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老街 (杜敏)

编辑:张艺龄 来源:宝鸡日报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1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抬眼望去,我的小城四周都是高大的秦岭山,小城就被大山环绕着。小城很小,一条街道从头走到尾也就一根烟的工夫。一转眼,在老街走了几十年了,每每走到街上,那种亲切、那种熟悉、那种踏实的感觉会扑面而来。
 
  幼时家就住在老街头。记忆里的街道窄窄长长,两边是矮矮的铺面,如杂货铺子、百货商店、两三张桌子的小食堂、缝纫社……学校就在街道中间,每天要在街道上来来回回走好几趟。夏天的早上,街道上静悄悄的,到放学时,街道上已经人声鼎沸了。一路走过去,会看见街坊邻居们坐在大柳树下,摇着蒲扇逗小孩玩,还有端着碗边吃边说说笑笑的。那些大婶大妈大伯大叔们的模样已经模糊了,但纯朴的、豪爽的笑容,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很多年后我还经常想起。那时人们的物质生活是匮乏的,但精神世界却是极其富足而快乐的。
 
  冬天的早上,黑乎乎的天出奇地冷。上学路上几个小伙伴相约着,提着小火炉,星星点点的火星忽明忽暗,伴着我们走进教室。下午放学回来,街道笼罩在暮色和炊烟中,杂货店前,邻居正扛着一扇黑色的门板准备打烊了,街上极少的几个铺面也都陆续关门了,屋内昏黄的灯次第亮了起来,街道很快便冷清下来。吃过饭后,父亲会领着我和弟弟去一家单位看电视,小孩坐前面,大人们坐后面,一台电视前围着许多人,那应该是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了。夜已深,回家的路上,街道安静极了,有父亲拉着我们的手,全然不觉得冬夜的天黑和寒冷。
 
  关于街道的记忆太多了。大雨滂沱时站在房檐下避雨,伸手去接那一串串晶莹剔透的雨线,溅出好看的水花;雪花飘舞中,我们在街上追逐玩耍,抛着雪球,笑靥如花。放学后我们呼朋唤友,在街头跳皮筋、打沙包,玩够了才回家。拿着有限的零花钱,在街上小店买一包瓜子、一根冰棒、几颗棒棒糖也觉得满足极了。
 
  在老街,会真真切切感受到独有的烟火味。蔬菜瓜果、各色山货一应俱全,春季的野菜及新鲜的竹笋、香椿让人大饱口福。花椒成熟了,老街的空气中都飘着扑鼻的凤椒香味。叫卖声、讨价还价声,让老街格外活色生香,日子在这烟火味中透着生机和惬意。
 
  我们在慢慢长大,老街也在悄悄变化着,土路变成水泥路了,漂亮的路灯安上了,晚上也亮堂热闹了。街道两边的楼房越来越高,繁华的门店和商铺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老街只是显得更狭窄了。邻居们陆续搬进了楼房,儿时的院落早已难觅踪影,只剩下永远抹不掉的模糊记忆。
 
  老街是狭小的,但又很广袤,我们相依相伴的时光充实温馨。每每从外面回来,我一定会先去老街走走转转。那里有一种神秘的魅力,让我无法与它割舍。它见证着我的成长和喜悦,见证着我的别离和悲伤,见证着小城的繁华和萧条、寂寞和悲凉。老街就这样融入岁月深处、生命深处。它如故友、如亲人,走进它,我的心会感受到它那么的亲切、那么的踏实、那么的温暖。

上一篇:母亲织的格子床单 (孟民) [2020-11-1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