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关于树的心事(宝鸡 王宝莉)

编辑:杨光 来源:宝鸡杂文散文荟萃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一整天的会议令人生出些疲惫,不经意间目光穿过窗棂看到北面塬边整齐的松树,远远地仰望,象列队整齐的士兵在等待检阅,脑海里一下子涌出许多关于树的“蒙太奇”。
      这些年人们觉醒了,理性了,种下越来越多的树,树们的队伍迅速壮大。树使天蓝了、水清了、气爽了、鸟来了、城市更美了。可新栽种的树要一年年的生长,无论如何也没有捷径可走。人常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可现在的人巴不得早晨种树下午就能乘凉,人们等不及。所以不时看到高速公路上,卡车拉着不知从哪里移出的大树疾驰,而且有意味的是东边的树拉往西边,西边的树又被拉往东边。从那粗大的树干看,这些树应该有些年龄了,它们有的被砍的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杆,有的长长的枝条被拖在路面上,每次看到这情形,我都会感觉那受伤的躯体一定很疼。我知道这些可怜的绿色生命是冒着“树挪死”的不测被拉到遥远的城市去当“移民”,于是便心生怜悯,感叹在急功近利的时空里,连树也不能幸免。
      也许那些树曾经是鸟儿们的家园,冬去春来,北归的大雁将去哪里安放新巢?
      也许那树上盛开的花朵年年岁岁都是蜂儿劳作的对象,可是去年那棵花事繁忙的老槐树呢?
      也许那棵枝繁叶茂的“皂角王”是山外的游人钟情和常常歇脚的地方,如今却不知会根落何方?
也许……
      忽然就觉得那些树是有感情的,它们一定是在一路哭泣,像不愿离开故乡远嫁的姑娘。它们甘愿寂寞地在山里自由生长,也不愿远嫁“豪门”,城市的树娇贵,有专人伺候,专供人欣赏,为此,公园里有些树不惜长的奇形怪状,而山里的树粗狂、质朴,它们原本就是为山而生,每一棵树都是大山身上的血肉。数不清的树让一座座山变成了绿色的睡美人。山有树方显威,树因山而愈雅,绿树和着青山秀水吸引着人们纷纷从喧嚣的城市进山追慕自然,找一块不一样的风景放松神经,寻找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放牧心情……
      那飘逸的柳树、古朴的槐树、挺拔的松树、不但像一把把撑开的巨伞为我们遮风挡尘,通过吐故纳新净化空气,而且它们更像是一位位全科历史老人,那一层层年轮里不但记录了自然界的风风雨雨,更隐含和见证了数不清的历史故事,难怪有人说,看一个城市的历史是否悠久,就看其树的年龄。可现在不一样了,孔方兄这玩意儿有时候真的能买来许多东西,包括历史和文化。所以有钱的城市挖东墙补西墙花重金买大树进行移栽,不惜以伤害一地的自然风景来换取另一处的人造美景……,尽管人们想了不少办法想让那些树顺利地存活下来,精心地给它们挂吊瓶,补充营养基,可一些大树在移栽后仍无可奈何地死去,留下那干枯的身躯似在仰天呼啸着对命运的呐喊,也令我情不自禁地心痛和惋惜:这样一棵大树要生长多少年?挖走了大树,也就必然破坏了原有的生态,自然的东西人类又是很难修复的。其实违背树的意志,也许和伤害动物无异,植物也是生命,也是人类的朋友,也需要与它们和谐相处,如此就想到了更多,比如高耸的烟囱在发达地区和美丽的城市被强行拆除,却又在偏远的地方悄悄崛起;城市静了、净了,农村却在重蹈覆辙;城市不断地与国际接轨,修正发展的轨迹,农村却在重蹈覆辙,盲目的仿效已被抛弃的发展模式,甚至“邯郸学步”,丢失了自己的天性和优势。朋友的文章说:母亲的家织布正漂洋过海穿在“老外”身上,我们却在越来越多地使用化纤产品,父辈们种植的绿色农产品是城里人餐桌上的美味佳肴,农村的孩子却因廉价和贪图口感,喝着色素与香料勾兑的劣质饮料……。科学发展正成为使用频率越来越高的一个词汇,但我们的行为却常常会不自觉地与其相悖……当我们越来越多的把山里的大树移往城市,可曾想过那里的风景是否还会依然美丽?
      我尚不能算是环保之路和科学发展大道上一个执著的行吟者,而只具有普通人的情怀,但从此许多关于树的心事就再也放不下……

上一篇:启文巷记(宝鸡 王维新) [2011-12-29]

下一篇:母亲就是佛(宝鸡 王 枫) [2011-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