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不只是西部的安宁——盛世长安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通客户端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西安不是西安,是长安。西安是西部安宁,长安是国家长治久安。

  历史没有假设,如果一个小小的假设成立,现在的中国就不是这个样子。

  公元1392年5月17日,端午节刚过,南京城里的人刚刚换上单衣,一个正值壮年的“官二代”却不得不被人换上寿衣,结束自己年仅37岁的生命。

  他叫朱标,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嫡长子,一年以前,最热的八月份,朱元璋派他去巡抚陕西,顺便让他去考察一下,看能不能把京城迁到西安。朱标巡视归来后,很快就生病了,在生病期间,他还向朱元璋上书关于筹建都城的事,他说:“举天下莫关中若也,天下山川惟秦地号为险固”,因此,提议迁都西安。

  朱标病死以后,朱元璋悲痛不已,他再也是提迁都西安的事情了,他还打破一千多年以来皇位传子不传孙的惯例,立朱标的儿子朱允炆皇太孙。那以后的事情,谁都没有料到,在朱允炆被自己的叔叔夺去皇位的同时,中国的政治中心也彻底迁移到了北京。

  有些事情,也许只能怪朱元璋自己。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刚刚即位不久的朱元璋给原本叫上千年的长安改名了,叫西安府,取义安定西北。长安是一个王者之气很盛的地方,长安南边的秦岭被称为中国的“龙脉”,历史上有一句话叫“得关中者得天下”。

      西安钟楼

  朱元璋的后代,也和长安城过不去。洪武十七年(1384年),明政府按照皇家建筑级别,在西安城中心(今西大街广济街口)建了一个钟楼,钟楼与南北城门正对,在唐长安城的中轴线上,也是五代、宋、元时长安城的中心。198年以后的万历十年(1582年),明神宗命人将钟楼整体往东迁移几里路,让其偏离中轴线的“龙脉”。

  朱元璋给长安乱改名字,结果,害死了他最爱的儿子,导致后来害死了孙子和许多子孙,四儿子朱棣干脆连根带蔓把大明朝迁到了远离故乡淮河的元大都。明神宗乱动“龙脉”,结果,在短暂的“万历中兴”之后,中国大地很快就进入了万劫不复的时代。当然,这只是因果报应的迷信说法。

  想一想,如果明朝的长安还是汉唐时期那个国家长治久安的都城,如果宽厚、仁德的朱标成为长安城里的皇帝,600多年以前的中国会不会像西汉一样,再现一回“文景之治”到那汉武盛世?100多年以前的中国还会不会是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

  历史就是不能假设,历史就是历史。长安城里,全都是历史。

  公元前770年,当西周的平王把都城由镐京(今西安)东迁到洛邑(今洛阳)以后,凡是放弃长安而向往洛阳的王朝,国家全都走向了衰落,国人的性格也会失去应有的雄魂和勇敢。东汉建立以后,久居南阳的刘秀对长安城没有感情,从他将洛阳作为国都开始,东汉一朝就失去了西汉的胸怀和霸气,东汉不但没有“文景之治”和汉武雄风,也没有李广、卫青、成汤那样的忠勇;隋炀帝杨广,不在长安城思考如何治理天下,一心向往洛阳和江南的繁华,短短十几年时间,就毁掉了隋文帝杨坚精心打造的帝国,也让全国上千万人因为战乱和饥荒而推动了性命;女皇武则天,不喜欢秦岭之南、渭水之边、咸阳之侧的长安,不喜欢关中的“阳气”,她将洛阳作为东都,迁都洛阳长达四十多年,最终导致唐王朝失去了灵魂、失去了民心。

      盛世长安
  魏晋南北朝时期,长安和整个关中地区,或者被统治者放弃,或者被北方少数民族占领,整个中华文化因此而遭受浩劫,汉人的政权也一次次、一个个在危机中艰难生存。所以,李渊父子从晋阳起兵后,首先要占领长安。取得长安以后,在隋末农民起义和军阀割据那样复杂的环境下,李渊很快统一全国,李世民用几十年时间就奠定了大唐盛世的根基。

