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西部美文

年味杂记八题:传承家风家训

编辑:张艺龄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5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传家之训

【壹】叩首

2021年2月12日,又是一年。

这一年,我父已半百,正逾天命之年。《淮南子·原道训》有云,“伯玉年五十,而有四十九年非。”在今天,他亦手书过往,谈及一些感恩与怀念,缅怀儿时岁月,看到图一中的“叩首”,我感同身受至斯。

忘了是从哪一年开始,在除夕夜里的年夜饭上,为长辈磕头已成为我们家庭惯例,是我们的家风家训。三六九,是佛学中的吉祥数字,信众去寺庙拜菩萨乃三跪九拜,我家也是九叩首。我父常说,老人就是家里的菩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是非常相信的,这是很多年来全家的坚持,冥冥中有功德自修。不怕诸君见笑,第一年磕头好像还是小学,那时候自尊心强,因为家里发压岁红包都是在磕完头以后,那会儿觉得磕头是为了换红包,秉持“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想法,宁肯不要压岁钱。真是傻瓜,能低下去,才能站起来。

我父常是一杆尺,又或一道柱。他常说,“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亦常常说,“要是太累就回我身边”。他很细心周到,几乎能面面俱到所有,但也常常化作狂风暴雨,可夺君一命。那有什么办法,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也敬仰很多。毫不夸张的说,我父身上有很多优点,或许什么时候我会写一些东西分享给大家。总之2021年第一天,我俩都想要分享“孝”之一字。

【贰】似是年味飘香

——我父爱吃,特别是家里的味道。

我父常言,“吃乃人生一大乐事。”如若不让他吃东西,气是肯定要和我生的。他最近常常念叨奶奶的鸡肉麦饭,姥姥的红烧肉,那真是一绝。其实又能吃多少呢,只不过是一种追逐生活的情趣和仪式感。说起鸡肉麦饭,昨晚在奶奶家吃了一顿后,他信誓旦旦提出要做一个给大家,说起来还挺期待的,毕竟长这么大只吃过我父的一顿番茄炒蛋,那滋味儿确实让人魂牵梦绕,赞不绝口。我父追求仪式感,每年过年雷打不动第二大事,是全家一起合影,记忆总会老去,照片还很鲜活,为了多留住一些回忆,为了几十年后多些故事和温柔,来自我父的温柔。

大家都说现在的年好像没什么意思了,没小时候那么浓重的年味儿了。其实我觉得过年就是能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人生是在倒计时,特别是在庚子鼠年,生存已属不易,武汉疫情后有很多车和房已经失去主人了,这样看看,能吃一盘子菜,喝同一壶酒,出现在同一张相片里,这已是春节最大的年味儿。

【叁】一只令人跳脚的狗

——我父不喜欢养小狗,真是一个冷峻的男人呀。

2017年1月的那个寒假,我抱回家一只小狗,起名叫“虫虫”,这真是令我父跳脚的一件事,因为全家只有他并不喜欢养小动物。从小我家母系一派都喜欢小动物,喜欢毛茸茸,可可爱爱的小家伙,可是家里有我父,他谈起这些东西面色一沉,眉头一皱,冷声拒绝。

从小,养过小兔子,我父把它们送回老家长大后挖洞逃跑了;养过小鹦鹉,我父认为叽叽喳喳,坚持把它挂在室外后来被人偷走了;养过小鸡仔,上课的我拜托我父帮忙让小鸡仔晒晒太阳,结果跳楼自杀了。……在我心中,我父一直是个冷情的。

直到虫虫来我家融化了冰山男的心,虫虫是个聪明孩子,和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见我父开门声猛地冲下沙发汪汪汪,冲向门口向我父摇头晃脑,表示欢迎;我父坚称“狗就是狗,就是负责看家的”,命令其看家,于是很长一段时间,虫虫都认真负责待在门口表示自己尽忠职守,以获取我父认可;我父出差一周不见,回家前被我顶撞几句面色不渝,虫虫赶忙冲上去摇头摆尾,摆出亲昵姿态。

