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蟠龙风景如是好 (史永峰 武玉娥)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电台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3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在八百里秦川西垂的陈仓大地上,“党阁老后人卖院”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妇孺皆知。我就是在长辈们“莫做党阁老后人”的警示教育声中长大的。每当我从渭河“蟠龙大桥”上穿过,遥望那形如盘龙昂首傲视陈仓的蟠龙高塬上那座凌空凸出的山峰时,心中就会油然滋生出对养育出一位“大清阁老”党崇雅的蟠龙山村的好奇与向往,希望能有机会领略这个山村神秘的、富含传奇色彩的风光。
 
  十二月十四日,我随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组织的扶贫采风活动,与本市的作家、艺术家们,如愿考察了这块风水宝地!
 
  清晨,与几位文友驱车从宝鸡高新区出发,向北穿过蟠龙大桥,沿蟠龙大道驶上蟠龙塬坡口,即按导航提示左拐进一条平直宽敞的大道一路向西疾驶约十多分钟,在大道尽头处拐入下坡路段,就进入了金台区蟠龙镇蟠龙山村。村子不算大,沿塬边半坡平台东西分布,纵横几条街道,两旁农家房舍错落有致,典型的渭北黄土高原小乡村。我们来到了村委会,蟠龙镇镇长刘波和蟠龙山村党支部书记闫永利等镇村干部与我们协会会员、金台区政协副主席严晓霞女士早已在此恭候,迎我们到村会议室简单介绍了蟠龙山村的基本情况后,便亲任向导,带领我们游览这个小山村的风貌和党崇雅故居。
 
  出村委会大院,沿村庄南一条小道顺坡而下,但见一座土城堡的残垣断壁东西横向,静卧在杂草丛中,依稀可见的宅院遗址和几处荒废的院落残痕断墙,昭示着这座土城堡曾经的繁华景象;正前方不远处一座破败的高大土木结构的瓦房竖立在废墟之上,看上去摇摇欲坠;那裸露的粗壮的圆木屋架和前沿的青砖、木板以及依稀可见的雕梁画栋,足以让游客遐想当年阁老庭院的富丽堂皇!
 
  绕过阁老庭院,沿坡道西南而下,就走上了蟠龙塬西南尽头突兀而出伸向秦川的船型平台,这,便是在塬下仰视所见的“蟠龙山峰”。站在这平台上,凌空东望,金水河由千山而下,一泻千里,汇入渭水;西岸宝陵塬边金台观与此处成犄角遥相呼应,宝鸡老城尽收眼底;南眺,魏巍秦岭脚下,八百里秦川东西伸展,一望无际,渭河两岸,高楼林立,一座新兴的现代化都市一览无遗,犹有虎眈龙跃之感,好一处风水宝地!
 
  回身沿塬边小道继续东走,但见一排窑洞掩映在半坡杂草丛中,窑前庭院遗址依旧依稀可见。站在土城堡东头的废墟上东望,虽村庄树木遮挡,但知不过十余里便是蟠龙塬的尽头,一条千河峡谷,将其与关中大平原阻断。一路上,文友们七嘴八舌议论着党阁老的逸闻轶事,讥笑着其后人卖院的趣事与不肖,我却心生感慨,竟有为其后人鸣不平的想法来。
 
  我在想,四百年前的蟠龙山庄,固然是一块风水宝地,出了一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中豪杰党阁老,但这前有滔滔渭水,后是漫漫山地长坡,左右被两条峡谷阻断,出门不是爬坡就要涉水的孤塬旱地,也不过是一块远观景如画、身临移步难,靠天吃饭的穷乡僻壤!纵然是党阁老留下了万贯家产、金银塞椽,后人们岂肯犹抱着“几百年后再出一个阁老”幻想,蜗居在这块狭小的“风水宝地”上而不思冲出孤塬,为自己争取一方广阔的生存空间?倘若换作吾辈,在无力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时,又岂能不会产生变卖祖业移居他乡的念头?!
 
  这样想着,走出了“阁老山庄”,又随采风团驱车上塬,游览“蟠龙新区”。
 
  这是一座正在兴建中的现代化新城。广阔的平原上,底县公路穿境而过,东接陈仓,突破千河峡谷的阻拦,与关中大平原连成一片,直通古丝绸之路的起点古都西安;西越金陵河,与宝平公路衔接,直上大西北塞上高原!一条蟠龙大道贯通南北,顺塬而下,将新区与市行政中心连成一体,滔滔渭河天堑变坦途。塬上微风徐来,草木清香,居民小区拔地而起的高楼与“一环(环绕塬边的宽幅生态林带)三廊(三条宽幅休闲、观光的生态景观廊道)”的绿树林荫交相辉映,犹似仙境落人间;新区内蟠龙文化公园、森林公园、城市中心公园各具特色,又相映成趣,商贸、教育、休闲、运动以及工业园区、科研机构等现代城市基础设施与文化元素一应俱全;新区以北,生态农业园星罗密布,果蔬鲜亮,飘满泥土清香;农家庭院,风味小吃,满是渭北风情;村前池塘,鸭鹅戏水,岸边林荫,曲径幽深,好一处“盛世桃源”!
 
  蟠龙新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新区规划总面积128平方公里,城市人口30万。目前已经建成初具规模的一期项目面积约43.8平方公里,主导产业产值贡献达到80亿元,计划到2025年实现以文化创意、休闲旅游、医疗健康、节能环保为主导的“四大先导”幸福产业体系初步形成,产业产值贡献达到180亿元的中期目标,到2030年,在完善“四大先导”产业体系的基础上,形成较为完善的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军民结合产业、机器人及智能制造等五大潜能产业体系,实现主导产业产值贡献达到350亿元的目标!不久的将来,蟠龙新区不仅会让充满传奇的“阁老山庄”乘上新时代的高速列车焕发出新的气象,而且必将是最佳的宜居、宜业、宜商、宜游与宜心的生态文明之地,成为宝鸡城市群中一颗璀璨绚丽的“塞上明珠”!
 
  游览了蟠龙塬的风光,听完新区工作人员激情满怀的滔滔介绍,我忽然又想:假使当年卖院的党阁老后人今天犹在,他们还会不惜背负被世人讥笑的骂名,卖掉“阁老庭院”而游散他乡么?!
 
  史永峰,笔名冷梦良,中华艺术学会会员、中国孔子基金会宝鸡孔子学堂客座讲师、宝鸡市孔子研究会理事、陕西省孔子研究会会员、宝鸡市传统文化促进会会员、宝鸡文学创作学会副秘书长、宝鸡市杂文散文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公安文联会员。小说、散文、杂文散见于全国各类报刊杂志,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其杂文集《阿Q重返人间》;秦腔剧本《寡妇送匾》获宝鸡市戏曲创作三等奖。在《中国当代文化与教育》、《宝鸡社会科学》等杂志发表《论孔子的“为政以德”思想》、《国学的基本精神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石》等学术论文。近年来专心总结整理近30年来研读《论语》的心得体会,潜心撰写《冷梦良论语新解》一书。
 
  武玉娥,退休干部,文学爱好者。

上一篇:情系南瓜 (宝鸡 张瑞敏) [2019-12-23]

下一篇:冬日柿香 (张晓峰) [2019-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