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情系石头河 (徐斌会)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2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石头河发源地在秦岭山脉的太白山、鳌山之下,它虽不是很长,却演绎出了地标、文化的传奇。
 
  所谓石头河,在一名跋涉者的眼里,是一个饮水的地方;但在文字的记忆里,它不仅仅是河那么简单。石头河不是很宽,就在山峰的夹缝里。说具体点,就在五里峡、大蹇沟、沙沟、路平沟、鹿台沟、后河、白云峡、三岔峡、吉利沟的高山峻岭间,每一滴雨,都感受到了石头河的辽阔。雨滴穿过树林,从每一片叶子上滑落,汇成溪流,溪水欢快地流动着,或高或低,或急或缓,不停地流淌,不停地汇聚。
 
  曾经,是一滴水的温柔。如今,是一条河的神圣。
 
  石头河很美。奔腾的河水,积蓄倾泻的力量,像一个形容词追逐一个名词,惊涛骇浪之后,把太阳的高度压低。
 
  辽阔陡狭的河岸,就是我们向往的村舍。
 
  我不是地质学家,不知道一滴水为什么要携带地层深处积蓄的能量,想方设法冲出地面,流淌成江河,千年万年。可是,我要说石头河水库,这个闻名三秦大地的黏土芯墙、砂卵石坝壳的土石混合坝工程,20世纪70年代后期,就把石头河紧紧连在了一起。眉县、岐山尽得灌溉之利,而今,又成了西安、宝鸡的水源地。
 
  著名的斜谷栈道,就是沿石头河觅道而成。这里也因此演绎了数不胜数的英雄斗豪杰的智和谋、心与计的故事,吸引文人墨客寻迹。
 
  我不敢述说药王谷的前世今生,它究竟以怎样的执着,默默陪伴着药王孙思邈的神话传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悠悠石头河水,在年年岁岁的春夏秋冬里,为不息的流淌准备修辞。缥缈烟波,恍惚之间,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犹在眼前耳边。
 
  高高的河岸,总有一片熟地,表情柔软,山峰与山峰之间,隔着沉重的河水。
 
  我们的祖先,就这样择水而居。
 
  我不敢讲述岳水宫的前世今生。我怕王莽追刘秀的传说多得让人应接不暇;千年青峰山,究竟以怎样的执着,默默陪伴英灵公主凄婉着,青青草里,绿了又绿。凄美的传说,醉了多少世人。关于爱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也不敢描述青峰峡,清清溪水,从山峦险峻的悬崖峭壁中倾泻而下,与飞溅的瀑布相映成趣。对游客来说,仿若天然氧吧,绿得让人忘却了世间怎么还有这一色;七星潭,清溪幽幽,湖畔常常有水鸟悠闲地踱步、嬉戏,和偶尔来此处的垂钓者,共同书写“天人合一”的诗句。
 
  这些,都不是这里的全部,只是石头河觅道的水星,从源头到河流,闪烁的群星,开满黛蓝色的天空。
 
  蓝天白云下,古城、集市、乡村、人流。一切是这样平缓,一切是这样从容。
 
  一河两岸,承载着追随者无限的情思、无限的遐想。我怀揣一分敬畏、一分虔诚,逆流而上、顺河而下,是我一生必经的风景。
 
  凝望石头河,两岸绿意盎然,朦胧而飘逸。河水,绵绵情意,滋润在心底。这里有河、有山,有传承的文脉,有一段最繁华便利、天人合一的河湾湿地美景,生生不息奔放着对这方土地的挚爱……

上一篇:最是一年春好处 (史怡蕾) [2020-04-09]

下一篇:家乡田野上的小麦花 (韩星海) [2020-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