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蟠龙塬上蟠龙人(陕西千阳 李玉霞)

编辑:王亚恒 来源:宝鸡散文家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09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冬日,一个寂静的早晨,我们一行人如约来到了蟠龙塬上的蟠龙山村,村委会院子里已经有人在忙碌。沉寂的村子禁不住搅扰,蟠龙新的一天拉开了帷幕
  认识一个地方,不能单凭道听途说,只有走进它,才能拂去浮尘,触摸其筋骨,感知其生生不息的动力,有如认识一个人,只有远观是不够的,还需走近他,从言谈做事中品评他的秉性。蟠龙,它就像邻家的孩子,只是在偶尔遇见或听到别人提起时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走进蟠龙,认识真正的蟠龙人,始于这个寻常的早晨。
  我们将追寻的目光首先锁定在古老的蟠龙塬一个名为党崇雅的人身上。穿越时间的隧道,也许能捕捉到蟠龙塬人先辈们留下的印迹,把握他们一路走来的经脉。党崇雅是这条经脉上一道鲜明的标识,这位从蟠龙塬上走出去的封建朝廷重臣一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廉风清名,现如今被列入中国历代名相录,为世人传颂。
  怀着对党崇雅深深的敬意,我们试图找到与他有关的蛛丝马迹。经过一段蟠龙古城墙的残垣断壁,偶遇一座蓝瓦木门、歪歪斜斜杵在寒风中的古屋,尽管它们与党崇雅并无直接关联,却让我们触摸到了岁月最真实的沧桑。在一处僻静的山卯,我们终于看到一个整齐的独家小院,一座精致的平房。从院子里一尊汉白玉雕像判断,这里应该是党崇雅的故居遗址。虽说是遗址,但丝毫看不出岁月残存的痕迹,而今只有村子里新建的“党崇雅纪念馆”作标记,满满的文字书于屋内的墙上,记载着主人曾经辉煌的历史。屋外,“党崇雅”一袭白色装束,目光坚定,凝视远方。
  站在雕像前的空地上俯瞰宝鸡新城全貌,仿佛站在了历史与现实的交接点上,身后是那一段已经风化在时光里的历史,前方则是一座现代化城市,不禁使人感慨万千:时光的车轮滚滚向前,终有一天,我们连同眼前的一切都会被碾轧在历史的车辙里,唯有那些零星的碎片沉淀下来,储存在岁月里酝酿成了又一部历史。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唯有当下,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见证蟠龙塬人怎样书写今天的历史。
  在蟠龙,就有这样一位大手笔的人。当年轻的镇长郑重其事地介绍这位年届花甲的老人时,看着他毫无反应的表情,一身寻常百姓的打扮,便觉得他手拿扩音器实在是有些夸张。可是,当他对村里的那些景致娓娓道来时,我立刻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惭愧。一处被称为“月牙池”的半圆形水塘前,老人疾步踏上水塘上的小石桥,询问大家:“你们看这像什么?”大家面面相觑:不就一个石桥么?他指着水塘的外沿:“这难道不似人腰间的一个襟带么? 是不是很像古代做官人的人悬挂在腰间的革带?”大家愕然,他丰富的想象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走到一个小池塘附近,他灵巧地跃上一个小木凳,按下开关,两股强劲的水流立刻喷向池塘,很是令人惊奇。刻在走廊水泥柱上的对联字体遒劲有力,内容通俗贴切,老人自豪地说这是自己的杰作,试问,有那个人不想把自己毕生的作品呈现给世人?
 
  每到一个地方,老人都能对一个平常的物件或者地方意会出丰富的内涵。文绉绉的对联,通俗的打油诗,他都能随着景物的变换脱口而出,旁边的人连连点头:“真的是那么回事,极像!”每当这时,源自内心的自豪与自信洋溢在老人平静的脸上,对他由衷的敬意充斥在每个人的内心!他有极强的记忆力,丰富的想象力,令你很难相信这是一名普通的农村老人!谁说人可以貌相呢!谁又能小瞧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涝池呢!它们或许就隐藏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蕴含了一位其貌不扬者的智慧!
  秉承先辈精神,尽显蟠龙人的风采!年轻的蟠龙塬人丝毫不逊于他们的前辈,初具规模的农村专业合作社,南果北种的试验园,正在兴建的蟠龙新区,蟠龙的发展蓝图正稳步变为现实。有了丰厚的历史积淀,有了年轻有为的领导者引领,有了寻常百姓的倾心奉献,蟠龙如一条盘着的龙正在奋力舒展身躯。
  因为走进,蟠龙这个地方不再陌生,一代代蟠龙人从不懈怠这片土地,也从未辜负历史赋予蟠龙塬人的盛名!年轻的蟠龙人以全新的思路与理念,紧抓时代赋予的机遇,用睿智描绘这里的今天,以现代建设者的自信与魄力谋划它的未来,塑造蟠龙不朽的名片。
  也因为走进,我更不敢说了解蟠龙,识得真正的蟠龙人。人不可貌相,对于一个地方,又如何能仅凭一己之见而臆断它的过去与未来呢?就如这片土地,数十年前,这里还是零散的村落;而今,一座新城已具雏形,谁又能想象几百年之后它会是什么样子呢?  
 

上一篇:惊蛰叫醒春天 (马科平) [2020-03-05]

下一篇:含泪的问候(陕西眉县槐芽中学 秋水) [2020-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