮、苍凉的。三国时期,诸葛亮六次北伐,最后病逝于宝鸡岐山的五丈原,日本近代诗人土井晚翠写下了著名长诗《星落秋风五丈原》,诗中的悲壮和痛心感动了所有日本人,日本人因此怀有浓厚的诸葛亮情节。南宋时期,吴玠、吴璘兄弟在宝鸡抗击金兵十年,使得使金人始终不敢窥视蜀地。吴玠病逝近半个世纪以后,1186年春,62岁的陆游在家乡山阴(浙江绍兴)感叹中原未收而自己却“报国欲死无战场”,遥望西北的宝鸡,他写下了《书愤·其一》“早岁那知世事艰,中原北望气如山。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

走过三千多年的辉煌与沧桑,到二十世纪初的时候,宝鸡的骄傲只剩下了古老的传说和历史的遗迹。作为川陕两省之间的必经之地和连接陕甘两省的咽喉要道,宝鸡的地理位置一直都非常重要,但这样一个历史重镇,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时,却只有一条主街道,那时的宝鸡,差不多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镇。主城区不远的北坡上,到处都是从河南逃难过来的乡亲搭建的茅草屋,从茅草屋抬头望去,光秃秃的北坡高不可攀,河南老乡就给那个地方起名叫摩天院。

    从摩天院看宝鸡

凤凰鸣叫,只是一个神话传说,二十世纪,凤凰并没有在陈仓古道鸣叫,但神奇的宝鸡却再一次起飞。抗战时期,上海、武汉等地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当时的一些工厂就内迁到了宝鸡,这其中有一些国有企业,也有一些荣毅仁等资本家的私营企业。上世纪五十年代“一五”时期和六十年代的“三线建设”时期,国家又在宝鸡投资兴建了一大批国有企业。三次大规模的工业扩张之后,宝鸡成了中国西部的工业重镇。

凤凰在宝鸡鸣叫得很早,却没能留下来,宝鸡的现代工业起步得很早,却没能把初始的辉煌延续下去。相一想上个世纪的八九十年代,宝鸡的企业创造出了一大批全国第一,宝鸡出品的一大批名牌产品卖到了全国,长岭冰箱、宝花空调、双鸥洗衣机、渭阳摩托车、宝鸡啤酒、双力叉车、华山农用车等,那时,宝鸡就是陕西乃至整个西北工业的代表。经历的变革的阵痛之后,宝鸡重新走上了一条期待再次腾飞的大道。如今的宝鸡,最重要的符号是工业,也是文化,同时还是人居环境。在大西北,最有文化韵味,同时又最适合人居的,无疑是宝鸡。

    宝鸡市区风光

宝鸡地处八百里秦川的最西部,地理条件不如西安和咸阳,夹在南边的秦岭山和北边的黄土塬中间,然后被渭河一分为二,宝鸡的城市发展空间比较有限。因为城市的环境比较好,适合于人居,不但辖区各县的人纷纷到宝鸡买房,而且西边甘肃的平凉、天水和南边的汉中等地也有很多人到宝鸡定居。按理来说,宝鸡这样的城市,房价应该比较高,但实际上,宝鸡这些年的房价一直排在全国的倒数前几名。

重庆的房价低是因为有一个黄奇帆,宝鸡的房价并不是因为某一个人,而是因为宝鸡的大环境。当代的宝鸡人,做生意没有太大出息,因为宝鸡人的野心不大,宝鸡的商人不贪婪,宝鸡的历届政府和市民也不允许房地产商的利润太大。前2018年以前,宝鸡主要城区的房价基本上一直稳定在4000-5000元之间,2018年,因为东边的省城西安以政府为主导在“炒房”,再加上恒大和碧桂园两家外地企业的入驻,宝鸡的房价才有了比较大幅度的上涨。2019年,宝鸡精装修的房子也不过7000元左右。