  当赵匡胤结束五代十国的混乱,使得中国再次统一时,定都汴梁的北宋和苟安杭州的南宋,都没有了汉唐的雄风。西汉和唐朝的五百年,时间并不算长,但汉唐却赋予中国人博大的胸怀和勇敢的精神,那五百年的光荣,远远胜过魏晋南北朝、五代十国和两宋,也远远胜过元、明、清。

  西安,和西边紧挨着的咸阳一样,充满了阳刚之气和高贵不屈的精神,一个人,在长安城里呆得久了,就没有不敢干的事情。

  西安和咸阳一样,都是以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强盛为最高准则的城市,无论是谁,要破坏这个准则,西安这座城市都不答应。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清朝的慈禧太后在仓皇之中领着光绪皇帝逃到了陕西,在长安城里住了整整一年。当时的慈禧,依然像在北京城一样,不问百姓疾苦,不顾国家危亡,整天花天酒地。当时,西安城里愤怒的饥民集体向巡抚衙门上书请愿,劝说巡抚杀掉慈禧,当时,能有这个想法的,大概只有的西安人了。

  1926年春,河南土匪刘镇华在吴佩孚、张作霖的支持下,纠集10万人进攻西安,杨虎城、李虎臣率领不足万人的国民军,和全城百姓一起坚守西安长达八个月,最后终于迎来胜利,“二虎守长安”成为历史佳话。1936年冬天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坐着飞机在全国飞来飞去指挥内战的蒋介石第一次到西安,就被杨虎城和张学良抓了:“带领全国人民一起抗日,否则就别回去了!”

      西安高新区
  新时代的西安是什么?官方说是关中平原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是中国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是“世界历史名城”,无聊文人说是废都,更多的人还是认为,西安就是传说中的长安。

  西安,是汉高祖刘邦,是汉武帝刘彻,是唐高祖李渊,是唐太宗李世民;西安,也是飞将军李广,是战神李靖,是诗仙李白,是民族功臣杨虎城;西安,就是长安,是汉唐的都城,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更是无数中国人梦想回到的“万国来贺”的盛世繁荣。

  西安,是秦始皇兵马俑,是大雁塔和钟楼,是灞桥的柳和曲江的湖;西安,也是羊肉光泡和肉夹馍,是用大老碗端着吃的扯面,是大声吼着唱的秦腔。西安,更是西安交大、西北工业大学、四医大和63所普通高校,是中国的航天城。西安,承载着陕西人最普通的生活元素,也寄托着全体中国人伟大的梦想。

  习近平主席和印度总理莫迪在大雁塔前

  2013年9月,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重要演讲中说:“我的家乡,中国陕西省,就位于古丝绸之路的起点。站在这里,回顾历史,我仿佛听到了山间回荡的声声驼铃,看到了大漠飘飞的袅袅孤烟。这一切让我感到十分亲切。”从这番话语中,我们可以听到,他在向往,在新的时期,古老的华夏之邦能以新的形式再现当年丝绸之路的繁华与诗意,古老的西安能够重新成为世界瞩目与向往的汉唐长安。

  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早已经向东、向南宁转移,现代文明也不需要山川险固的王图霸业之地,因此,西安不可能再次成为一两千年以前的那个汉唐长安。但是,在新时期,借助“一带一路”的宏伟蓝图,在全陕西人的共同努力下,西安人只要在低头“捡烟头”的同时,抬起头来,挺直腰板,齐心协力,多干一些实事,多干一些大事,让西安引领起中国西部的腾飞,那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中国的西部不只需要安宁,更需要腾飞,这是西安必须要完成的历史使命。

  西安,不只是谁的西安,也不只是一千多万市民的西安,它是陕西的长安,是西北的长安,也是中国的长安,是世界瞩目的长安。

上一篇:凤凰飞过的地方——神奇宝鸡 [2019-09-19]

下一篇:忆母祭文(宝鸡 田红旗) [2019-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