……经过很多事,虫虫终于打动了我父,偶尔还会向人夸奖。最好的证明就是,图中我父的手书中出现了虫虫大名。

【肆】两位冷硬男士

——男士们在一起总是不好沟通。

前两天,我父带着爷爷回家祭祖,难得一见得,感受到了来自我父的孺慕之情。老头子们总是有自己的想法,开车回家的路上,四十分钟车程,我父怕爷爷晕车,让坐在副驾被拒绝;我父怕爷爷热着,关了空调再给开窗被拒绝;我父怕爷爷烟瘾犯了,递了根烟被拒绝。……父子俩的对话让我忍俊不禁,老头子的倔强让人无可奈何,我父明明生气了还要一问再问,言谈话语中是深藏的爱意和不容察觉的眷恋。

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父还是个孩子,也会在自己的怀抱港湾中停留休息,也会像个孩子一样,声声喊“爸”。我父像座山,巍峨高大,顶天立地,是我的英雄,从前没发觉过的童真和孩子气,让我有些珍惜,也有些感动。谁的父母不是孩子呢,只不过把些许稚气和眷恋掩藏在铮铮铁骨下,然后成长,成家,成了孩子的父母,成了不轻易表露爱意和软肋的人。这可爱的孩子气,难得一见。

【伍】负重的幸福感

——牛年大吉,我父是个拓荒牛。

我父是家里的长子,长兄如父,他有很多很多职责,负责从大山中开疆辟土走出来;我父是小家唯一的男人,头顶梁,脚蹬地,背上还要扛着我,他不敢病倒累倒,他的责任心很重。家里是头牛,勤勤恳恳,工作是头牛,认认真真,牛年大吉,拓荒牛大奖颁给他正好。

就像我父说的,家里债台高筑,收入微薄,但倾尽全部,也要给家人最好最多的,突然想到那句话,“当一个人手中只有两颗糖,并且愿意分你一颗的时候,显得尤为珍贵”。我父,就常常是这种,自己拥有的不多,但愿意把最好的给我们。也因此,我学着他做人。

【陆】消失的炮竹声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我父的记忆中,过年就是鸡鸣狗叫,集市叫卖,炮竹声声。我的记忆中,过年就是喝不完的可乐,打不完的吊瓶,发不完的高烧。但总归有一点是相同的,从我父到我的小时候,都会有盛大而璀璨的烟花,稍纵即逝,就像梦中的流星,说不准我许个愿什么时候就实现了;还会有各种炮仗,我小时候是个假小子,常常胆大妄为,把炮仗拿在手里点燃,有次还把手炸伤了;后来大点了,不敢直接用打火机点燃,于是点了一只香,捂着耳朵用香燃了鞭炮拔腿就跑,常被鞭炮把衣服炸个洞洞回家挨骂。

然而不管是我父还是我,现在都闻不到这种硝石燃放的气味儿了。童年消逝了,颇有些遗憾,可还好,至少我们已经经历过,烟花绽放在天空中最美的一幕永远在脑海中。

【柒】脱贫攻坚结束了

——春晚说:脱贫攻坚了,但我愿意为乡村振兴再奉献两年。

我父一直是党的忠诚战士。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我们一直在路上。我父是个钢铁巨人,风吹不倒,雨打不倒。我父是挺拔青松,雪下不倒,霜冻不倒。当然,一切都在我心里,我父是最好的。从成长到生活到工作到做人,我父一直在奉献,为我,为父母,为民众,为党,奉献一切。当然,我父也在收获,收获家庭,收获友谊,收获事业,收获人生。

我也将沿着我父的足迹,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走下去。

【捌】感恩

——应该心怀感恩。

我父提到了感恩。记起小时候看过一个系列的书《感恩自然》,在成长的过程中,我父也说,应该感恩父母,感恩朋友,更应该感恩对手,感恩敌人。以前,生活中经常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回家吐槽,我父教育道,应该心怀感恩,感恩批评我的人,感恩我的敌人,都是贵人,都会让我成长。一直铭记在心,虽偶尔仍有不忿,但感恩是大趋向。事实上,感恩让我反思更多,收获更多,领悟更多,或许我的格局还不够宽广,但我一直在路上;或许我还不够优秀,但至少在我父眼中我还行。

志向做巾帼,在路上。

作者:雷昱

上一篇:年的味道 (赵亚红) [2021-01-2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