    宝鸡行政中心附近

宝鸡,人称“小河南”,主要是因为当年修建陇海铁路时来了一批河南人,1938年,小日本占领河南,蒋介石炸掉花园口以后,沿着陇海线逃难来了一批河南人。另外,因为地处进入四川和甘肃的咽喉要道,宝鸡的汉中人、四川人和甘肃人也比较多。外地人再多,也没有宝鸡本地人多,但是,宝鸡的胸怀是开放的、包容的、友好的,不管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人,在宝鸡这座城市都能找到家的感觉。

十几年前,当手机彩铃流行的时候,宝鸡的一个音乐人左东创作了《你是谁哩咔》等一系列老幼皆知、宝鸡特色满满的彩铃,一时间,“唉……谁啊,你是谁?谁哩咔?”火遍了全宝鸡。那些彩铃基本上表现的都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宝鸡本地人在接电话,对方说的是普通话,他马上就转换为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如果对说的是河南话,他就换着说宝鸡特色的河南话。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宝鸡人,就是那样,面对着外地到宝鸡的人,绝对不会刻意说本地话而“欺生”,宝鸡人爱说宝鸡话,同样爱说河南话和普通话,不管说得怎样,宝鸡人总想和外来的朋友说一样的话,让外来朋友能够听得懂。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外地人到了宝鸡以后,不会感到陌生,更不会感到被排外和欺生。

    宝鸡人民公园

二十多年前,宝鸡人想要看看花草,只能在节假日买门票去人民公园和炎帝园。后来,炎帝园和人民公园的围墙拆了,植物园开放了,市民可以随意进出,再后来,面积更大的金台森林公园和渭河公园建成了,市区的铁路两边成了可以休息的好去处。现在,不管住在宝鸡的任何一个地方,走路不到十分钟,就会走到一处满眼绿色的公园。南宋诗人叶绍翁在《游园不值》中说:“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一千多年以的诗人,想要去看花,却必须先看园子主人的脸色,现在的宝鸡,要想去赏花看草,随便一个地方,那都是好去处,真可谓是“春色满城不须关,红杏何必出墙来。”

    团结运动公园

对于爱好体育的人来说,更是到处都有自己的主场,在渭河公园、马营生态园和金台森林公园等地,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羽毛球场、游泳池、乒乓球台等,市民随时都可以去挥汗如雨。尤其是行政中心附近的团结运动公园,俨然已经成了宝鸡的“奥林匹克中心”,成了市区最热闹的地方。那里的标准足球场和多个七人制、五人制足球场全部免费开放,在巨大的足球标志下,一群群市民和学生在精致的人工草皮上踢球,那是宝鸡的一道风景。

对于喜欢长跑的人来说,宝鸡实在是可爱。渭河公园是跑步的好去处,河滩里的树荫下适合慢跑,河堤的彩色跑道上可以奔跑,金台森林公园里跑一跑还可以爬山。早上起来或者下午下班以后,换上运动装,拿上手机,打开运动软件,戴上耳机,去跑上几公里,那过程,是在锻炼身体,在享受音乐,也是在思考人生,是在细细品味宝鸡这座城市的每一微小的变化,在默默地和这座城市对话。

宝鸡,是全国文明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生态园林城市、中国人居环境奖获得城市,生活在这样一个城市,会感到非常从容、安逸,不会有上海、西安等大城市那样的紧迫、焦虑,会感到时刻与世界接轨,不会有西部一些稍微落后的城市封闭、自我的的感觉。热情好客、爱好普通话的宝鸡人以开放的胸怀迎接着来自陕甘宁周边的人们,也迎接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同时,宝鸡人自己也更多地走到全国各地去。正像两千多年前的那只凤凰一样,不管飞到什么地方,总会向往那凤鸣岐山的地方。

想一想近些年的宝鸡,宝鸡这个名字的确有些委屈了她,因为那的确是凤凰飞过的地方。

上一篇:汉风唐韵中的故乡——文武兴平 [2019-09-19]

下一篇:不只是西部的安宁——盛世长安 [2019-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