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惊蛰叫醒春天 (马科平)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好像窥见了自然的神秘,地脉深处的细胞开始萌发,它们积聚能量,喷薄而出,暖暖的气流在地下暗流涌动。寂静的远山,大片的田畴,无垠的原野似乎在微微颤抖。恍惚之中的尘嚣纷纷抖落,仿佛听到冬虫苏醒伸腰展翅扑棱棱的声音。
 
  惊蛰分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黄鹂)鸣;三候鹰化为鸠。”就是桃花盛开、黄莺啼叫、燕子飞来的时节。惊蛰,叫醒了春天,蛰伏泥土冬眠的各种昆虫,钻出地面,开始活动。抬头看天,冬日远遁,正是春光明媚,蓝天白云,澄澈深远。大地远山,好像刚刚洗过,空灵洁净,纤尘不染,真实而生动。
 
  春风吹拂,像羽毛一样轻抚,原野呈现勃勃生机。当撩开一蓬一蓬的荒草,看到微黄纤纤的嫩芽,感受到的只有温暖,那是缓缓而来的温暖、不急不躁的温暖、源源不绝的温暖。草丛出现了蠕动的蚂蚁,它们小心翼翼地爬行在一个个土堆间,轻快而又悠闲。
 
  大自然忽然间热闹起来。山,手牵手,为穿上新绿而翩翩起舞;水,悄悄荡起羞涩的涟漪,游鱼灵动,惊出沉睡的青蛙;那些草儿、花儿、鸟儿、虫儿不约而同地涌现,在安逸的阳光里感受春天;燕子软语呢喃,麻雀叽叽喳喳,天地之间,这些自由的精灵在飞翔、歌唱。于是,春天扑面的气息,就在空中弥漫、挥洒、烂漫。
 
  日渐油绿的麦田、翠绿的草地,那是田野的底色。桃花初红,李花现白,樱桃花、杏花以及柳树的嫩芽,也只是点缀。逐渐开出的,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的黄,才是浓墨重彩的重头戏。
 
  惊蛰,叫醒了春天,从南到北忙春耕。农具的添置和修整,田间除草和果树疏花疏果。过去农具都是木制品,像犁、耙、车、耖等,木制的农具不如现在的钢铁牢实,用了一年,必然多少有些松动和损坏,必须进行修理。田间杂草开始疯长,若不及时除掉,就会出现草荒苗的现象,影响庄稼的产量。
 
  对苹果、桃子、酥梨进行疏花疏果,会减少落果,保持树势不衰,保持稳产,提高果实品质。疏花疏果一般人工进行,花蕾明显露出,花蕾顶端显红后较为适宜,还要根据时间、气候、花量、树势、品种、花芽、距离、副梢、果枝等因素综合考虑。
 
  我远离自己村庄久矣,却常被她从睡梦中唤醒。或许,这也叫惊蛰。村庄蛰伏于体内,原野游离于梦境,这不是什么情结,是一种纠结。无论走得多远,离开村庄多久,村庄总在心中。当这个春风醒转时节来临,我生命的时光穿越似水的流年,灵魂细微的痉挛如同寒风中打了一个激灵,让人冷不丁地醒来。
 
  似乎所有的生命又重新焕发出了生机,蓬勃生长。抓把泥土,芬芳亲切。掬捧河水,岁月流淌,永不停息。抚摸大地,绵软温柔,感受大自然的脉动和心跳,无限的希望已经挂在柳叶青青的枝头,春意盎然的芳菲已经铺满人间。

上一篇:难忘春耕 (逯富红) [2020-03-02]

下一篇:蟠龙塬上蟠龙人(陕西千阳 李玉霞)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