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冬日柿香 (张晓峰)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3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冬至回老家已成为我多年的习惯,八十岁的老母亲见我回来又念叨着柿子熟透了,让我将屋后的柿子摘了。而我却不以为意,不是不愿意去摘,是因为现在柿子多得到处都是,不像苹果、梨那样耐放。往年还有来乡下收柿子的客商,可今年却迟迟不见。节俭了一辈子的老人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果子成熟了就要摘,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若不然,便是一种浪费,内心就会感到不安。
 
  为了不让母亲生气,我不情愿地扛起梯子,提着竹篓,来到屋后,看见枝头挂满红灯笼似的小柿子,心中顿生别样的情怀。常理说柿子应在霜降后采摘,现在都数九寒天了,但这一抹火红,像暗夜深处的盏盏明灯,如这红红火火的日子,叫人心生暖意。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母亲为何这般偏爱它!
 
  我站在梯子上,小心翼翼地由低到高一个一个地摘着,红彤彤的柿子大多已经熟透发软。我慢慢摘下来递到母亲手里,她整齐地摆放在大箩筐里,低头弯腰的瞬间,我看见她鬓角深深的皱纹里流露出来的喜悦……
 
  记得小时候,柿树极少,只能在远离村庄的沟边、塄坎才偶尔见到,那时候能吃上柿子也是一种奢想。到了冬季,街道上总会听到挑着扁担的农夫的吆喝声,担子两头的竹篓上用绳索固定着木盘,木盘里摆放着码得整齐的柿子,有软柿子、火罐柿,还有用温水暖熟的硬柿子,都是论个卖,一毛钱可以买十多个。有的买家直接在木盘吸,一口一个,吃得满手柿子汁,吃过后数柿子把再付钱。
 
  脆柿子像冰糖般甜,干脆爽口;火罐柿子,皮易剥,嫩嫩的果肉上泛着饱满的汁,吸到嘴里又黏又甜;若吃冻柿子,就用温水暖一下,待柿子化到八九分时,里头变稀变软,轻轻把皮剥开,吃起来黏糊糊的,等全化开了,用嘴吸,果肉里满满的汁水,哗啦啦地流进嘴里,甜蜜的柿香瞬间就溢满唇齿,热冷交织,爽滑而甜美。
 
  母亲每年会将柿子仔细挑拣后晾在屋顶,经过风吹日晒,水分挥发后,柿子表面会凝结一层薄薄的糖霜,而后变得扁实,因此而得名柿饼。想吃时可以将柿饼切成细条,作为一道不错的菜肴,抑或沏一杯热茶,嚼一口柿饼,那滋味香甜爽口,不失为冬天清热解燥之良药。
 
  一树柿子让我采摘无几。从母亲收获的笑脸上,我感到了喜悦和兴奋,对于即将进入不惑之年的我,回家何尝不想多看看母亲那慈祥的笑容呢!

上一篇:蟠龙风景如是好 (史永峰 武玉娥) [2019-12-23]

下一篇:拥有那份的执着(作者:陕西宝鸡 范源) [2019-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