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部之声>美文美声>美声散文

5元钱(作者:吕恭 朗诵:荷玲)

编辑:吕恭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0日
字体: 默认 分享到:

  这件事已经过去30多年了,如今日子过得越好,我就越加难以忘却,它使我懂得了苦难就是财富的道理……

  1969年夏天,我还不足16岁,但已经在武功县贞元公社桃大大队插队10个月了。一天中午,我收到一张汇款单,汇款额为5元钱,是母亲寄来的。当时正值文革中期,父亲的工资仍被冻结着,母亲一人的收入养家十分拮据。我已经好长时间未回家了,身上所剩无几。虽然汇来的钱不多,但对我来说却是一笔财富。试想,用5元钱买菜,能吃两、三个月,买盐,两年都够了呀,因而我非常满足。

  

  吃罢午饭,我便急切地赶到公社邮电所取款。可压根没想到,营业员查后说 ,这笔汇款不知什么原因未汇到公社,让我到县邮局去取款,还告诉我那里是6点下班。从公社到县城有两条路,大路通班车,有25里路,票价3角钱;小路20里,全是乡间便道。依我当时的经济状况,当然是选择省下3角钱而走小路。当时还不到4点钟,我算算时间还来得及,就大步流星地向南奔去。

  天可真热呀,稍稍西斜的阳光炽热地洒下来,无情的喷向大地,周围没有一丝风,活象在蒸笼一般。我一边走,一边用衣袖擦汗,就这样一口气走到县城东街口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戴手表的人,一问已5点40分了,这时我生怕邮局万一关了门怎么办?我就是图省钱才走了小路,万一今天取不上钱,那花费……我越想越急,情不自禁地由东向西跑了起来,一口气跑到大街的西头,看见邮局的门还开着,我的心里才安稳了些。

  进了营业部,里面还有一个营业员,是个和我母亲年龄相仿的中年妇女,她接过汇款单,看着满脸大汗气喘嘘嘘的我,不解地说:不就是5元钱吗,看把你急得。当我告诉她原委并说明我是从贞元公社一路走来时,她顿时睁大眼睛看着我说:这娃也是,20多里路,天又这么热,咋不坐个车吗?等找到了汇款单底联,又自言自语地说:这钱,应该寄到贞元么?咋就留到这了,害得人家娃娃跑那么远的路。当我最终从她爱怜的目光里接过那五元钱时,一路悬着的心才算落了地。

  我手里紧攥着那五元钱,信步由西向东走去,到汽车站一问,过半小时就有一班车。我算计着,这样的话,一个小时后就能回到公社,天黑前回到村子没问题。汽车站对门是一家食堂,门口一口大锅正冒着热气,一角钱一碗的大烩菜,上面漂着油花子,好像还有几片肉哩,旁边的柜台里是热腾腾的白蒸馍。也许是条件反射吧,就这一眼,瞬间,一阵饥饿感突然袭来。是啊,刚跑了那么远的路,况且这会儿也到了该吃饭的时候,我是真想吃一顿呀。我想,一碗大烩菜一角钱,蒸馍二两5分一个,刚才来得急未带粮票,买议价的是9分钱一个,这样吃一顿是2角8分钱,而坐车是3角钱。我在心里继续盘算,当然,吃顿饭再坐车回去是最好不过了,但我根本不敢想,要是那样,刚才走路省下的3角钱不就又没了么?我只能选择一项。还是坐车吧,已经走了20多里路,也确实够累的了。但那油花花香喷喷的大烩菜、白蒸馍,已是我好久不曾吃到的“美味”,那是当年任何一个知青心中的“念想”呀。我还年少,只要能吃饱,累就累去吧?还是先吃上一顿再说。至于坐车?对我这号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侈奢,还是拜拜吧。

  当我手里端着那碗诱人的大烩菜和两个大蒸馍在饭馆坐定时,就越发感到我的选择是那么的正确,是狼吞虎咽风卷残云还是细嚼慢咽徐徐品尝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但直到今天我能清晰记得的就是一个字,“香”!拿河南人的话说那叫老香啊!可以说,过后多少年,无论吃过什么,却是再也找不到当年那顿饭的感觉啦。所以无论怎样说,这顿饭,那叫值。

  饭毕,我又急匆匆地向原路返回,太阳落山前后,也不太热了,一路还算顺利,可渐渐地,天却暗下来了,终于,到离我们村还有五里地时,天已完全黑了。路两边是一人高的玉米地,我一个人走着,心里真有点虚。我知道,从这条道走,快到我们村时,还要路过一片坟地,我曾晚上在那里亲眼看见过磷火,又听到过坟地柏树上猫头鹰那凄呖的嘶叫,可真够碜人的。也就在一个月前的晚上,几个大小伙儿带着我从外村看电影回来,路上又说又笑的,但一挨近坟地,便不再有一人说话,只是飞快地走。那还是好多人在一块儿呢?可这会儿,就我一个,心里不由倏地一下。到坟地边时,四周漆黑,静得出奇,一股凉风袭来,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到了这会儿,我终于有点后悔了,为了贪嘴,现在却落到这般心惊肉跳的地步,我毕竟还不足十六岁,充其量也就是女同学们眼里的一个“小男生”,这样的小小少年,说不害怕,那是自欺欺人。四周静得出奇,只听见我走步和心跳的声音。不知怎的,总觉的后面像有个啥在紧跟着我,我越走越快,后来便不自觉地跑了起来,突然一个趔趄跌倒在地,竞顾不上疼痛,跳起来跑得更快,最后简直就是百米冲刺。终于,我看到村口的涝池了。我的亲娘啊,随着咚咚地心跳,我总算回村了。

  当我带着一身臭汗和困倦躺到炕上时,我才细细地理了理今天这一下午的经历,用了5个多小时,走了40多里路,还死命地狠跑了两程。唉!到这会儿,才感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疲惫,刚才在坟地跌破的膝盖和胳膊肘也正铮铮地跳着痛,但我心里仍然很满足。因为,我的枕头下面压着5元钱哩,不,现在剩下4元7角2分了。尽管如此,我也知足得很。有了这点钱,就可以维持我很长一段的生计。再加上步行省下了6角车钱,我感到选择不坐车是那么的英明,简直就像沾了什么便宜似的。依当时的我,心里还能有啥?不也就是这点子盘算么?至于累点,痛点,那怕什么?我还年少,只要好好睡上一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一切都会过去,我又会和村民们一道上工,而且到工歇的时候,还要向他们谝一谝我是怎样享受那两个白蒸馍和一碗大烩菜的,我甚至都能想象来他们那羡慕的眼神。当然,吓得差点尿裤的坟地飞跑我自然是不会说出来的。

  月上中天,三星西斜,明亮的月光洒下来,四野静悄悄的。此刻,这个本该在西北农业大学家属区里享受父母呵护的少年,这会儿却独自一人,在村口生产队保管室旁边那间破旧小屋的土炕上睡着了。谁都有理由相信,那个夜晚,他一定是带着满意的笑靥进入梦乡的……

  
          作者:吕恭(2012年4月在美国)

上一篇:新疆戈壁之悟 (作者:史钧生 朗诵:杨世… [2012-03-31]

下一篇:苏轼在凤翔(朗诵:荷玲) [2012-04-10]